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作品:《 北望南辰

        就这样想着,伴着车内凉爽的空调,林北沫有些昏昏欲睡,直到有人敲了敲车窗的玻璃,这才猛地抬起了头,是顾南辰。

        原来,中午自从林北沫离开后,林陌凡便打了电话给顾南辰,听得出来,对方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生机,淡淡然依然很是失落,和那个永远元气满满的顾南辰截然不同,林陌凡知道导致这样一个大好青年突然变成了犹如行尸走肉的木偶一般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家那个妹妹。

        “怎么,大舅哥都不叫了?”习惯了顾南辰叫自己大舅哥,虽然每次听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是别扭,这一不叫了反而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小天使大概这一辈子也不会理我了,我恐怕也没这个机会当你妹夫了。”顾南辰很是失落的一字一字蹦跶出了一句话。

        “就这么一点小挫折你就放弃了?那我还怎么放心把我那如花似玉的妹妹交给你啊!”林陌凡尽力想让气氛不那么低沉。

        “难道我还有机会?!”顾南辰一个激灵便有些激动,语气里的欢喜让林陌凡觉得那个顾南辰又回来了。

        “当然了,我这个做月老的肯定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所以,我······一不小心,就,把你喜欢小沫十八年的事告诉她了。”林陌凡自觉理亏,话都说不利索了。

        “什么?!”顾南辰果然很是激动,“你答应替我保密的呢!这样一来,小沫肯定觉得我是一个从小就喜欢泡妹子的不务正业的富二代了!”呦吼,还挺有自知之明,林陌凡觉得很是欣慰,

        “你小子还算有自知之明,你说说,有哪个人会因为小时候有人送你一把伞就念念不忘到现在的!还费尽心思认识别人家人再苦苦哀求出现在对方身边的,是个人都会觉得很恐怖的好吗!没打电话给警察蜀黍把你抓走就不错了!允珂居然还会觉得浪漫!”说道这,林陌凡就很想鄙视对方,当然更想骂自家媳妇这追求也太浅显了,只是他不敢而已。

        “所以,你这是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小沫了?”

        “那倒没有,我只是说你喜欢了她十八年,所以你的追求并不是一时兴起是很认真的。”听到顾南辰那么紧张的样子,林陌凡也实在不想欺骗“老实人”。 http://m.soduso,cc首发

        “那就好!关键时刻还是我大舅哥靠谱!那小沫怎么说?”顾南辰一方面想让林北沫明白自己的心意,一方面又不想让对方是因为觉得感动所以才和自己在一起,这样矛盾复杂的想法一直困扰着顾南辰。

        “她没怎么说,就是说想静静就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刚才打了电话她也没接,估计是关机了吧。”

        “什么?没人接!不会出什么事吧!”顾南辰听起来比林陌凡这个亲哥还要紧张,这让对方很是满意。

        其实对于林北沫究竟去了哪里,林陌凡心里是有些数的,每次对方说想要静静,十有八九都是去了北山的墓园,那里没有蔚清离的尸体,因为当时根本就没有打捞到,可是那里葬着蔚清离所有重要的物品,林北沫当年也就是用这些给蔚清离立了碑。可是林陌凡怕顾南辰会耿耿于怀,所以也没有说出实情。

        “那我去找找看!”顾南辰担心对方会出什么事,所以没等林陌凡答话便挂断了电话,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要去那里找对方,也还是义无反顾地跑出了盛城。

        没想到,刚出了盛城的大门便看见路边停了一辆十分显目的黄色汽车,很是眼熟,再看一看车牌,顾南辰一眼便知道了车的主人是谁,匆匆忙忙就赶了过去。只是对方一直趴在方向盘上,好像睡着了一般,担心对方出事,他便很快敲了敲车窗,好在对方很快便醒了然后抬起了头。

        也许是两人都在想着要怎么开口,顾南辰敲玻璃的手迟迟没有放下,林北沫也是犹豫了一会才打开门然后走了出来。

        “小沫,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终究还是顾南辰先开了口。爱情里先主动的那方好像永远都会是别动的,可是,顾南辰也心甘情愿。

        “没什么。”看到顾南城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林北沫也终究心软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甚至不知道是该叫对方顾总,还是顾南辰,这是她第一次在脑海中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我知道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同情我是有些卑鄙和可笑,我也知道如果用这种自以为是爱你的方式去让你多看我几眼也只是借口,可是我还是要说,小沫,我喜欢你,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往情深。”顾南辰一字一句说得很是认真,林北沫承认自己有些动容,但是在她想清楚自己的内心之前,她不想轻易作出妥协。

        “没事,上次在你办公室你还是帮了我不是吗,怎么样,伤口好些了么?”心里还是倔强的不想承认,话说出口终究还是带着担心,“现在天气越来热,伤口要小心感染。”

        “嗯嗯,我有按时换药按时吃药的!”听到林北沫担心自己,顾南辰开心地像个小孩子,带着笑容不住地点头,林北沫不由得嘴角也泛起了笑容。

        好像和你在一起,笑,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

        “那就好,我就不打扰你先走了。”林北沫向后退了两步打算离开了,本来来到盛城门口就是个意外,如今也算是和解了,她也该离开了。

        “那个,来盛城坐坐吧!外面天热,你看额头都有些出汗了,反正你也算是翘班了,不如就来盛城避避吧。”不舍得林北沫就这么快离开,顾南辰下意识就拉住了对方的手臂,说话的时候竟有几分不好意思。

