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作品:《 北望南辰

        顾南辰的这招扮猪吃老虎外加胡搅蛮缠总算是卓有成效,自从上次林北沫第一次去了盛城之后,自家老哥便一次又一次地向自己施加压力,顾南辰也一个短信一通来电地随时报告“受伤”情况,一副副同情牌打的林北沫真是措手不及,没办法,只好隔三差五都抽出一点时间去看看顾南辰,而对方的伤却好像迟迟都没有恢复的迹象,仅仅是摘了绷带而已,却还动不动叫喊着很疼。

        这天,林北沫趁着下班的功夫又一次来到了盛城,不同的是还没走到顾南辰的办公室,便听到了立面传来娇滴滴的女人声,

        “南辰哥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嘛!要不是方姨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手上呢!让人家担心*屏蔽的关键字*!”这一句人家真的是让林北沫寒毛都竖起来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不是医生,告诉你是能恢复还是怎么的。”听得出来,顾南辰的语气并不是很友好。

        “你······”顾南辰一如既往的冷冰冰态度让赵梦筝很是郁闷,“人家不也是关心你嘛,好心当做驴肝肺!”

        “那我也没求着你来是不是,而且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的事情不管你的事,你就别瞎操心了!”顾南辰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而是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

        “南辰哥哥!你就别看电脑了!看我一眼嘛!我还给你带了滋补汤呢,你好歹喝一点嘛!”赵梦筝拉着顾南辰的胳膊一边撒着娇一边说着话,而对方始终没有要理睬自己的意思,正郁闷着便听到门外有一些动静。

        原来,林北沫来盛城的这段时间里,顾南辰早就吩咐过秘书这是贵客一定不能怠慢,如果来公司也要第一时间通知自己。所以,秘书见林北沫站在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的尴尬,便很热情地打了招呼,

        “林总,我们顾总在里面呢,您进去吧!”说着,还不忘走到门口去拉开了门。

        林北沫刚想阻止却已经晚了,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打开······于是,林北沫,赵梦筝,顾南辰三人以一种很是尴尬微妙的氛围见面了。而秘书看到自家老板正和那个叫赵梦筝的女人拉拉扯扯,瞬间知道自己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便趁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关上门跑了出去。

        “小沫,你终于来了!”倒是顾南辰先一步反应了过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了赵梦筝跑到了林北沫的面前。

        “那个,我来看看你,如果你有事那就算了,我改天再来。”林北沫看了顾南辰一眼,又去看看满脸怒气的赵梦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自己突然闯进来大概是破坏了两人的好事,真是罪过啊。

        没想到顾南辰却一把拉住自己,“没事的,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语气真是毫不客气。

        而原本看到有人突然闯进来就满心不悦的赵梦筝,在看到顾南辰这么热情地招待着来人的时候,更是怒火中烧冲了过来,

        “你谁啊?”

        “我是······”林北沫刚纠结着要怎样介绍自己和顾南辰的关系时,顾南辰倒是替自己开了口,

        “你管人家是谁呢!反正是贵客,不像某人不请自来还霸占着地不肯走。”

        “南辰哥哥!这个人到底是谁!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了什么花花草草的!我告诉你,不可以!”看了看林北沫的穿着,赵梦筝很是不屑地说道,“哪来的女人,这身衣服可是名设计的出品,恐怕是南辰哥哥给你买的吧!”

        听出了赵梦筝的敌意和话里有话,林北沫也是相当无语,“这件衣服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和你的南辰哥哥没有一分钱关系,而且我也不是什么花花草草,我只是盛城的合作伙伴,所以下次麻烦你调查清楚再说话,这要是真得罪了什么人可不好。”对于这样没有礼貌大呼小叫的人,林北沫也不想过多的客气什么。

        “你!”被林北沫几句话便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顾南辰更是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赵梦筝更是生气了。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赵梦筝突然问道,

        “你是不是姓林!是不是豪斯酒店的副总!”

