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章

作品:《 北望南辰

        “小沫?小沫?”一大早,林陌凡敲了敲房门,里面却是无人应答。打开房门,被子枕头也都是整整齐齐地叠好。光线透过被风吹起的纱帘,空气中氤氲着些许的尘埃粒子,跳动着,却是出奇的静。

        “冯姨,小沫呢?”转身关上了门,便撞见了看着自己却是欲言又止的保姆,林陌凡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骤然变得凌厉,“今天几号?”

        “10号。”冯玲一脸了然于心的样子,淡淡地说道。

        “是啊,今天是5月10号,我还真是忙忘了,没什么,你继续忙吧。”说完,林陌凡长长地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每年的5月10号这一天,房里的人都会一大早就消失,然后直到深夜才满面疲倦地回来,就算回来也几乎是一言不发把自己锁在房内。林陌凡很是心疼,却也是无可奈何。

        ——

        这里的天空似乎整年都充斥着晦暗不明的氛围,即使阳光普照,空气里也依然弥漫着悲伤的味道。和往年一样,来人一大早就会怀抱着一束最新鲜的花款款而来。这束花里,小雏菊和满天星搭配的恰到好处,淡雅的颜色却不失娇艳,也总算衬的这片压抑的土地有了一丝的鲜活。

        拿出手帕轻轻擦拭了墓碑,才把那束花放在了一旁。来人面容姣好,一身黑衣甚是庄重,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然悲伤的样子。看着墓碑的脸庞,似是满心的心事,一言不发,这样静静地呆坐着靠着碑石,就如同周遭的环境一般清冷安静。口袋里早已调成静音的手机亮了又熄灭了不知道多少次,它的主人却是毫不在意。

        那天的滂沱大雨,埋葬了这墓地里的人,也把她那份浓烈珍贵的回忆与情感一同埋葬在了这片虚无缥缈的地方。此后的日子,那个曾经烂漫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似是一夜之间变了个人,清冷的面容决绝的处事方式让林陌凡一度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自己所认为正确的选择于当事人来说又究竟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天色愈渐昏沉,原本明朗的天空渐渐乌云密布,云层乌压压的一片,叫人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墓碑前的人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毫不在意,反正这样反复无常的天气,这些年里她也早就习惯了,无所谓晴空*屏蔽的关键字*,亦无所谓倾盆大雨,眼前所见脑中所思也只不过都是那个已经去了的人。

        许久,雨终是下了。一滴两滴,墓园里的人几乎都离开了,只剩下这一人,处变不惊的神情慢慢地撑起了随身带着的雨伞,墓园管理员也早已见怪不怪地并未去打扰。而伞下人的思绪也随着愈渐沉重的雨滴飘到了遥不可及的过去······

        回忆总是最为残忍,好像那些经历过的往事,都随着时间的点点消逝而变得愈渐模糊。曾经最为熟悉的人,在某一刻竟然觉得恍恍惚惚,已然是记不大清故人的模样。而那些依然鲜活跳动着的事件,却如老旧幻灯片一般一遍一遍一幕一幕在眼前晃过,让人感到愈发的疼痛。

        夜色愈渐暗淡,闭园的时间也到了。来人支撑起已经有些麻木的膝盖,缓缓地转身离去。孤单失落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无所遁形。

        ——

        “小沫。”在客厅等候许久的林陌凡,看了看衣服仍旧有些潮湿的人,欲言又止了几分钟,还是开了口。

        来人像是听见又像是并未放在心上一般,仅仅只是停顿了几秒又继续爬上了楼梯。

        “林北沫!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放下了!那个人就这么值得你这样神魂落魄吗?”林陌凡看着往日里温婉烂漫的妹妹,一到这天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沮丧,到底还是忍不住地了。

        可是楼梯上的林北沫也只是苦笑了一声又继续上楼了。每年,也只有今天她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缅怀那个人,而一向疼爱自己的哥哥却好像从来不理解。

        “陌凡,算了,小沫她也累了,你就随她去吧。”一直在厨房的苏允珂赶忙出来打圆场,按理说一个是自己的好闺蜜兼小姑子,一个是自己的老公,自己该偏向的是林陌凡,但是今天这个日子,该护短的时候还是要护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算了吧,明天又会是你乖巧雷厉风行的好妹妹了,你就随她去吧。”

        “你啊······”林陌凡看了看林北沫的背影,又看了看苏允珂,只好无奈的叹了叹气。

        回到房间的林北沫,平静的脸上难掩疲倦,简单梳洗后便把自己抛在了床上,没多久便沉沉地睡去了,只是睡梦中还会偶然呢喃着那个名字,

        离哥哥……

        ——

        雨过终是天晴了,连人的心情都跟着明朗起来,仿佛昨日的所有不快与落寞只是恍然而生不复存在的梦境,一切又回归到了正常轨道。

        林北沫收拾好东西便下了楼,林陌凡和苏允珂已经在楼下吃早餐了,

        “小沫,快来吃饭吧,冯姨做了你爱吃的虾仁粥。”不同于林陌凡的一言不发,苏允珂很是热情。

        “不用了,你们吃吧,早上我还有个会要开就先走了,酒店见。”已经习惯于这一天早上会心情不悦的林陌凡,林北沫也没有说过多的话便离开了。

        “你说说,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小沫对那个人怎么就还是念念不忘呢!”林陌凡实在想不通。

