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作品:《 北望南辰

        顾南辰很少来北山的墓园,也只有每年的既定的日子譬如清明才会来这里,压抑的空气凄清的氛围让他有些许的不适应。刚才去了豪斯并没有看到林北沫,问了林陌凡对方犹豫了一会儿也才告诉自己林北沫可能来了这里,

        “墓园?小沫去那里干什么?”听到林陌凡的回答,顾南辰有些不解。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哪里待一待,今天早上我就没有看见她,所以我想她应该是去那里看蔚清离了,这几天她心情不大好,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大概也是因为你那天的表白吧,让她的心有些乱乱的。”

        “我是不是太着急让她有些为难了。”顾南辰有些担心,那次的告白虽然是他在脑海里走过无数遍过场的,却并不想居然那么快就去实施了,甚至没有问过林陌凡的意见而先斩后奏。没办法,他只是很像让林北沫知道自己的心意,现在想来恐怕是有些太过着急和突然了一些,毕竟对方还没有能够完全接受自己,自己前不久才骗了对方这几天也才得到了原谅。

        “没关系,也算是好事吧,至少说明小沫她动摇了,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你的,只是因为蔚清离的原因她还有困惑。南辰,我把小沫交给你了,你可千万不要再让她伤心了。”林陌凡有些庆幸,本来都以为要放弃了,没想到顾南辰这家伙真的让林北沫的心思从蔚清离的身上分心了一点。

        “那我先去去找她了。”想要去见林北沫,当然他也想知道有关于蔚清离的事,林北沫便是最好的解说员。

        于是,他驱车来到了这里。墓园里人并不多,走了许久,才在一个转角处看到了站在碑前的林北沫,对方低着头静静地看着照片里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南辰犹豫了一会才慢慢地走了过去。

        “离哥哥,这是这么多年我的心第一次有了动摇。那个叫做顾南辰的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让我一点点地被他影响,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我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放弃你忘记你,忘记我们曾经的约定。

        哥哥和允珂,甚至于爸妈这些年一直都有在劝我,可是我就是忘不掉你,那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让我没由来地想要依赖的你,那个会在我发烧的时候熬一整个通宵去照顾我的你,那个在夏天的夜晚带我去小河边看萤火虫的你,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我全部都记得,知道顾南辰的出现,我好像,动摇了······明明他看起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不学无术的样子,可是有时候又会觉得他其实也是有一本正经的样子,明明用卑劣的手段骗了我,我也真的很生气,可是再次看到他我又妥协着原谅了他。有时候在他的身上我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你的样子,可是下一秒又会觉得顾南辰就是顾南辰,和谁也不像。离哥哥,这么多年了,我是不是真的该放下了,去放下我对你的感情,去慢慢接受余生没有你的时光,去接受身边陪着我的人不再是你······可是,离哥哥,我真的好想你啊······”

        鼻子酸酸的,有水珠顺着脸颊一点点滑落,分不清到底是眼泪还是掺杂着突然淅淅沥沥下起的雨。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反复无常,上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悄无声息地就下了雨,让人措手不及。

        突然觉察到身边的异样,林北沫慢慢地抬起头,头顶上方有人替自己撑了一把伞,而眼前的不是别人,是顾南辰。抬手擦了擦眼泪,林北沫才慢慢地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陌凡哥告诉我的,我去豪斯找你可是你不在,陌凡哥说你可能在这里,我就来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看见下了雨,我就过来了。”顾南辰有些慌乱,他怕自己的突然闯入会让对方不悦,可是他又担心林北沫会淋了雨生病,这样矛盾的心理还是让他有些不合时宜地走了过来。好在对方好像并没有生气,

        “没事,谢谢你。”林北沫也很诧异,对于顾南辰的突然到来竟然表现得这么淡定。

        “这就是蔚清离吧?”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顾南辰犹豫着问了林北沫。

        照片上的人很是俊朗帅气,虽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顾南辰还是觉得对方不同非凡,也难怪会让林北沫爱了这么多年。一时间,顾南辰便没了底气,自己和对方比起来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而林北沫看着照片上的眼,眼里的温柔和眷恋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要让林北沫忘记对方恐怕真的有些难,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

        “嗯,是我哥告诉你的吧。”林北沫的回答淡淡地,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悲伤中缓过神来。用不着多问,顾南辰为什么会知道蔚清离的名字,林北沫一点也不诧异,尤其是林陌凡还让顾南辰到了这里,意图是再也明显不过了。

        顾南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嗯。”

        “和你想象中的离哥哥想比,有什么感觉?”

        “啊?”顾南辰没有想到林北沫会问这个问题,一时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哥既然告诉你了离哥哥的事,总不会单单只告诉你一个名字吧,肯定也讲了一些我和离哥哥之间的事,你心里总该有一点模糊的影子,现在看到离哥哥的照片,和你之前所想的一样吗?”林北沫看了看蔚清离的照片,又转身看了看顾南辰。

        “和我想象的蔚清离差不多,甚至样貌更出众一点,他应该是一个很成熟稳重的人吧,学习样貌都很出众,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类型,所以才能让你真真切切地爱了这么多年吧。”顾南辰的话很是中肯,林北沫听了微微一笑,

        “依照你平时的性格,我还以为你的评价不会那么高呢。”印象中的顾南辰很是自恋,这样难得的高评价倒是让林北沫刮目相看。

        “哈哈,你还真的是了解我,”顾南辰的心情慢慢地也不再那么紧张,尤其发觉难得林北沫对自己居然有那么一点了解,并且两个人之间也并没有因为自己提起蔚清离而变得不愉快,“听陌凡哥提起过一些蔚清离的事,你能再给我讲讲吗?”

