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章

作品:《 北望南辰

        凌贤胜的葬礼是蔚清离全权负责的,也算是对这么许多年凌父对自己的照顾。葬礼很是庄重,前来吊唁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凌家的亲戚朋友,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人来了一拨又一波,话题也不过都是节哀顺变一类的话。凌雪诺站在一旁早就哭成了泪人,根本没有精力再去一一打招呼,来人们看到凌雪诺这个样子也不便多苛责照顾不周什么的。蔚清离作为凌家的准姑爷也算是获得了众人的称赞,都觉得凌家女儿找了一个不错的夫婿,能力出众帮凌贤胜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如今老丈人走了,还是这么孝顺,葬礼的相关事宜都安排的妥妥帖帖。虽然面上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表情甚至看不出来有一丝丝的哀伤,熟悉的人认识久了也就无所谓了······

        “凌董这一走,公司的大权听说都落在了蔚总的手上,新官上任三把火,往后一段时间可就不好过喽。”前来吊唁的A董事在一旁小声的嘀咕。这些老董事们虽然在众诺的时间很长资历也深,但对于蔚清离的存在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自己也只是凌贤胜手下的老将,凌贤胜对自己这些老董事还是留有几分薄面的,可是对于蔚清离来说,不过都是一群没有多大价值的老人了。

        “是啊,这个蔚清离平时处事就狠辣不给任何人留情面,如今这凌董一离开,头上没了人压制,这公司还不是他一人说了算嘛。”董事B也很认同地附和道,同样也为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而烦忧。

        “说到底这众诺毕竟还是姓凌的,凌董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女儿不还在嘛,他蔚清离再厉害再嚣张到底是个外姓人,小诺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就不信她还能眼睁睁看着蔚清离折腾我们这些老骨头!”董事C倒是不那么认为,仗着资历老道说话还是腰杆挺得直直的。

        “可是小诺充其量也只是个名誉董事,平时都不怎么来公司,这下铃铛不在了,你看看,以后恐怕更不会来了,指望她能保我们恐怕不太现实哦。”董事们你一句我一句讨论地热火朝天,丝毫没有注意到蔚清离的渐渐靠近。

        “各位董事都在讨论什么呢?凌董才刚走,现在就讨论这些恐怕太早了吧,还是各位都不信任我,觉得我不能打理好众诺呢?”蔚清离的声音很是平淡低沉,可是语气里的威胁性却一点也不减,让人背后直冒冷汗。

        “蔚总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也只是无聊所以谈一谈众诺未来的规划而已,对您的能力我们自然都没有意见。”听到蔚清离的声音,董事A腿都有些软了,生怕自己成为那个被杀鸡儆猴的人,赶忙一脸堆笑地恭迎着。

        “就是,蔚总您接替凌董管公司的事情我们一点意见也没有,众诺的未来可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手里,我们老了,有些事力不从心还得靠你们啊。”

        “董事们这都是说得哪里的话,谁不知道你们几个都是当年陪凌董打下众诺这半壁江山的人,对众诺的贡献可是不可估量的,我这个晚辈怎好喧宾夺主呢,您说是吧,季董。”

        被点名的人显然有些诧异,难道刚才说得那番话都被对方听见了?那又怎样,他一个毛小子还能骑到自己头上去?便不客气地说道:“蔚总这话说的确实不错,没有我们这些老人哪有现在的众诺!就算是凌董在世的时候对我们这些人也都是客客气气的,蔚总就算接替了凌董的位置,自然也不会亏待我们这些老人。”话粗理不粗,然而语气中却是倚老卖老狂傲的很,蔚清离听了也并不恼,只是微微勾起嘴角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当然,季董如今年纪大了,为众诺也算是戎马了半生,也该是时候享受一下儿孙之福颐享天年了,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也总是要有机会磨练自己,为众诺注入新鲜的血液,正如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你们说是吧。”并没有直接杠上季董,说出的话却是一字一句都是威胁,听的人心里慌慌的。

        于是董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再敢说话,连季董也被刚才的话吓到了,这是要革自己的职的意思啊!

        “好了,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了。”对于董事们的反应,蔚清离很是满意,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一众董事大眼瞪小眼地站在原地全都慌了神。

        “你······”季董指着蔚清离的背影,气的手一阵哆嗦,“这个蔚清离真的是太嚣张了!”

        其他董事见了赶忙上前扶人,可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气焰,“季董啊,你就消消气吧,现在众诺已经在他蔚清离的手上了,我们只能安安稳稳自求多福了呀!”

        “是呀,我们在众诺还能待多久呢,只能是有一天算一天咯,别到最后弄了个被他蔚清离赶出公司的下场,我们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也丢不起这人啊!”

        情势已经十分明朗了,现在究竟谁更有本事站队在哪一方也不用多想了,于是董事们也不再怨天尤人都离开了。

        五天之后,凌贤胜的丧事算是全都办完了,凌雪诺虽然心情还是很失落却不再那么整日以泪洗面了。

        “雪诺,等会吃完饭和我一起去公司,要开高层会议,你也是董事会一员必须到场。”听到凌雪诺下楼的声音,蔚清离甚至没有抬头就自顾自地说道。

        “是关于你继任公司董事长的事吧,没问题,我会到场的。”自己到底还算是众诺的大小姐,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如果自己不出场,那些个老董事们还不知道会怎么刁难蔚清离,对于这一点,凌雪诺很是清楚。

        于是,吃完了早饭,凌雪诺便和蔚清离一起到了公司。上次来的时候,还是陪凌贤胜过来的,如今物是人非,凌雪诺的心里又泛起一阵伤感。到会议室的时候,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董事们看到凌雪诺这个很少过问公司事宜的人也陪着蔚清离一起来了,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立场。然而一些好事之徒并没有就此罢休,