        “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会忘呢,想想前两年,现在这样已经好多了,起码除了昨天那种日子,小沫都还是决口不提那个人的。”

        “不提又不是真的忘了,为了她好,有些事我却是不得不做。”

        “你又想到什么馊主意了?”苏允珂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内心一阵隐隐的不安感。

        “没什么,放心吧,小沫是我的亲妹妹,再怎么样我也肯定比你这个嫂子要为她着想的多嘛。没事了,快吃吧。”

        “哦。”白了林陌凡一眼,苏允珂也不再说话。

        酒店里,助理看见林北沫来了便跟了上去打开文件报了今天的行程:

        “九点半要开例会,十一点半要和盛城集团的项目经理吃饭,就在咱们酒店的会客厅,谈A5地块的合作事宜,这个项目总经理很看重,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来,众源那边对这块地也是虎视眈眈。”

        “好的,我知道了,你等下就去提醒一下他们开会,不要再迟到了。”

        “是的,林总。”

        到了办公室,林北沫照常又巩固了一遍要合作对象的资料。盛城集团,是苏城有名的房地产公司,旗下也有众多子公司,目前主要的骨干还是集团的公子爷顾南辰,和很多吊儿郎当的富二代不同,这个顾南辰倒是业务水平一流,只不过这人在感情上的风评嘛,嗯,有待商榷。此次对方也是很看重这次的合作,毕竟也是两方第一次合作,所以这次要来和自己洽商的正是这位最近风头正盛的顾南辰,他的手段自己也不是没有听说过,看来今天的这顿饭怕是会吃的不太愉快了。

        到了会客厅,盛城集团的人还没有来。等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了。林北沫向来不喜不守时的人,即使这个合作项目再重要,她也不由地拉下了脸。正准备起身,门口却想起了一声爽朗的笑声,

        “看来林总监这是生气了,都是我不好,路上有点堵车。”甚是痞气玩笑的语气,让林北沫更是不悦。

        待来人走近,林北沫这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一身暗紫色的西服,剪裁甚是得体精致,一看便是手工大师的作品。精心梳理过的头发衬的原本就英俊帅气的脸庞更如锦上添花,只不过眉眼中的纨绔子弟的气质让林北沫忍不住想要翻一个白眼,

        “恐怕是顾总在穿着打扮上耗费了太多时间所以才迟到的吧。”林北沫丝毫不客气地说道。顾南辰的初次见面就已经让她同盛城集团的合作意向大打了折扣。

        “让林总监见笑了,来,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听出了林北沫的不悦,顾南辰赶忙换上一副十分正紧的样子。心里不免暗暗后悔,都怪自己没听劝,这下可好,刚一见面就惹得对方不开心了,自己的形象恐怕也是游手好闲的败家富二代了······

        见到顾南辰正紧了起来,林北沫才再次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伸手示意秘书拿出了方案递给了对方。

        顾南辰接过文件并没有急着看,而是站起身煞有其事地伸出了手,“刚才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盛城集团的总经理顾南辰。”

        “豪斯酒店副总,林北沫。”不知道顾南辰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一出,出于礼貌,林北沫还是和对方握了手。却不想对方定定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毛毛的赶忙抽出了手。

        顾南辰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然后点了点头便坐下来看了文件,然而心思并没有全都放在合约上,而是有了其他小九九。

        过了一会看顾南辰并没有反应,林北沫忍不住开了口,“怎么样,顾总,有什么意见吗,哪里有问题我们呢都可以商量的。”

        “都,都挺好的,具体的我还要回去细看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麻烦顾总了,新建的酒店对我们公司来说是目前很重要的项目,希望顾总还可以多多看一下,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们就好。”没想到对方这样轻易松了口,林北沫倒是很意外。“既然没什么问题,那我就让服务员上菜了,也不知道顾总您是什么口味,我就点了我们酒店的一些招牌菜,食材也都是今天早上才空运过来的,很新鲜,还希望顾总能够赏脸。”

        “早听说豪斯酒店的料理都很好吃,之前也有幸吃过一次,这次林总又盛情款待,那我就不客气了。”顾南辰表面极力隐忍,内心却笑开了花。

        酒足饭饱后,林北沫依然保持着官方微笑送顾南辰出了酒店,等对方上车后立马脸色冷了下来。

        “还以为这次会是他们盛城的项目经理呢,没想到居然是他们的太子爷亲自过来,看来这次的合作他们也是很重视啊,而且这个小顾总还挺帅的呢。”秘书一脸花痴的说道,显然没有注意到旁边林北沫冷冷的眼神。

        “你可别移错情了,这可不是个省油的主,还是赶紧回去跟进方案吧。”说完林北沫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