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021章 母或慈,子或孝

作品:《 大汉第一太子

       登门拜访萧何不过数日后,窝在凤凰殿的刘盈,便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母亲吕雉的召见。



       看上去,吕雉召见刘盈的理由也非常合理:多日不见,吾思子心切,故召太子共进夕食。



       作为临时太子宫的凤凰殿,本就在皇后宫——未央宫①宫殿群内,对于吕雉召儿子刘盈一起吃饭,宫内并未有什么风论或猜测。



       但刘盈却清楚地明白:自己此行的首要任务,便是为前日,自己突然拜访丞相萧何,给母亲吕雉一个交代……



       “盈儿?”



       一声轻唤传入耳中,将刘盈飞散的思绪拉回。



       看着眼前摆有一碗素粥,一盏凉水,以及一小碟烹蔬的案几,刘盈不由面色稍一正,望向上首的吕雉。



       “儿,吃饱了……”



       倒不是刘盈无心就食,而是眼前这顿饭食,实在让刘盈很难提起食欲。



       这个时代,本就没有太过高超的食物加工技术,左右不过烹、蒸、炙这三种。



       烹,便是煮;炙,则是烤。

一秒记住m.soduso.cc

       而如今,太上皇刘煓丧期未过,刘盈身为宗亲,自是要严守丧戒,不得食肉、饮酒。



       再加上这个时代,连调味品都十分匮乏,除了稍带辣味的茱萸、蒜、葱,也就只有盐,便使得这样一桌本就不带丝毫荤腥的烹食,更没了滋味。



       虽然一眼就看出刘盈没什么食欲,吕雉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将手中木筷放在案几之上。



       “都撤了吧。”



       吩咐一旁的宫女、宦官将饭食收走,吕雉便面带微笑的招招手,将刘盈叫到身边坐了下来。



       “听闻前些日子,太子宫中,可是出了不少是非?”



       似是随意一问,吕雉便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实则却不是侧颜,观察着刘盈面上的神情变化。



       听闻此言,刘盈也不由稍一思虑,便将早就打好的腹稿尽数道出。



       “正要禀知母后。”



       稍一拱手,刘盈话头悄然一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左右。



       见此,吕雉也稍一摆手:“都退下吧。”



       待殿内众人皆退去,只剩下自己和吕雉母子二人,刘盈才面露沉声的稍上前些,压低声线道:“母后不知!”



       “父皇于太子宫内,可谓是遍布眼线耳目!”



       做出一副确有其事的严峻面容,刘盈又将声线压低了些。



       “那日,儿自宣室回宫,便见宫女一人,似于儿寝殿翻找,儿以此相问,却见那宫女有恃无恐,毫无恭敬可言!”



       “儿便令人彻查太子宫,竟查得:凤凰殿之宫女、寺人,大半皆为父皇所遣!”



       说到这里,刘盈不忘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正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儿本欲,尽杀此等吃里扒外之刁奴!”



       “然儿以为,今父皇意欲易储,朝臣百官无不柱墙观望,还是不便惹是生非,徒然落人口实。”



       “故此,儿便令人杖毙那婢女,极其爪牙二三人,余者尽数遣退少府。”



       听闻刘盈这番有理有据的解释,吕雉面上不由流露出些许怜爱。



       但只片刻之后,吕雉目光中,便有隐隐带上了些许猜疑。



       “陛下遣寺人、婢女事太子宫,或是怜爱吾儿,亦未可知?”



       “须知吾,亦遣不少奴仆下人,于凤凰殿为侍……”



       听闻吕雉此言,刘盈心下不由嗡然一紧!



       但只片刻,刘盈便做出一副略显烦躁的模样,使劲摇了摇头。



       “母后遣奴仆事凤凰殿,自当是怜儿,断非害儿!”



       “然父皇……”



       意味深长的将话头一段,刘盈便面色凝重的抬起头。



       “如今,宫中可多有风论,言太上皇丧期一过,儿之储位便立时易主……”



       见刘盈这幅忧心忡忡的模样,吕雉面色陡然一厉!



       但这抹阴狠,却并非是冲刘盈……



       “且先不急。”



       片刻之内,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便再次恢复到了先前,那慈爱无比的模样。



       从灵魂深处迸发而出的那一抹戒备,也在刘盈只言片语之下悄然退散。



       “建成侯往商山请贤,这几日,也该回来了……”



       似是意有所指的一声呢喃,吕雉便温柔的将刘盈的小脑袋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刘盈的肩头。



       可明明是这样一副母慈子孝的祥和画面,画面中的二人,却是各有所思,又各有所想……



       “听凤凰殿的下人说,盈儿前几日,还曾见过酂侯?”



       平静的依靠在吕雉怀中,听闻这一声略显突兀的询问,刘盈面色不由又是稍一紧。



       ——戏肉,来了!



       ·



       ·



       ·



       ·



       PS:可能有读者对此感到奇怪——未央宫,不是西汉皇帝的宫殿吗?



       实际上,未央宫之所以会变成皇帝的宫殿,起因正是吕雉。



       在最开始,未央、长乐两宫建成时的汉初,天子刘邦是居住在长乐宫内的,未央宫则是开国皇后吕雉的居所。



       而事情的转折,便发生在刘邦驾崩之后。



       按理来说,刘邦驾崩,惠帝刘盈继位,本该从太子宫搬去长乐宫,毕竟长乐宫才是天子的宫殿。



       但历史上的刘盈却并未能住进长乐宫,而是被吕雉以‘天子未冠’为由,留在了未央宫,长乐宫则为临朝称制的吕雉所占。



       老娘要住长乐宫,刘盈能怎么办?



       自然是只能留在未央宫,让吕雉以太后的身份住在长乐宫,代掌天子之权。



       这里需要提醒一下各位读者朋友:在当时‘孝大于天’的时代背景下,太后的实际地位是和天子平齐,在礼法中的地位是要略高于天子的;太后口称朕,亡称崩,在天子未成年的情况下临朝称制,都是合乎礼法的,并不存在僭越。



       回归正题:未央宫是如何从最初的皇后宫,变成后来的天子宫的?



       惠帝刘盈在位七年,前少帝刘恭、后少帝刘弘各在位四年,均居未央,而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吕雉一直住在长乐宫。



       公元前180年,吕雉驾崩,陈平、周勃为首的公侯大臣勾连齐王刘襄,掀起了血洗诸吕的武装政变,史称‘诸吕之乱’;血洗吕氏一族之后,陈平、周勃为首的朝臣百官迎代王刘恒入继正统,以承袭帝位。



       到了这时,‘天子居未央’的既定事实已经延续了十五年,刘恒自然也就在周勃的引领下,住进了未央宫;之后不久,刘恒的生母薄氏被接至长安,按照过往十五年所形成的‘太后居长乐’的惯例,被尊为太后的薄氏也住进了长乐宫。



       自此,西汉才形成天子居未央、太后主长乐的规定,本书中的时间点,刘邦则依旧居住在长乐宫,皇后吕雉、太子刘盈则都住在未央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