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二八章 晋级特警【本卷终章】

作品:《 镜面管理局

       时间不长,前去抓人的武世,回到了主席台,和郝峰点了点头,来到张议员跟前。



       “直播间锁定的位置,已经没人了,四周的监控,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监控拍摄普通人很容易,想要录下强大的精神向变异者,几乎不可能做到。



       当初乔婉婉的镜面人都录不下来,更何况超越恐怖级的存在。



       “知道了!”张议员点头。



       这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尽管审判者在22张大阿卡那牌中,排行倒数第二,实力却不容小觑的,这么容易就被抓住,就不至于让他们这么头疼了。



       “查一下,操场的学生,以及行动队、龙虎队的所有成员,从九点开始到现在,有谁不在!”张议员道。



       武世转头吩咐了一句。



       时间不长消息传来:“所有人都在,并没人离开!”



       面无表情,张议员不知想些什么,片刻后,介绍道:“武队长,这位就是郝峰!”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郝队长你好!”



       武世寒暄。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看了一会,满是迷茫。



       很平凡啊!



       为啥会被塔罗会专门追杀?



       聊了两句,郝队长离开,武世再忍不住,看向眼前的老者:“我觉得他……只是普通的限制级巅峰啊,好像没达到可以斩杀恐怖级的地步!”



       张议员摇头:“我问过了,他承认了,实力上进行了隐瞒,能让你我都看不出来,这位,肯定比想象中的更加可怕!我现在怀疑,工厂案斩杀400镜面人的匿名高手,就是他!当然,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确认他是我们的人即可。学校内隐藏的审判者,以及其他大阿卡那牌,交给他处理,我们也能放心了。”



       “这倒是……”武世点头。



       大阿卡那牌,每一张都是不弱于他的存在,之前一直担心他们离开后,会闹出大动静,既然郝队长这么强,也就无所谓了。



       张议员道:“这样吧,留下几位队员给郝峰用,咱们过一会,就回帝都!”



       “我这就询问一下,有谁愿意主动留下。”



       武世点头,转身走下主席台。



       做为行动队的最高领导,张议员每天都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能在开学时过来一趟,已经很不错了,肯定不可能久留。



       ……



       ……



       不知道张议员已经把他当成了高手,郝职业背锅人打工仔峰走下主席台,就见夏晴、邓健等人,一脸古怪的看过来。



       “怎么了?”



       见众人都是这副表情,郝峰再忍不住。



       夏晴将手机递了过来:“你自己看吧!”



       以下为防、、、盗版。――――



       防――盗――



       防盗,,不用看



       过一会刷新一下就好。。稍等。。。



       “骗子!大骗子!”



       一个愤怒的娇喝,紧接着响起脚掌踩着青石地面逃走的声音。



       张悬无奈的伸出双手:“我真不是骗子,是学院的老师……只是想让你做我的学生!而且,就算说我是骗子,干嘛还要加个‘大’字?搞得我跟十恶不赦一样……”



       嘀咕完,想起教导主任说过的话,张悬揉揉眉心:“第十七个了!今天如果连一个学生都招不到,明天我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张悬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地球的一个普通高校图书馆的管理员,只记得熊熊大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次醒来到了这个世界。



       和小说中记述的差不多,武道为尊,实力为王!



       本以为能穿越个废柴,惨遭退婚,然后打脸逆袭,一路高歌……看来想多了,到了这里,才发现居然不是学员,而是……老师!



       整个学院最悲催的一位老师!



       别人的课堂,都是人满为患,拥挤的坐不下去,而他的课堂,一个都没有,好不容易被他拉进来几个,最后都连骂好几声“骗子”,转身就逃!



       究其原因,被自己魂穿的家伙,教师中实力最低不说,还眼光极差,啥都看不出来,关键……还教错,出过一例走火入魔!



       这和医院死人一样,名气大损,受人唾弃,哪怕新来的学员,也一个个敬而远之,生怕落到他手里,被教个半死不活!



       没有学生,又遭到诟病,去年的师资考评,整个学院倒数第一,甚至得到了历史上唯一的零分。



       郁闷之下,借酒浇愁,结果如愿以偿的挂了,自己借机穿越过来。



       新学期开始,学院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今年他的课堂上再无法招收一个学生,就直接开除教师资格!



       今天已经十七个新学员路过他的教室了,结果,一听到名字,全都无一例外的逃走,像是小姑娘遇到了怪蜀黍,有多快跑多快。



       “看来必须想办法忽悠一个才行!”