        你的过去我没来得及参与,但至少我还想了解不想一无所知。

        “离哥哥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林北沫一边淡淡地说着,回忆的思绪也飘到了过往的点滴,温柔的声音好像在讲述一段漫长岁月里无比珍惜的过往,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林北沫自己和蔚清离,

        “那天是我五岁的生日,离哥哥和蔚纾阿姨从国外回来到了我们家,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离哥哥,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蔚纾阿姨,以前只听妈妈提起过,说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刚才楼上下来,我就看见了穿着小礼服的离哥哥安安静静地站在沙发旁。阳光洋洋洒洒地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被阳光透过的头发有些微微发黄很是好看,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眼睛也是亮晶晶的,像是小鹿的眼睛,清澈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看的呆了。可能是察觉到我在看他吧,离哥哥也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脸上晕开了一抹笑容,很是好看,我这才发现这个安安静静的小哥哥笑起来原来那么好看。等我下了楼走到他面前,他也走了过来然后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蔚清离。’声音并没有很大,却一字一字敲在了我的心上。

        ‘离哥哥好,我叫林北沫。’

        ‘小沫,祝你生日快乐!’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句再也简单不过的生日祝福,我却觉得像是得到了莫大的礼物一般,或许这就是离哥哥的与众不同吧。没有任何原因,我便开始慢慢依赖上了他,他也很喜欢带着我一起玩。在明朗的夜里带我出去看星星,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带我去种花,我们俩游戏好像和其他小朋友相比显得格格不入,可是我也觉得没什么,虽然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游乐园这种地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失落,只要待在离哥哥身边,我都会觉得很开心。

        我们总是约着一起上学,一起放学,甚至有时候还会特地甩开我哥,因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哥就好像不那么喜欢离哥哥,大概是因为离哥哥的出现让我不再那么亲近他所以他有些不开心吧。离哥哥知道我爱吃的所有东西,总是变着法地给我买,记忆中好像我要什么他就会给什么,无条件地惯着我。他也会在我被隔壁的小男生欺负的时候挺身而出,明明自己也受了伤却毫不在意一门心思都在我身上。就这样到了我十五岁那年,蔚纾阿姨离开后,本来对离哥哥还算不错的沈嘉阿姨因为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便对离哥哥越发的疏远,连季伯伯这个亲生父亲也一样,所以离哥哥选择了出国,虽然要花钱可是季伯伯也乐得图个清静。知道离哥哥要离开的消息,我哭了整整一夜,好像怕这一别就永远也见不到他了。好在等我初中毕了业,妈妈也说服了爸爸允许我出国读书,我才和离哥哥又重聚了。怕我一个人在国外会不适应不安全,也是妈妈念着和蔚纾阿姨的情分,所以特地找了梁姨去照顾我,让我和离哥哥一起租了房子,方便做个伴。

        和离哥哥在一起的那三年,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时光,每天一起吃早饭,然后坐在离哥哥自行车的后座一起去上学,傍晚再伴着夕阳一起穿过那片梧桐树林回家,每天的生活平淡却又充实,好像年复一年都会这样走下去。直到那天警察找了过来,一切便都宣告了结束······知道了消息跌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疯一样地跑了出去到了事发地,可惜除了汹涌的浪花拍打着岸边,什么踪迹也寻觅不到······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像是拼命想要攥紧手中的沙子,可是沙子还是会一点一点顺着指缝流下去,那样的徒劳而又无力。离哥哥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干干净净地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让我觉得那十多年的时光仿佛是一场梦一样······”

        林北沫的声音有些哽咽,心脏传来的疼痛让她没有再说下去。顾南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便轻轻地把对方揽在了怀里,尽力想要给对方一些支撑,而林北沫就这样靠在了自己的肩头,任凭眼泪冲刷着过往的点点滴滴。每一次的回忆,都像是在心脏上又插上了一把刀,让人疼痛的快要忘记了呼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像是越下越大,小小的伞也遮挡不了两人,顾南辰才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背,

        “小沫,我们回去吧,雨下的大了。”

        “嗯。”林北沫从顾南辰的怀里挣脱出来擦了擦眼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居然跟顾南辰讲这么多,而刚才对方的怀抱也让自己感觉很温暖。

        于是,林北沫转身又给蔚清离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才跟着顾南辰离开了。

        车里的冷气让本就淋了雨的林北沫有些冷,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喷嚏,顾南辰刚忙关掉了空调,然后把后座的外套拿给了林北沫替她盖在了身前。

        “谢谢你。”看着顾南辰细致的举动,林北沫很是认真地道了谢,只是她对于来自蔚清离以外的温暖还不是那么适应。

        “没事,回去记得多喝点姜茶,不然又该感冒了,我会心疼的。”

        蔚清离曾给过你温暖,而余生我会用尽全力去呵护你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一丝一毫的伤害。看着林北沫,顾南辰就像看见了自己的全世界。

        车稳稳地看着,一直到了林宅门口,简短的道别之后,顾南辰看着林北沫进了门才慢慢地发动车子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