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章

作品:《 北望南辰

        “小沫,今天考试要加油哦!已经买了你最喜欢的巧克力,我在茶吧等你。”男子轻轻地摸了摸林北沫的头,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双眼里盛着的温柔笑意怕是一秒就能融化千里冰封的湖面,直叫旁人也看的入了迷。

        “嗯,一定会的,离哥哥,你就放心吧!”彼时的林北沫也只不过十六岁,本来对这场考试还有些焦虑的她,在这暖风袭人的注视下,焦虑感也慢慢地散去了。

        “看来你对这次考试很有信心啊,那我可要定好机票等你了。”

        “当然啦,过了这次考试就能和离哥哥一起出国念书了,这样的机会我可不会错过!”说这话的时候,林北沫满面骄傲,宛若胜券在握一般,男子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我当然相信你啦!”

        他蔚清离看上的人又怎会是等闲之辈,而林北沫,这个自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身上所有的特点他都再熟悉不过,甚至于林北沫的喜好性格,也都是照着他的规划一点一点滋长,直到现在,也依然完美无缺地照着既定的行程一点一点走下去。

        站在原地目送着林北沫进了考场之后,蔚清离脸上原本还笑意盎然的神情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根本就没有展现过一般,阴冷傲气的脸庞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有些美好,只会展现给自己心底的人看而已,旁的人,自然没有资格。

        ——

        坐在阳台吹风的林北沫突然就回忆起了这个场景,心里一阵酸涩。

        这个季节的晚风很是惬意,暖暖的氛围中又透露着丝丝凉意,空气中氤氲着的,不知是花的香气,亦或者是独属于这个季节的味道,甚是暖人。没有繁星闪烁的夜空,只是寥寥无几的几颗星星零零散散地散落在月亮的周围,或近或远,莫名增添了一丝凄清的意味。楼下小院里的路灯下,小虫纷纷攘攘地*屏蔽的关键字*在灯罩外,如飞蛾扑火那般,炽热的温度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来访者们。

        “小沫,在想什么呢?”苏允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愈走愈近,走到林北沫身边的时候,从臂弯里拿出外套盖在了对方的身上,“虽然现在天气热了,早晚温差还是容易着凉的。”

        “果然长嫂如母,你可快和我妈一样唠叨了。”从闺蜜到现在的姑嫂关系,林北沫和苏允珂之间的情谊也有了质的升华。

        “你个臭丫头!还真是嘴毒!”苏允珂故作恼怒的轻轻拍了拍林北沫的头,然后并排坐在了秋千上,“在想什么呢,平时我上楼你可是老远就听见动静了,今天还是我叫你你才有反应呢。”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旧事和故人罢了。”林北沫现在再提起的时候,虽然谈不上云淡风轻,至少愿意开口了,即使对那个人的名字也是避而不谈。

        想到刚回国的那两年,林北沫整个人都几近崩溃,蔚清离这个名字,轻而易举就能摧毁她整个*屏蔽的关键字*,也是那个时候,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撕心裂肺的疼痛。向来对车抱有畏惧之心的她,自那以后更是有了阴影。车祸,这两个词也没人会再提起,生怕一不小心又令她想起了那噩梦一般的事实。

        ——

        那天,和往常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窗外鸟语花香,温暖的气候和花的芬芳,让本就有些睡意的林北沫更是昏昏沉沉。直到怀中的书落在地板上,重重的响声才惊醒了梦中人。再向窗外看去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一时乌云密布,一场大雨不可避免地就要落下来。揉了揉双眼,林北沫走下了楼,日式地板的拼装,伴随着拖鞋哒哒的响声,竟会觉得有些恐怖。

        “梁阿姨,离哥哥还没有回来吗?”揉了揉人惺忪的睡眼,林北沫对着厨房里正在准备晚饭的保姆说道。说是保姆,其实更像家人,自从林北沫和蔚清离来了日本后,梁敏惠就一直照顾着两人的饮食起居。

        “还没有呢,你困得话就先去睡会吧,晚饭好了我叫你。”

        “没事,那我在这等一会吧。”于是,林北沫转身便去了廊外。

        雨终于还是淅淅沥沥落了下来,没过多久雨势也更大了。远处雾蒙蒙的,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叫人寻味。车灯远远的驶来又开走,没有一辆下来的身影是属于蔚清离的。也不知等了多久,两个身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按响了门铃。如果可以,林北沫宁可当初没有亲手去打开那扇门。

        雨还在下,手中的伞早已落在了地上,两个警察还在咿咿呀呀说着什么,林北沫已经全然听不见了。一瞬间,整个世界都被人按了静音键,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也都成了默片一般的存在。

        刚才短短的几分钟里,蔚清离出车祸坠海的消息让面前的人一时间慌了神,心中仿佛天崩地裂一般,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你们再说一遍!既然坠海了,你们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离哥哥!你说话,你说话呀!”不知过了多久,警察和梁敏惠交涉完都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北沫才回过神拉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慌乱间林北沫甚至忘记了用日语去询问情况,还是梁敏惠向警察做了翻译。

        “我们调取了那附近的监控查看了当时的情况,并且从打捞上来的车辆中,我们发现了他的所有证件,可以确定受害的人就是蔚清离,至于尸体,对不起,还没有能够找到,打捞队寻遍了那片海域也没能发现。”