        而林北沫却是下意识挣开了,除了亲人和蔚清离之外,她还是不习惯和外人有身体接触。意识到自己可能冒犯了对方,顾南辰很快把手收了回来,尴尬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而让林北沫觉得有一丝一毫的不开心。

        “没事,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走了,改天我再进去吧。”等我想清楚了,我再去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再进一步的发展都会变成暧昧,最后受伤的会是两个人,林北沫微笑着看了看顾南辰,算是拒绝了。

        “好吧,那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顾南辰也不再强求,虽然不想像蔚清离那样沉着冷静,可是原来的那些小性子自己也确实该收一收了。

        看着林北沫的车缓缓驶离,顾南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的小天使终于又理自己了。

        ——

        “蔚董,这是今天的照片。”一个男人推开办公室拿着一叠照片走了进来,说是陌生人,不如说是蔚清离特地培养的“私家侦探”,专门帮对方搜集一些商业机密,以及照片里的这个女生的相关事宜。

        “辛苦你了,出去吧。”接过照片,蔚清离便让对方离开了。

        自从回国,他在众诺的地位也稳固之后,助理瑞明便成了他派去豪斯调查林北沫近况的一个眼线,明着是豪斯的工作人员,暗地里却是听从着蔚清离的意见。接过照片,不同于前几天,林北沫按时上下班也并未和其他人做过多接触,这天的照片里林北沫中午就神情不悦的从办公室离开,而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蔚清离很快就看清了,是林陌凡和苏允珂。再后来的事他也并未能拍到。而录音笔里微弱的声音好像在争吵着什么,听不大清,豪斯办公室的保密工作向来做的不错。再联想起前几天林北沫和顾南辰争执的事情,蔚清离已然猜到了几分。从他第一次看到顾南辰开始,他的内心便经常觉得有几分不安,这个叫顾南城的男人,可能会成为又一个阻碍他和林北沫的人,而他决不允许,尤其他已经开始着手了谋划已久的计划,又怎么会轻易就让这个人破坏呢······

        看了看手表,今天是凌雪诺出国的日子,比预期晚了几天,蔚清离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奔了机场。

        已经很晚了,机场内外却依然很是光亮,拖着行李箱的人们有的神色匆匆观望着登机口,有的面色从容很是悠哉,蔚清离刚进去便一眼看到了大着肚子的凌雪诺,对方脸上的神情焦急中透露着无法言说的失落,蔚清离知道凌雪诺在想什么,无非是怕自己失信不来送自己罢了,女人总是这样敏感而又脆弱。

        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而凌雪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向蔚清离,一瞬间,原本的担忧全部烟消云散,笑容不自觉就晕开了眼角虽然大着肚子,却也加快脚步朝自己走了过来。在蔚清离的记忆中,凌雪诺对着自己总是会露出这样开心的笑容,甚至是再平常不过的下班,凌雪诺在看到自己回来的那一刻脸上都会是笑意满满,曾经的蔚清离总是觉得很可笑,自己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对方心里也是心知肚明,可是还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上演着这场戏码,太过卑微的爱情,蔚清离很是不屑。可是如今,兴许是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地点太过容易渲染离别的伤感,又或是别的什么因素,蔚清离竟然有一丝舍不得······凌雪诺太过温柔的笑容深深刺痛了对方的心,此刻的蔚清离,心里有一种叫做愧疚的情愫油然而生,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样利用这个女孩的爱情,是不是有一些自私了······

        “清离!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总是这样微笑开心地看着蔚清离,曾经的嚣张跋扈的凌雪诺似乎是个错觉。

        “不会的,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蔚清离尽力遗忘掉刚才那些所思所想,声音很是平静,看不出来有任何感情,他向来是这样高明的不露声色的“演员。”

        “清离,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少喝咖啡,伤胃。”对于凌雪诺来说,离开蔚清离一分一秒都会痛苦,更不用说要分离几个月,凌雪诺不与自主就握住了蔚清离的胳膊,对方却也出奇地没有挣开,“清离,你答应我的,一定会来看我们的孩子出生,不要忘了啊。”凌雪诺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

        “放心,我会的,你自己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对于这个孩子,蔚清离也有几分愧疚,毕竟他曾经不止一次让凌雪诺打掉这个孩子,都被对方苦苦哀求逃掉了,如今想要做些什么也已经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会的,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一定会好好的。”凌雪诺看着蔚清离,眼神一刻也不想从对方身上移开。

        “好了,不早了快要登机,你赶快去办手续吧。”看了眼不远处的时间,蔚清离把手臂拿了出来。

        一时间,凌雪诺的心里空落落的,“那我先走了。”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凌雪诺又突然转过身来抱住了蔚清离,声音有些哽咽,“清离······”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喃喃地叫着对方的名字。

        想要问问你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对我动过心,想要问问你如果是我先认识了你,你爱上的人会不会就是我了呢,想想要问你为了回到林北沫的身边,这样肆无忌惮地利用着我的爱会不会有过那么一丝丝不忍心······问题的答案早已知晓,再问出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怎么了?”看到凌雪诺这个样子,蔚清离似乎有些不耐烦。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我走了。”不想在临走的时候还让对方不悦,凌雪诺知道对方讨厌什么喜欢什么,于是不舍得松开了手然后转身离开,甚至克制着自己没有再往回观望,至少这样会让你多存一分好感吧·····

        看着凌雪诺的身影渐行渐远,这是蔚清离第一次目送对方,单薄的身影落满了悲伤,孤独者的背影无所遁形。可以想到自己的计划正在如与其那样一点点在实行,那丁点的愧疚和伤感便立即烟消云散,好像并不曾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