       心中正在想应该怎么开口拉人,就见一个一脸呆萌的女孩的从门口露出脑袋。



       “请问,这里是陆寻老师的课堂吗?”



       声音甜美,可爱,模样清秀,可人。



       陆寻老师,学院的明星教师,课堂每次都是爆满,无数人慕名而来。



       “就她了!”见有人自投罗网,张悬眼睛一亮。



       将前世看过的各种装逼套路回忆一遍,安静坐在座位上,摆了个世外高人的姿势:“你想拜他为师?”



       女孩麻雀般连连点头,乌黑的双眼中,满是崇拜:“我听说陆寻老师是洪天学院最厉害的教师,教授的学生,个个实力非凡,大家都以能加入他的课堂为荣!”



       “传闻未必是真的,老师和鞋一样,在于适合不适合!他讲的再好,与你的修炼理论不合,非但不会进步,弄不好还会后退!老师名气不显,与你理论相合,也能快速进步,修为大增!”



       “是这样啊……我也听哥哥说过了类似的话!”女孩愣了一下,美丽的双眸有些迷茫:“不过,我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课堂!”



       见她上钩,张悬眼睛一亮,犹豫了一下,马克思、恩科斯等先贤在脑海接连浮现,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相逢就是缘,这样吧,我也是这个学院的教师,可以免费帮你看看根骨、天赋、秉性,顺便帮你推荐一个合适的老师!”



       “那就劳烦先生了!”没想到随便遇到的这位教师,如此大义,女孩兴奋的连忙点头。



       “你先展示一下修为让我看看!”



       张悬眼睛半睁半闭,似乎毫不在意。



       “是!”



       呼呼呼呼呼!



       片刻功夫,房间里拳风呼啸,一道道气劲游龙般在女孩身上乱窜,整个人气息,凝而不散,威而不显,代表了她有极好的基础。



       “好了,我看出来了,你平时修炼认真刻苦,基础扎实,天赋绝佳,是不可多见的天才!”一套拳打完,张悬满意的点头。



       他这是和地球上的算命先生学的,话都是万金油,范围很广,让人听不出来错误,反而暗呼准确。



       “尤其是你双腿上的力量,盘龙一般,一举一动,犹如滔滔江水,无穷无尽,以后好好修炼的话,肯定很有前途……”



       “老师,我腿上受过伤,医师说,基本等同废了……”女孩打断他的滔滔不绝,眼中有些疑惑。



       “受伤……”张悬老脸一红,不过,脸皮厚,别人也看不出来,继续胡侃乱煽:“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吗?刚才你施展力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不破不立!你双腿虽然受伤,却意外得到了其他人都意想不到的机缘,以后好好把握的话,你的腿功,必然成为最强战斗力!让其他人望尘莫及!”



       反正都是忽悠,能瞎说,就瞎说,先忽悠过来一个弟子再说。



       “机缘?老师,是什么样的机缘?”女孩眼睛一亮。



       她腿伤了之后,一直觉得不如别人,暗生自卑,没想到还有可能因祸得福。



       “这个机缘,可以让你一飞冲天,成为新生第一也不为过,毕竟你天赋本就很好,是万古无一的绝世天才,不过……”张悬海口连连,就差没拿出一本“如来神掌”了。



       听到可以成为新生第一,又夸她是天才,女孩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火热,连忙询问:“不过,什么?”



       “不过……”张悬叹息一声,一副良才即将遭到埋没的感叹:“能看出这种机缘的老师整个学院都不多了!加上我,也只有三个,其他两位,三年前就已经不收学生,所以……我也不好帮你开口……”



       “不收学生?”女孩本来抱着很大希望,听到这话眼神略微黯淡了一下,随即想通了什么猛地跳起:“他们不收学生,那老师你……收不收?”



       “我当然还收,只是,你也看出来了,我淡泊名利,也没那么多时间!”张悬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不是良质璞玉,与我有缘,不会轻易答应……”



       噗通!



       话还没说完,女孩拜倒在地:“我知道先生高洁,还请收我为徒!我一定会好好修炼,不丢老师的脸面!”