        “我为什要回答你这些问题呢?”显然,林北沫也并不想搭理对方,虽然她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问自己。

        “有种你就告诉我!大大方方承认不就完了!”眼见着对方并不想搭理自己,可是赵梦筝仍然不依不饶一定要问个究竟。

        “你是上次来豪斯自称顾总经理女朋友的人吧。”被赵梦筝这么一闹,林北沫倒是想起来了,上次有人自称是顾南辰的女朋友还去豪斯吵吵闹闹的人,恐怕就是眼前这位了。仔细打量了一下,嗯,大小姐脾气无疑了,这是林北沫给对方打上的标签。

        “呵,看来你真的是那个什么林副总!就是你,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南辰哥哥!都是你!”赵梦筝不由分说地就伸手过去要打林北沫。

        林北沫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真是一脸懵,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好端端地居然就成了狐狸精?眼前这个初次见面就动手的女人又是什么鬼!林北沫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地了!

        “赵梦筝!你疯完了没有,我不喜欢你是我的事,跟人家小沫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这是要干什么!”眼见着赵梦筝撒起泼来,顾南辰赶忙挡在了林北沫的面前,他可是见识过赵梦筝疯起来的样子,小时候自己可没少被她抓破胳膊和脸什么的,这要是抓在林北沫身上,他可得心疼*屏蔽的关键字*。

        见顾南辰这么维护林北沫,赵梦筝更是恼火,随手拿起桌上的花瓶就砸了过去,幸好顾南辰眼明手快挡下了,要不然可就直直地往林北沫脸上扔过去了。

        “赵梦筝!你是不是疯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还有杨姨是我妈的份上,我早就动手了!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赶快给我离开盛城,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也不要来了!”对于赵梦筝刚才的举动,总算是真的惹到了顾南辰,平时对方怎么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如今她要伤害的可是林北沫,这可是自己的底线。

        “南辰······”刚才赵梦筝的花瓶要砸过来的时候,林北沫下意识闭上眼把头瞥向了一边,现在等她缓缓抬起来的时候,却看见顾南辰原本受伤的手现在满是鲜血直流,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很是触目惊心,林北沫下意识就叫着顾南辰的名字冲了上来。

        “怎么了?”听见林北沫如此焦急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顾南辰还以为对方受伤了,赶忙回过身拉着林北沫的胳膊从头到尾检查了一下对方,终于确定林北沫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的手!快跟我去医院!”对于顾南辰这一系列的举动,林北沫既觉得好笑但更多的恐怕是感动,这个傻子自己伤的这么重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先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

        “啊?”跟着林北沫的眼神方向看去,顾南辰才发现自己刚才挡花瓶的手鲜血直流,本来还没有任何感觉,这么一看才发现真的疼!差点没看晕过去,幸好林北沫在一旁扶住了自己,于是自己就以一种小鸟依人般的姿势依偎着林北沫,一瞬间,顾南辰觉得自己这次没有白受伤,早知道会有这种待遇,他可以天天徒手接花瓶!

        看着面前两人甚是暧昧的姿势,赵梦筝气就不打一处来,却在看见顾南辰的手因为自己受伤的时候,满是不安与愧疚,心虚的样子让顾南辰想拍下来到处宣传一下,看看对方还敢不敢再这么嚣张。

        “南辰哥哥,我送你去医院吧!”赵梦筝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

        “不需要,小沫陪我去就可以了,你赶紧回去吧,在外面也是霍霍人!”顾南辰现在真的很不想理睬赵梦筝。

        于是,林北沫赶紧扶着顾南辰出了办公室,而一直在门外虽然表面很认真在办公实际一直留心注意着办公室内一切动静的秘书,在看到捂着胳膊鲜血已经渗到了衣服上的顾南辰,也是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顾,顾总······”

        “我没事,你继续忙吧,不要出去乱说!”生怕自家八卦秘书会出去乱传播什么,到时候自己恐怕就不只是胳膊破了这么简单,流言传着传着估计能传出自己胳膊断了的这种话,顾南辰及时嘱咐了对方。

        “我会送你们顾总去医院的,你继续工作吧。”林北沫有条不紊地交代着秘书,然后下楼开车送顾南辰去了医院。等到两人都离开了好一会,赵梦筝才慢悠悠地从办公室出来,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见惯了嚣张跋扈的赵梦筝,秘书此刻还有些不习惯,

        “赵小姐您慢走。”赵梦筝甚至没有抬头望一眼对方便脸色煞白晃晃荡荡地走出去了。

        到了医院,林北沫很快挂了号然后把顾南辰送去了诊疗室,给顾南辰问诊的依然是上次的医生,安排了护士去给顾南辰消了毒再做了包扎,林北沫才扶着对方看了医生,

        “医生,他怎么样?”

