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作品:《 北望南辰

        走到会议室门前,林北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才慢慢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各位安静,这次招标的最终结果已经出来了,”听到林北沫开口,台下的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了起来,谁都没有再说话,每个人都紧张着期待着林北沫即将要公布的事情。而林北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南辰,又看了看众诺集团的位置,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经过我们团队的郑重商讨,最终在这次竞标中获胜的,是众诺集团!”

        结果一出来,其他公司都只是微微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毕竟有盛城在他们拿下这次竞标的胜率本来就小,本也就不大抱有希望,只是没想到盛城居然会输给一个刚刚在苏市起步的新公司,他们也很是意外,不过也有好事者觉得颇有意思,盛城集团已经在苏市纵横了很多年,如今终于遇上了强敌,自己被打压了这么久也算乐得个看好戏的结果。

        听到台上林北沫的宣布结果,顾南辰的脸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原以为会很顺利地拿下这次招标,这样和林北沫相处的时间会更加多,没想到却是输给了众诺,他的心隐隐的作痛,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吧,林北沫如果知道了蔚清离的存在,自己对于她来说就变得不值一提了,顾南辰,还是蔚清离,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林北沫那里向来十分明了。尤其是刚才蔚清离出现的时候,那样的器宇轩昂,只是往那一站不用说话,气场就已经足够震慑在场的所有人,也就是这样的人才配的上林北沫吧······顾南辰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和别人对比的时候这么逊色,这么卑微。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台下的顾南辰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林北沫下意识就移开了目光,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直视对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感,她很怕看到顾南辰那双无辜失望的眼睛。于是她慢慢走到众诺的桌子前,

        “请问你们众诺的董事长是姓蔚吗?”林北沫有些不大敢问,当问题的答案即将摆在自己的面前,她有些害怕了,怕自己的期待和希望落空,可是内心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期许,期许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尤其是瞥见顾南辰正在看着自己的炽热目光······在这样矛盾复杂的心态下,林北沫望着眼前的人没有再说话。

        “林副总好,我们董事长确实姓蔚,刚才公司有事他就先走了,不过他有交代,如果林副总过来让我把这个名片交给您。”话音刚落,骆芊芊便从包里拿出一张特制的名片递到了林北沫的面前。

        林北沫的手抑制不住地有些颤抖,她极力强迫自己镇定一些可是好像不大有用,颤抖着接过骆芊芊递过来的名片,一刹那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可能,直到蔚清离三个字赫然出现在眼前,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轻轻抚摸着卡片上的名字,记忆的闸门骤然开启,往日的点滴如幻灯片一般一页页在脑中快速播放,林北沫这才发现自己究竟有多么怀念这个名字。

        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太多的离别重逢,曾经以为那些都是与自己无关的奢望,直到这一刻,林北沫才觉得上天也是公平的,这八年无休止的等待终究迎来了它的意义,还好不算太晚,在我以为自己快要忘记你的时候,还是给我带来了希望,像是有光终于透进了心里,一切昏暗终究迎来了曙光。

        蔚清离三个字,从来都能轻而易举缚住她的心,从初见的第一刻便已经注定。

        “小沫!”像是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直到顾南辰抓着自己的手喊了自己的名字,林北沫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面前的这张脸,熟悉又陌生,如今林北沫却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顾南辰了。林陌凡说得对,在和顾南辰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她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她也知道自己对顾南辰恐怕也真的有那么几分好感,可是,她日思夜想了八年的人如今终于又出现在了她的世界里,其他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南辰,对不起。”除了道歉的话,林北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林北沫的回答,顾南辰犹豫了一下便把对方拉了出去,明明此刻林北沫的手正被自己握在手里,可是顾南辰却觉得对方好像离自己又那么遥不可及,这样可以牢牢抓住对方的机会又还有还多少次呢······

        “是因为蔚清离吗?”到了门外,顾南辰才慢慢地开了口,语气是那样的无力,像是在问一个明知故问的答案。刚才他站在林北沫身边,名片上蔚清离的名字被自己尽收眼底。那张名片一看便是特别定制的,黑金色的包材,金属材质上镂刻着些许的花纹,蔚清离三个字,好看的簪花小楷,像极了平时林北沫的惯用字体。

        “对不起南辰,对不起。”林北沫甚至不敢直视顾南辰的双眼,低着头心里很是慌乱,“招标的结果我知道让你失望了,盛城的方案确实不错,和众诺的相差无几,只是报价上可能众诺做出的退步更大一点,所以······”

        “只是因为方案和报价吗,还是因为众诺的董事长,叫蔚清离,是你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什么方案什么报价,不过只是体面的说辞而已,最终,他顾南辰输掉的,还是在林北沫心里的位置。本来属于自己的位置就不多,如今蔚清离的出现,更是把自己挤出了那一方小小的天地。

        “我现在心里很乱,没有见到人之前我也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的离哥哥,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林北沫几近奔溃着抱着腿趴在地上。