        “怎么,凌董事居然也跟着一起来了。”G董事到底年少气盛些,看到几个老董事并没有开口还以为他们一大把年纪所以怕了,便主动开了口。

        “我来众诺很奇怪吗?想必郭董是忘了,我虽然股份不多,却也还是公司的董事呢。”凌雪诺的身上隐隐约约还有凌贤胜当年的影子,知趣的人也自然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好事者却不以为然。

        “平时公司的重大决策也没见您过来参加啊,想必今天是怕我们为难蔚总所以来了吧。”一边说着,郭董还一边笑着。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季董事和凌雪诺你言我一语,可是蔚清离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优哉游哉地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找空子说了这么一句。

        于是大家便也不再说话都各自坐了下来,A董事先发了话,

        “我知道今天蔚总把我们叫过来是为了董事长的人事调动,既然凌董去世之前把股份转让给你了,自然你现在是我们众诺最大的股东,这董事长的位置非您莫属了,我也该改口叫您一声蔚董。”自从上次从凌贤胜的葬礼上回来,A董事算是彻底服了蔚清离,与其跟他作对落不着个好倒不如就顺了他的意。

        “是啊,蔚总现在有公司百分之三十九的股份,自然是我们的董事长了,而且蔚总年少有为,这些年帮凌董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B董事也附和着,这可是在蔚清离面前好好表现正确站队的最佳机会了。

        听了这些话,原本还想挣扎的几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没错,蔚清离现在拥有最多的众诺股份,自己这些个小董事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即便这样,表现出来的也都还是不满。

        “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蔚清离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省得他多费口舌了。

        于是,众诺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蔚清离得到了他这些年一直潜心谋算的东西,只是,还有凌雪诺和她肚子的里的孩子,到底还是个祸患,蔚清离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下······

        ——

        自从顾南辰受了伤,林北沫的心里就一直怀有愧疚,觉得真的是顾南辰为了保护自己才受的伤,自己之前居然还一直那么对人家,可是,一想到顾南辰是自家哥哥安排在自己身边并且这人好像还真对自己有几分意思,林北沫就犹豫了。所以,距离顾南辰手上已经五天了,林北沫也没有去看望过对方。这天她站在窗子边冥思苦想的时候,自家哥哥走了进来,

        “小沫,在干什么呢?”刚进来便看到林北沫站在窗边发着呆,林陌凡知道对方肯定是为顾南辰的事情有所心烦了,看来那个臭小子的办法好像还真的有点用。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林陌凡不动声色地走到茶几边为林陌凡倒了杯水,自家哥哥可是个人精,自己可要小心别被他看出来什么端倪。

        “我也没事就过来找你聊聊天,你嫂子出去了我也米别人说话,你可不能赶我走啊!”丑话说在前头,林陌凡可不想说道一边就被撵出去。

        “那个······”林北沫还是有几分纠结。

        “什么?!”听到林北沫支支吾吾地开了口,林陌凡一阵激动却又不好挑明。

        “我是想问豪斯新址你去看了吗?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林北沫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林陌凡不免有些失望。

        “这个啊,我还没去过现场,项目经理倒是打过电话来汇报过情况,进行的挺顺利的,毕竟工地上的事还是盛城全权负责,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是要和他们那边交涉的。”

        “嗯,我就是问问。”林北沫有些尴尬,不知道这个话题该怎么继续下去。

        “哎?对了,听项目经理说前几天你和顾南辰一起去过现场,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话说回来,我也好几天没有见过顾南辰了。”看来林北沫是不打算主动说出口了,倒不如自己给个台阶对方下,林陌凡便急中生智将话题引到了顾南辰的身上。

        “是,是啊,前几天我和顾南辰一起去过,不合规范的地方我也都提出了。”林北沫果然有些支支吾吾含糊其辞。

        “顾南辰这几天有来找你吗?”还不打算说?!林陌凡索性直接提了出来。

        “没有啊,他不是受伤了嘛,所以······”话刚说出口林北沫就后悔了,这是说漏嘴了呀!

        “受伤了?怎么回事,严不严重啊?”林陌凡表现出一种很惊讶的样子,自己都快被自己这影帝一般的表演所折服了!

        “好像是骨折了,至于现在状况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没有再去看过他。”

        “骨折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做到的?”

        “就上次和我去工地的时候,正好有块瓷砖掉了下来,他就被砸伤了。”林北沫并没有提起对方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不然自家老哥现在就要让自己以身相许了。

        “这么严重吗?!你应该去看看啊,不说他是我的朋友,好歹他也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合伙人,就算是为了礼貌也应该无看看他才是,而且他还是在工地受的伤,往轻了说这也是工伤呢!。林陌凡一本正经地分析着。

        “好像也是,”听了林陌凡的话,林北沫小声地嘀咕着“那既然哥你现在没事,那就去替公司好好看望一下他吧,你可是公司的总经理,你去是再合适不多的。”居然还想反套路自己!林陌凡可不吃这一套

        “我······”林北沫还是有些犹豫。

        “你怎么了?只是去看看他嘛,也算是显示我们豪斯是个通情达理有人情味的合作伙伴了,毕竟以后的合作还多着呢!你说是不是啊?”

        “这个······好吧,那我去一趟吧。”林陌凡的软磨硬泡终于还是让林北沫缴械投降了,心里明明已经乐开了花却还要强装镇定,

        “那你赶紧去看看吧,顺便也帮我带一句问候!”看着林北沫转身离开,林陌凡不忘戏精上身一般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