        “那就是不排除只是没找到的可能了?”最后一根清醒的神经无力地支撑着林北沫。

        “这样的概率恐怕是百分之一,现在海上风浪很大,所有的船只也都调回来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请节哀。”

        仿佛是晚秋树上剩余的最后一片落叶,在几经风雨的摧残下终于还是落了下来。林北沫无力地向后倒去,耳边嗡嗡作响却是没有了任何知觉······

        ——

        “小珂,你说离哥哥会不会还活着,或许那天有渔船经过救了他呢?”林北沫看着远方,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明。

        “小沫······”苏允珂也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是轻轻叫了声林北沫的名字。

        “其实这么多年,我曾经思考过不数次这个问题,有的时候总觉得离哥哥好像并没有离开,甚至就好像还在我身边一样。”好像并不在乎苏允珂会如何回答。林北沫便自顾自地继续说着,“我知道哥哥不喜欢离哥哥,我也知道这些年他一直在撮合着我和别人,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心啊,很小,那里已经装满了离哥哥,再也容不下旁的人了。”林北沫把手贴近*屏蔽的关键字*,却莫名传来一阵疼痛,几经撕裂的伤口终是没有复原,只要想一想,便觉得是撕心的疼痛感涌上心头。

        “小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林北沫,苏允珂便抱了抱对方,轻轻拍了拍林北沫有些颤抖的后背。

        “我知道顾南辰和哥哥交情匪浅,你告诉他,不要白费心思了。”慢慢从苏允珂怀里出来,林北沫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样没有意义的耗尽心思,到头来只会是一场徒劳,又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呢。

        “嗯,我会转告他的,你早点休息吧。”苏允珂为了这兄妹俩也是操碎了心。

        ——

        101酒吧里,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在这里恣意地放纵着自己,比起白天,比起外面车水马龙的世界,这方灯红酒绿音乐轰鸣的小天地才是属于他们的天堂。有来找乐子的,自然也有纯粹来享受气氛喝酒的,

        “跟我讲讲吧,你知道蔚清离吗?”包厢里到底还是能隔绝掉烦人喧吵的声音的。

        “蔚清离?”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林陌凡很是惊讶,一脸狐疑地看着顾南辰。

        “嗯。”顾南辰也是偶然听到这个名字的,尤其是还跟林北沫牵扯上了关系,他自然是想知道的,而看到林陌凡的表现,他更加确信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

        “行吧。”犹豫了一会,林陌凡还是决定说一说,“蔚清离是我妈妈最好朋友的儿子。季林风知道吗?”

        “季林风?众嘉公司的董事长?”季林风这个名字,顾南辰还是早有耳闻的,毕竟在苏市,鼎鼎有名的房地产公司就那么几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身为同行他自然是有些了解的。

        “没错,蔚清离的父亲就是季林风。”看出顾南辰的吃惊,林陌凡笑了笑,果然听到这个事情大家都会是这样的反应。

        “怎么可能呢,季林风只有一个儿子啊,叫季泽清,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还有别的儿子呢。”

        “因为蔚清离的母亲根本就没有被他们季家认可啊,当年蔚清离的妈妈蔚纾和季林风在一起过,都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谁知家里突然糟了变故破产了,而季林风为了搭上季泽清的妈妈,也就是众嘉前任董事长的女儿沈嘉,便抛弃了蔚纾阿姨,而那个时候蔚纾阿姨肚子里已经怀上了蔚清离,可即便这样的情况,季林风也根本无所谓,一个私生子而已,留在身边也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所以蔚清离是季林风的私生子?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顾南辰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很是震惊。

        “因为蔚纾阿姨是我妈的好朋友,这些事我自然是了解的。后来蔚纾阿姨生了病,临了还是拉下脸放下了仇恨去找了季林风,想让他这个当爸爸的能够良心发现照顾蔚清离。说来也算是幸运,季泽清的妈妈一直怀不上孩子,看到蔚清离之后也算是母爱泛滥了,居然同意照顾蔚清离了,可好景不长,季泽清的出现到底打破了这本来看似美好的情节,等再大一点,便给了点钱把蔚清离打发出国了。”林陌凡说得很是不屑,打从他第一次见到蔚清离,就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满身都是孤傲气的人。

        “也就是在蔚清离回到季家的那段时间里,小沫才认识的他,然后······”林陌凡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才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个蔚清离到底哪来的魅力,自从他一出戏,小沫和我这个亲哥哥倒是有了些疏远,整天都围绕着他蔚清离转,甚至出国读书这件事都是瞒着我的,现在想想,我这个当哥哥的还真是失败呢。”林陌凡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那他现在呢?”

        “车祸,已经*屏蔽的关键字*。所以,你的机会来了。”对于蔚清离的死,林陌凡说得很是淡然,仿佛是在诉说一个毫不认识的人,眼睛里神情甚是冷漠。

        “*屏蔽的关键字*?!”听到这个消息,顾南辰很是意外。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蔚清离这个名字的。”这个名字除了偶尔在林家会出现,林陌凡已经很久没听人提起过了。

        “就是在你妹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山水画嘛,好像很是珍惜似的封存的特别精致,落款是蔚清离,而且之前上学的时候也听过你提起过这个名字,所以想着问问看。”

        “原来是这样,不用管他,小沫未来的人生里不会再出现这个名字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林陌凡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厉,顾南辰看到了背后莫名一阵发冷,总觉得这件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但是自己也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