        “幸好他穿了衬衫玻璃碎片才没哟扎进去,否则后果可不堪设想,现在只是一般的划伤,回去根据我开的药按时清理伤口更换纱布,还要按时吃药,等伤口结痂了再抹上祛疤膏,基本是不会留下很严重的疤痕的。”

        “谢谢医生啊,只是他上次也是这只手臂骨折了,才拆了绷带没几天这又受伤了,没事吧,伤口会不会加重啊?”

        “这······”看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这位特殊的病患上次根本没受伤,自己作为医生又不能撒谎,医生便有些犹豫。

        眼见着医生不停地看向自己就要说出事情,顾南辰赶忙插嘴说道,“没事的,上次的伤不是很严重我这不都好的差不多了嘛,所以不影响的不影响的,对吧医生。”

        “是是是,不影响。”医生对于这样的患者也是很无语了,能有啥影响根本没受伤好吗!不过这次中彩倒是真的,也算是命运轮回终有一报吧,但愿自己下次不要再碰到对方了!

        于是,林北沫便扶着顾南辰一起去取了药,说起来这也是对方第二次因为自己受伤了,林北沫心里很是愧疚,自己之前对顾南辰的偏见太深了,上次受伤如果说自己还有所怀疑,这次算是真的亲眼所见不会有虚的了。

        取了药,林北沫便又开车把顾南辰送回去了,只是这次回的是顾家,毕竟现在天色也不早了,路上,顾南辰心里一阵激动,小天使对自己好像真的有所改观了,刚才情急之下居然没叫自己顾总,而是主动叫了名字!而且还是南辰!都没有加个顾字!真是美滋滋啊!

        从镜子里看见对方坐在一旁傻笑,林北沫有些奇怪,这也没砸着脑袋啊,怎么精神还不正常了呢,

        “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小沫,你刚才叫我什么呀?”顾南辰一脸花痴地看着对方,而对方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便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弄不懂顾南辰又在搞什么鬼,自己刚才好像也没有叫他的名字啊。

        “哎呀不是刚才,应该说是在办公室,你看见我手受伤的时候!你好好想想,你叫了我什么?”看到林北沫好像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顾南辰很是心急地解释着。

        于是,林北沫仔细地回想着之前在办公室发生的情景,还一时真的没大注意,顾总?好像也不是,顾南辰吗?好像是的吧,总之记不大清了,便说道,

        “好像是叫了你的名字吧,顾南辰。”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林北沫不知道顾南辰为什么这么纠结,反正叫哪个都没错,也没啥区别吧。

        “错!是南辰!而且没有顾哦!”顾南辰很是兴奋地说着,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奖赏一般,开心,林北沫有些懵,自己居然叫的是对方的名字?好像有点······亲密?也不会啊,叫两个高字也算正常吧,又不是像那个女生叫的什么南辰哥哥。

        “所以呢,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林北沫有些无语。

        “这还是你第一次这样叫我呢!下意识地这样叫我说明我在你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呢!”顾南辰自顾自美滋滋地说道,林北沫也是很佩服对方的脑回路了。

        终于跟着导航到了顾家门前,顾南辰很兴奋地邀请对方进去坐坐,反正赵梦筝那个大嘴巴肯定要把林北沫的事情告诉自家老妈,自己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把对方请进去坐坐,没想到林北沫却拒绝了,

        “不用了,我还有事你回去吧,记得注意伤口不要沾水,我先走了。”说完,林北沫便开着车离开了,没办法,顾南辰只好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屏蔽的关键字*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