       张悬心中狂喜,脸上依旧露为难之色:“你我的确有缘,只是……你也看出来了,我喜欢清静……”



       “学生保证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打扰老师!”见他有些不情愿,女孩连忙点头,一脸诚恳。



       “我学生不多,可能资源上比不上其他老师,而且还会受到被人非议……”张悬接着道。



       “这样啊……我听说炼资源很重要……”女孩犹豫了一下。



       老师在学院领取资源,是和教授学生的成绩、数量等诸多条件挂钩的,如果资源不够,修炼将很难进步。



       “咳咳,我是故意考验你才这么说的,既然你心底坚定,诚心认我做老师,我也勉为其难,将你收下!”见她迟疑,张悬立刻打断,连忙道:“身份验证吧!”



       “这……这么快?”



       没想到这位老师变脸如同翻书,快的离谱,女孩微微错愕,接过张悬递过来代表身份的令牌,正在考虑到底要不要验证,就见之前沉着无比的张老师,已经拉过她的手掌,拿出一柄尖刀轻轻一划,一滴血液就落在玉牌上。



       嗡!



       光芒闪烁。



       “啊……”



       女孩发呆。



       刚才这老师不还说要考虑一下,淡泊名利吗?怎么动作这么快,而且……刀子都准备好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学生!”滴血认主,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再次恢复高人模样:“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老师,我叫王颖!”



       知道无法更改,女孩不再多说,一脸萌萌的点头。



       “嗯,拿着身份牌,去领你的被褥、书籍,顺便找自己的住处吧!明天正式上课,来这里找我就行!”



       张悬摆手。



       “是!”王颖点点头,转身离开。



       “呼!成功忽悠上一个!”



       见她成为自己学员,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微微一笑。



       真不容易,要不是网络上看过不少装逼技巧,恐怕今天还真难以成功。



       有了一个学员,就能免遭被开除的厄运,张悬心情放松之下,顿时感觉整个人的精神一瞬间顺畅了不少,盘旋在脑海中前身的那点执念,也在缓缓消失。



       “放心吧,既然穿越成你,会替你好好活的!”



       之前那个张悬因为招收不到学生而死亡,多有不甘,此刻有了学员,最后的坚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此刻,张悬算是完整掌握了这副身体。



       轰隆!



       彻底掌控身体,张悬正想接下来再忽悠几个学生,就感到脑海一震,一道黄钟大吕的声音轰然响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日月盈仄,天地有缺……”



       轰隆!



       各种玄妙的语言,震的他有些头晕眼花,紧接着脑海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上面五个大字闪闪发光。



       天道图书馆!



       推门走进去,无数书架林立,各种书籍无穷无尽,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难道是穿越众的大礼包?图书馆?尼玛,我上辈子是图书馆管理员,不会到了这个世界,还是一样吧!”



       别人的大礼包,不是老爷爷,就是系统,各种牛逼到爆的好东西,自己却是个图书馆,张悬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昏过去。



       图书馆?干鸟?难道以后打架,别人扔剑,我扔书?



       “看看都是什么书?”



       心中无奈,张悬伸手向书架上的书籍抓了过去,想看看这个图书馆到底有啥作用,不过一抓才发现,手掌直接从书架穿过,抓了个空。



       “你在玩我?给个图书馆,却什么书都拿不到,看不成,到底要干什么?”



       张悬满脸无语,欲哭无泪。



       又研究了一会,发现图书馆里的书,全都雾中看花,水中望月,根本拿不到,张悬失去了兴趣,精神退出了识海。



       “该吃午饭了,下午再想办法忽悠两个!”



       抬头看向窗外,日头已经走到正中央,上午一共来了十八个学生,只让一个拜师,概率可真够低的,下午可不能继续这样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个穿越众,如果连一个古人都骗不了,怎么有脸说自己生活在信息大发达时代?



       伸着懒腰走出自己的讲堂,缓步走进学院的食堂。



       和前世的高校一样,洪天学院的食堂十分宽大,足可以让上万学员同时进餐,招收到一个学员,心情大好,张悬多打了几份菜,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大快朵颐。



       “这不是张老师吗?”



       正吃得高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抬头看去,就见一个青年笑盈盈的看过来,没有温暖,反而给人皮笑肉不笑之感。



       “曹老师?”张悬认了出来。



       曹老师叫曹雄,和他一起进入学院,一向喜欢与之攀比,然后借机打击。



       前身就是因为受不了各种嘲讽,才酒醉死亡,让其承受这种压力,这家伙肯定也逃不了干系。



       “今天新生报道,自主选择老师,收获如何?看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应该不错吧!看,这都是我新招的学员,一共十二个,我先带他们吃个饭!然后安排住宿!”



