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品:《 北望南辰

        离开豪斯,林北沫一刻也没耽误就开了出往盛城开去。然而在路上她又开始纠结了,要不要故意弄个借口?还是直接说自己是去探望对方的呢?林北沫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这样婆婆妈妈了,这可真不像平时的自己。经过花店的时候,林北沫停下了车,但是腿刚要迈出去的时候又愣住了,然后慢慢地把腿收了回来。不行,拿束花去实在太显眼了,弄不好别人会多心,想了想还是作罢。

        经过水果店,要不去买些水果?不行不行,这又不是去医院看望,显得多格格不入啊······

        就这样,林北沫一路走走停停,实在不知道买点什么好,空手去吧又显得太没有礼貌了。最终,林北沫还是决定回家去带一瓶好酒,不会显得太贵重拿出手的时候又不会觉得太显眼太违和。

        到了家,傅思慧正巧在客厅里看杂志,对于林北沫的突然出现对方表示很意外,

        “小沫,你怎么回来了?不上班吗?”自家女儿可从来没有上班途中突然回来啊,傅思慧不免有些好奇。

        “我回来拿瓶酒送人。”回答完傅思慧的话,林北沫就去了酒窖,傅思慧出于好奇也跟着一起去了。

        “这是准备送给谁啊?你平时也不大喝酒,我帮你参考参考。”

        “送给一个生意伙伴,他受伤了,我等会去看看情况。”林北沫并没有直接点明顾南辰的名字,否则自家老妈又得八卦了。

        “人家受伤你送酒?怕不是脑子瓦特了吧!”对于林北沫的脑回路,傅思慧觉得那是相当清奇!

        “别的我也想不到了,而且人现在又不在医院,送花送水果的也不合适吧。这酒现在是不能喝,可是以后可用的着啊,也不会显得我们豪斯小气了。”林北沫一边说着,一边忙乎着看酒。

        “行吧,那就这瓶Petrus好了,味道不错而且口碑也很好,送出去也会显得沉稳些。”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好那就这瓶吧。”于是,林北沫拿出礼盒小心翼翼地把酒装了进去才出门。

        到了盛城,林北沫停了车便上去了。可是这毕竟是林北沫第一次进到盛城大楼,对于顾南辰的办公室在哪她也不是很熟悉,边问了前台,

        “你好,请问顾总经理的办公室在几楼?”

        前台小姐本来还在补妆,听到林北沫说话便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确定自己不认识才慢悠悠地说道,

        “您是?见我们总经理是需要预约的。”

        “我姓林叫林北沫,要不你打电话过去联系一下吧。”看到前台漫不经心的样子,林北沫心想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要是在豪斯恐怕面试就得刷下来了。

        “行吧,我帮你问问,我们总经理很忙,一般的人他是不会见的。”

        说完,前台便打了电话给顾南辰的秘书说明了林北沫的来访,果不其然,前台的神情由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变得凝重和慌张,挂完电话赶忙满脸堆笑地和林北沫打招呼,

        “不好意思啊林总,您第一次来我还不认识,招待不周还请见谅!顾总的办公室在5楼。”本来以为又是顾南辰在外面招惹的花花草草,向来自视甚高的前台并没有放在心上,结果电话那头却告知这是豪斯酒店的副总,一时间原本的嚣张气焰便全部熄灭,恭恭敬敬地招待了起来。

        “好的,麻烦你了。”

        于是,林北沫便向电梯走去径直来到了顾南辰的办公室门口,秘书已经在等待了,

        “是林总吧,我们总经理已经在里面等您了。”不同于前台,这个秘书倒是很有礼貌。

        “好的谢谢你。”林北沫也是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

        走进办公室,顾南辰正打着绷带很是“专心致志”地看着方案之类的东西,看到林北沫走进来才抬起头一脸开心地迎了上来,

        “小沫,你怎么来了?”刚才听到林北沫来盛城的消息时,顾南辰还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和秘书反复确认过才敢相信,于是本来还在优哉游哉打游戏的他赶忙随手找了一份文件故作认真地看了起来。

        “我来看看你,自从你上次受伤,我还没有来过,这瓶酒算是答谢你上次替我挡了一砖。”林北沫有些尴尬地开了口顺便把酒递了过去。接到礼物的顾南辰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居然还送我东西,真是太客气了!”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就伸了双手过去接,结果伸到半空中看到林北沫异样的眼神,顾南辰才发现自己差点露馅了,赶忙故作疼痛地把手收了回来还不忘捂住了伤口,“哎呀,我太高兴了,都忘了胳膊还受着伤,真的不好意思啊,你帮我放在桌子上吧。”语音未落,顾南辰就心虚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林北沫的神情。

        “没事,我来吧。”其实刚才一瞬间林北沫确实是被吓到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个顾南辰平时就神经大条,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正当林北沫也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秘书便送了咖啡进来,也算是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小沫,你尝尝,虽然我们盛城不是酒店,饮食肯定不如你们豪斯,但是这咖啡可是很不错,你尝尝。”

        “确实还不错。”林北沫喝了一口,居然是她最爱的蓝山。

        “那个······今天你来盛城是特地过来看我的吗?”顾南辰有些犹豫地问出了口。

        “算是吧,而且我哥哥也很担心你,所以我就代表豪斯过来看你了,你可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啊。”林北沫故意把合作伙伴这几个字加重了,她不想让顾南辰误会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顾南辰显然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你是特地过来看我的呢。”后面这半句话,顾南辰嘟囔的很是小声,林北沫权当没有听见了。

        “你们盛城的团队果然很专一,新酒店的工程比预期还快了一些。”林北沫赶忙转移了话题。

        顾南辰也索性顺着林北沫的话题接了下去,不然再纠缠下去林北沫估计能直接开门走人,“那是当然,这可是我和豪斯的第一次合作,自然会让人好好监督了。对了,你们豪斯不是一向都是做度假酒店嘛,怎么这次就是普通的商务酒店了?”