        看到林北沫这个样子,顾南辰的心里很是心痛,“好,那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于是,顾南辰又担心地看了一眼林北沫才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林副总,我们蔚董事长刚才打电话过来想要邀请你今晚去吃个饭,不知道林副总有没有时间?”一直躲在门后的骆芊芊看到顾南辰离开,看到手机里蔚清离刚刚发来的短信,等林北沫终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才走上前去,“地址我已经发到您手机上了,如果有时间还希望林副总能赴这趟约。”

        “好的我知道了。”林北沫的语气里是掩藏不住的激动和期盼。

        跌跌撞撞走到停车场,林北沫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走着,一直到海边才支撑不住停了下来。

        坐在沙滩上看着海面波光粼粼,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不那么真切。过去的八年里,她一直沉浸在蔚清离离世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直到刚才,她才终于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离哥哥竟然可能还活着,那一刻,她差点忘记了呼吸。生怕这又会是一场梦,林北沫掐了掐自己的手,手臂上的疼痛又那么真切。此刻,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对方,在还没有真正见到对方前她的心里还不敢那么确定。

        虽然她一直觉得蔚清离可能真的还活着,可是她也从来没有奢望地幻想过对方真的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怎样的模样······想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林北沫感觉有些头痛欲裂,便抱着腿把头埋在了胳膊里,她想短暂地休息一下,即使内心是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对方,可是约定的时间却还要等到晚上。

        不远处,顾南辰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坐在沙滩上的林北沫。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他和林北沫一起来的,那晚的夜空,那晚的大海,那晚林北沫眼睛里的笑意,都还依稀回荡在自己眼前。如今两个人只是隔着这短短的十几米,心却已经相隔了几十万里。他不敢去找对方,他害怕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不再一如当初,甚至刚才对方都不敢直视自己。

        聪明如顾南辰,又怎会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林北沫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有了转变,甚至他已经憧憬了两人的未来。直到刚才招标会,蔚清离迈着清轻盈的步伐慢慢地走进来做着自我介绍的时候,一切美梦都好像戛然而止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只是看到夕阳的余晖映衬着大海,海面像是被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薄纱。人群渐渐散去,周遭又慢慢恢复了本该有的平静。林北沫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却因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坐在车里的顾南辰担心着想要下车去扶住对方,可是又怕林北沫现在根本就不想看见自己。刚才在豪斯他并没有走远,也听到了骆芊芊对林北沫说的话,他知道对方即将去赴那一场期盼已久的盛宴。不过好在林北沫还是站稳了,顾南辰悬着的心这才安放了下来。

        明明只是过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林北沫却像度过了漫长的好几年,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蔚清离,却不知道开口第一句话究竟要说些什么。

        到了约定的地点,林北沫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开门,她不知道门内的人,究竟是她心心念念爱着的人,还是只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太多荒唐的可能在她脑海里一一闪过。终于过了许久,林北沫到底还是鼓起了勇气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落地玻璃窗外,城市的繁灯太过绚烂,夜里也是车水马龙一般的存在,过往的行人神色匆匆却停不下来脚步欣赏。玻璃窗前,来人背对着自己,挺拔俊秀的身姿和记忆里的人一模一样,现实和回忆层层交叠在一起。有泪水从眼眶里打转再慢慢滑落,眼前的人顿时变得模糊而后又慢慢清晰。好像是觉察到自己的动静,来人缓缓地转过身,林北沫的心扑通扑通好像要跳出来一般。

        对方棱角分明的脸上,眼眸深邃乌黑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到自己的一刹那慢慢走了过来展开了笑颜,眼睛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弦乐,又像是布满了这漫天的星辰,和记忆里的样子并无一二。嘴唇微微开启,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让林北沫不自觉就慢慢移步迎上前去,

        “小沫,好久不见!”

        在林北沫出现之前,蔚清离从未那样的紧张,他第一次对自己有了怀疑,他不确定林北沫是不是真的会来,又或者林北沫对自己的感情一如当年,他从来没有这样小心翼翼地想要求证一件事。直到听到大门打开,从玻璃的映衬下,他看见了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一点点走近自己,带着期盼的眼神和自己预料中的一样,他才觉得这八年的时光好像并没有让两人渐行渐远,身后的人依旧是当年那个依赖着自己的小丫头,是自己奋不顾身也想要再次靠近的人。

        听到蔚清离的话,林北沫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地抱住了对方。这八年漫长的时光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个没有蔚清离的梦,梦里那么孤单那么寒冷,像是寒夜永远等不到白昼。还好,这场梦终于醒了,蔚清离又一次真真切切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离哥哥,我好想你啊······”林北沫的头埋在蔚清离的怀里,喃喃地说着,久违的拥抱让她贪恋着不愿放开对方,好像这一放开对方又好像会再次消失不见。

        蔚清离抱着林北沫也一样不肯松开,这些年他曾在不远处偷偷地看着对方很多次,可是每一次都是那么遥远的距离,很多次他都想上前去抱抱对方,可是现实却告诉他不能,如今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对方面前,任由对方抱着自己。

        空气里暧昧的恋恋不舍的氛围氤氲着整个空间,两个相隔了八年冗长时光的人,牢牢地抱在一起,像是要弥补这么许多年欠缺的拥抱和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