       曹老师脸上带着高高在上之意,向后一指,赤裸裸的炫耀。



       不错,他就是过来炫耀。



       他和张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二人同时进学校,自然难免被人对比评价,后者是失败的典范,他当然要彰显一下优越感。



       他身后果然跟着一群少年,一个个精神抖擞,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



       “诸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张悬老师,是咱们学院的名人,哦,是建校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开创了一个新的历史!”



       曹老师向众人介绍。



       “师资考核得零分?”



       “啊,我来的时候听说了,他教的学生走火入魔,差点废掉!”



       “我也听说了,来之前不少人跟我说了,千万不要选他当老师,否则,不但没办法修炼,还等于自杀!”



       “没想到他就是啊,看起来还挺和善的!”



       ……



       听到曹雄的介绍,一众学员议论纷纷。



       师资考核综合多种因素,多项加在一起,进行统一评分,其中,学生考评也占一部分,只要这位老师有学生,就会有成绩,直接得零分,算是突破历史了。



       “介绍完了?”



       面对众人议论,张悬并不觉得生气。



       得零分的是之前那个张悬,管自己屁事?



       不过,虽然不怎么生气,但对于这位曹老师压低别人,抬高自己的行为,还是十分不爽,随意摆了摆手:“介绍完就可以滚蛋了,别在这里耽误我吃饭!”



       没想到说出他的历史,这家伙没有丝毫出丑的觉悟,还让自己滚蛋,曹雄脸色不太好看,一甩手,露出老师才有的师道威严:“师资考核得了零分,破了学院的记录,你难道就没有丝毫羞耻之心吗?”



       “羞耻?我为什么要羞耻?你也说了,我破了历史,成了名人,新来的学生都知道我是谁,而你呢?”张悬抬手指向,曹雄身后的诸多学员:“你师资考核得了几分?他们知道吗?没来学院前,知道你是谁吗?如果不是拼命拉拢,甚至还请着吃饭,你觉得他们会拜你为师?做为一个老师,一点名气都没有,跟我炫耀,你炫耀个屁啊!”



       “嘎?”



       别人师资考核得了零分,绝对会蒙着头出来,生怕丢人现眼,这位倒好,反而洋洋自得,一脸骄傲,自己没得零分的,反而成了被他鄙视的对象。



       曹雄都快疯了。



       这心脏也太大了吧!关键是……就这种成绩,你到底哪来自傲的资本?



       站在他身后的学生,也一个个面面相觑,彻底懵逼。



       脸呢,脸呢?



       这位老师……也太不知羞耻了吧!



       对于张悬来说,什么羞耻,脸皮,开什么玩笑,他生活的时代,有些明星为了上位,什么丢人干什么!什么夸张做什么,果照、花边新闻、各种门,都不觉得羞耻,他也就师资考了零分而已,根本不算什么。



       曹雄气的脸色泛红:“老师还是要以教导为主,今天我不跟你计较,等你什么时候招到学生,有本事咱们再比比,谁教学生更有一手!”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那个老师真的不错,性格也好……”



       一个呆萌的女声响起,语气中满是迟疑。



       “我的二小姐,你就听我的,临来的时候,少爷都交代我了,让你去拜陆寻老师为师,你偏不听,还故意把我支开,这倒也罢了,拜什么人不好,非要拜他……”



       紧接着一个老者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无奈。



       “那位老师……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他……他人很好的,还帮我指点,说我……好好修炼,能成为年级第一……”女声中还是带着犹豫。



       “还年级第一,真要跟他学,不走火入魔就是好事了,二小姐知道他是谁吗?学院最有名的废物老师,上学期师资考核得了零分……我的小祖宗,你快点退掉吧,不然少爷如果知道肯定会把我杀了……”老者的声音中带着哀求。



       “哥哥!”



       听到老者说起少爷,女孩开始害怕起来,脸色扭曲,不知道该怎么办。



       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正想离开的曹雄眼睛一亮,笑盈盈的看向正在吃饭的张悬:“张老师,这个女孩难道是你刚招收的学生?哈哈,看起来不太妙,人家打算退掉啊!”



       教师可以选择学生,学生也能选择老师。



       如果觉得老师与自己不合适,完全可以将他赐予的令牌退还。



       曹雄的声音很大,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正在讨论的主仆俩,也将目光集中过来。



       “二小姐,他就是你刚拜的老师?”老者目光落在张悬身上。



       “是!”女孩点头。



       老者立刻站起身来,几步来到张悬面前:“张老师,我们家小姐,打算退掉你的课程!”