        “度假酒店的设立条件比较苛刻嘛,而且本市基本饱和了,没有合适的用地了,而且商务酒店的设立是发展的大方向嘛,所以想试个水做一张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顾南辰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打着包票,这可是第一次合作,他可要在小天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才行。

        于是,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林北沫便借口豪斯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准备走了,临了,顾南辰还不忘故作委屈地再好好表现关怀一下,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等我好得差不多了就去豪斯看你啊,路上小心点,我会担心的!”

        看到顾南辰这样,林北沫只想赶快逃离现场,所以也只是微微一笑便逃跑一般离开了盛城。

        ——

        “雪诺,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很忙,已经在美国给你联系了一家母婴机构,那里能给你提供最好的服务,你这个周末就去吧。”蔚清离突然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倒是把正在吃饭的凌雪诺吓了一跳。

        “为什么?国内也有很好的医院啊,我不想去美国。”凌雪诺明显地感觉到,自从自己的父亲离开之后,蔚清离对于自己是愈发地疏远了,这一次恐怕只是口头上说是为自己好,真正的意图怕是要疏远自己吧,于是,她慌了。

        “你放心,秦姨会陪着你一块去,听说很多国外明星也都去过那家机构,我查过了确实很周到,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要推脱了。”蔚清离的声音听起来一点感情都没有,更像是在给下属布置任务一般。

        “你这是故意要把我支开吗······”其实,这些天已经有人给自己打了小报告了,蔚清离最近正在积极开辟新的业务,下一个目标便是和豪斯酒店合作,这意味着什么,凌雪诺比任何人都再清楚不过了,蔚清离这一次是真的要抛弃自己了吗?她不敢再想下去。

        “没有,你想多了,我答应过爸会好好照顾你就一定不会食言,你放心,等你快要生产的时候我会过去陪你的。”

        “真的吗?”凌雪诺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刚才蔚清离说要过去陪自己,看着两人的孩子出世!一时间,刚才所有的忧虑似乎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是的,我答应你。”看出了凌雪诺的动摇,蔚清离又给对方打了一剂安心剂。

        “好,我会听你的安排去美国,到时候你一定要过来陪我,不要食言啊。”凌雪诺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我答应你。”

        于是,凌雪诺就这样答应了蔚清离的提议,没有办法,蔚清离总是最知道抓住自己的软肋去让自己轻而易举地投降,甚至不愿反抗。

        摸了摸自己愈渐变大的肚子,凌雪诺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有多么地来之不易,所以她怎么也要好好守住这个孩子,让他平平安安地出世······

        那天夜里,凌雪诺坐在客厅里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蔚清离,她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多少次这样坐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生怕会吵到父亲,也只是默默地点了根蜡烛便抱腿坐在了沙发上。窗外,雨下的越来越大,而自己的心也越发地不安,白天的时候,她因为林北沫的事情和对方吵了架,如今已是半夜两点多,对方却还是没有回来。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远远地有车灯照了过来,一阵停车声之后,蔚清离摇摇晃晃地打开了大门。凌雪诺赶忙跑了上去扶住对方,却闻见对方身上传来的浓重的酒气,

        “清离,清离······”无论凌雪诺怎么呼叫对方的名字,蔚清离也只是一言不发地闭着眼,昏昏沉沉的样子像是下一秒就会倒下去。这是凌雪诺第一次见到酒量很好的蔚清离喝的酩酊大醉。

        没办法,凌雪诺只能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扛扶着一米八五大个的蔚清离上了楼。刚到房间蔚清离便甩开自己的手倒在了床上,凌雪诺见了也只是叹了口气,便小心翼翼地为对方脱去了外套和鞋子,然后去卫生间拿了毛巾为对方轻轻地擦了擦脸。眼前的这个人,从来都只会因为另一个女人的事情而有情绪变化,连对自己展开笑颜都是一种奢求。

        “小沫,小沫······”凌雪诺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听见蔚清离的口中含糊不清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凌雪诺只一声便听清了对方究竟叫的谁人的名字,林北沫,这个被蔚清离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也不知道究竟是着了魔还是因为欲望的驱使,凌雪诺鬼使神差就走到了床边,看着某人睡梦中的脸,依旧是那般俊朗,却又因为口中呢喃着某人的名字而愈发地温柔起来,凌雪诺承认,她嫉妒地快要疯了!

        蔚清离来凌家其实已经很久了,两人虽然也订了婚,可是凌雪诺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自欺欺人,蔚清离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利用工具,这么久以来,对方甚至都没有碰过自己,两人也只是睡在了各自的房间。可是今晚,凌雪诺有太多的情愫想要倾诉。

        于是,凌雪诺静静地解开睡衣也爬上了床,感觉到身边的异样,蔚清离睁了睁眼,却因为酒精的作用,模模糊糊地只觉得对方有点眼熟,恍惚中他好像看见了自己怀念已久的那张脸,

        “小沫?”蔚清离不太确定地叫了对方。

        而身边的人只是一愣,便应了一声,然后一点一点抱住了自己,感觉到嘴唇上被温柔地覆着,蔚清离便转身将来人转到了身下······

        直到现在再回想那晚的情景,凌雪诺依然觉得那好像一个再也触碰不到的美梦,梦醒了,而自己却还沉溺其中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