       “刘老……”没想到老者动作这么快,女孩脸色一红,急忙走上前来,紧接着转头看向张悬满脸歉意:“老师,我……”



       正是张悬刚收的学生,王颖。



       “王颖,你也知道我一向不收学生的,收了你,是和你有缘,你想退掉,白白放弃这么大好机会?你知道多少人都希望成为我的学生,而我却不收吗?”



       张悬当然不能让好不容易到手的名额跑掉,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尼玛……”



       听到他这话,周围知道底细的人,一个个都觉得眼前发黑,快要昏过去。



       大哥,你能要点脸不?还一向不收学生,和你有缘,还多少人都希望成为你的学生……明明是你收不到学生好吧……



       “我,不是……”



       被他质问,王颖连忙摆手,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是!”见二小姐性格不果断,老者刘叔向前一步:“张老师,我们家二小姐,已经决定要退掉你的课程,她不方便说出来,还请你帮忙办理手续吧!”



       “退掉?”张悬眼皮一翻:“你可要想清楚,退掉老师,在学院里可会留下坏名声的,以后恐怕再无老师敢收!你难道要因为自己的任性,耽误你们家小姐一辈子?这个责任你担得起?”



       “这……”刘老一愣。



       学生是可以退掉老师,不过退掉老师,是对老师的侮辱,而且,你能退掉这位,就表明能退掉另外一位,一般来说,有这种“劣迹”的学员,其他老师是不会再收的。



       毕竟师道尊严被人当面侮辱,换做谁都不愿意再接受这种学员。



       而且,接受了,代表打了另外一个老师的脸,大家都是同事,不可能为了一个学生,得罪同僚。



       在学院修炼,没有老师,这辈子就等于废了。



       刘老刚才还气势冲冲,张悬一句话,就让他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只是个下人,万一二小姐因此耽误,他百死难辞其咎。



       “放心吧,你们家二小姐天资不错,我好好教导,肯定会有不错的成绩……”见他动摇,张悬再次展开忽悠大法。



       开玩笑,煮熟的鸭子怎么可能让她飞了!



       “慢着,谁说再无老师敢收?小姑娘,你只要退掉这位张老师,我利马收你为我的学生!”



       张悬的话还没说完,一侧的曹雄向前一步,大手一摆。



       他刚才被张悬折损了面子,这次有机会,哪能放过。



       “曹雄,你要干什么?”



       张悬脸色一沉。



       “干什么?这个好的苗子,不能浪费,如果她要把你退掉,我立刻接收!人家来学院学习,当然要选择最好能给她指点的老师,而不是师资考核得零分的!”



       嘿嘿一笑,曹雄满是得意洋洋。



       “你这是公然抢学生,信不信我告到政教处?”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怄气了,而是公然抢学生!



       学院虽然鼓励老师自主选择,却不提倡这种胡乱抢夺!一旦发生,影响教师之间的感情不说,还会弄的整个学院一团糟,影响风气。



       “抢学生?你言重了,大不了咱们来个现场指点,公平竞争,让学生自主选择,敢不敢答应?”



       曹雄道。



       “现场指点?”



       张悬脸色不太好看。



       他虽然融合了前身的记忆,却没仔细整理过,最多只能把修炼等级搞清楚,要说修炼上的错误,前身都稀里糊涂,更何况现在!



       给别人指点……肯定是比不过这位曹老师的!



       真要比试,必输无疑!



       “怎么?不敢答应吗?学院可是有明文规定的,现场比试,让学生自主选择,就不算抢了!”曹雄轻轻一笑,一甩衣袖,一副云淡风轻,儒雅至极的模样。



       “指点什么?”



       知道今天的事不解决好,好不容易招收的一个学员,也要跑掉,张悬一咬牙。



       老师指点分为许多种,指点修为、武技、修炼中的错误……方向不同,各位老师的擅长也不同。



       “这样吧,这些都是新学员,我们谁都不认识,就让他们施展一套拳法,我们从中看出漏洞进行指点,然后现场测试,谁的进步大,谁就获胜,如何?”



       面对其他老师,曹雄还没有信心,但对眼前这个全校业务倒数第一,师资考核为零的家伙,还是有很大自信的。



       张悬迟疑。



       “不会不敢答应吧?刚才不是吹的很厉害,说什么不少学员想做你学生,你却不收吗?真有本事,就比试一下,不要祸害了人家小姑娘!”曹雄步步紧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