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二三章 连杀塔罗会成员【白银盟清蜉加更9】

作品:《 镜面管理局

       【萌新小木】:这么多?将他们的衣着、方位、模样,详细说一遍。



       【一中彭于晏】:好!第一个穿着浅绿色外套,有些高瘦……第二个……



       很快,彭燕燕将乌鸦刚才拿手机的人,全部说了一遍,六只乌鸦,飞在天空,尽管视野很宽广,但想要短时间内看完一万人的举动,还是有些做不到。



       仅几千人,就找出这么多了。



       48个,有男有女,而且都是外地来的。



       通过镜面,杨毅找到这些人,将容貌全部记在脑海。



       既然是大阿卡那牌,实力肯定超过恐怖级,贸然过去揭穿身份,绝对是找死!



       再说,只是怀疑而已,对方……万一只是障眼法,并不在人群中呢?



       总之,这种级别的大佬,真相隐藏,想要找到,绝对没那么简单。



       做完这些,见时间还早,杨毅沉吟了一下,给通讯录中的6号,发了个信息:需要帮忙吗?



       排到第6位,应该是里最弱,可以看看能不能先把他揪出来。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6号似乎没有任何怀疑,很快就回复了信息:恶魔老大说过,大家各司其职,没有重要事情,不要联系,我可不想挨骂。



       【黑云】: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知道!



       6号愣了一下,片刻后发来信息:也对啊!那好,你过来吧,我在左看台后面。



       “成了!”杨毅眼睛一亮。



       他只是随便发信息,不指望对方能回,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说了自己的位置,绝对算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也有可能对方根本没想到,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杀了同伴,抢了手机,关键还能轻松解锁……



       知道对方所在的位置,杨毅也不停歇,绕过人群,向左看台小心翼翼的走去,不一会来到后面。



       刚来的学生,几乎都在广场,这地方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



       同样是一排房屋,念力微风一般,轻轻扫过,果然看到一个房间里,端坐着一位少年,正用匕首,在一根柱子跟前不停的乱挖。



       杨毅来到跟前,轻轻敲门。



       这人看了一眼,将门打开,连忙把他拉了进去。



       “自己的活忙完了?”6号疑惑的看过来。



       并未着急回答,杨毅向对方看去。



       和他差不多,同样十七、八岁的模样,带了个帽子,好像没什么头发。



       秃头?



       难道是张振说的那个?



       杨毅满是古怪。



       不会他那位傻同桌运气这么好吧,吃个自助餐,就能遇到小阿卡那牌?



       当然,自己和赵乐的运气也不差,直接给人家摸到家里来了……



       以下为防、、、盗版。————



       防——盗——



       防盗,,不用看



       过一会刷新一下就好。。稍等。。。



       028390790485不用看。。。。



       2点,凌晨。



       “这么晚了……”



       透过窗外的灯光,一个头发蓬松的少年扫了一圈:“人呢?”



       宿舍六人,一觉醒来,怎么一个都没了?



       从床上坐起,正想出去找找,就听门外响起了“咚”的一声,似乎有人用力踹了过来。



       “谁啊?大半夜的……”



       略带不悦,少年将门打开。



       昏黄的廊灯,忽明忽暗,将如墨的夜色,撕的粉碎,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仿佛刚才的敲击,是一种错觉。



       疑惑的向隔壁看去,一层楼,几十间屋子,全部房门大开,什么都没有。



       心中一紧,仔细确认了半天,才发现一个事实,整栋楼竟然只有他一人!



       学校宿舍楼,又不是假期周末,走一、两个可以理解,这么多同时不见,发生了什么?



       忽然——



       当啷!



       垃圾桶倒地的声音,撕开了安静的外衣,紧接着,紧张而急促的喘息和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道内响起。



       略带紧张,少年并未过去,而是情不自禁的往宿舍方向退去。



       还没来到跟前,就感觉有人打开了窗户,随即,一阵风吹来……



       嘭!



       房门重重关上。



       没带钥匙,就没办法回去,越想越气,少年一脚踹了上去。



       咚!



       就在此时,门内一个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谁啊?大半夜的……”



       “……”



       汗毛炸起,少年全身冰凉!



       他可以确定,宿舍除了他,没有其他人,那……声音从哪里来的?



       最关键的是……



       无论音调还有措辞,都十分熟悉。



       和他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哒哒!



       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人走来。



       身体轻颤,少年几步冲到楼道。



       强压住心脏的剧烈跳动,四下看去。



       楼道直通大门,凉风“呼呼!”吹来,让人睡意全无,昏黄的灯光下,半个人影都没有,刚才“倒地”的垃圾桶,此时安静的矗立在原地,没有一点挪动的痕迹。



       掌心流出汗水。



       刚才百分百听到垃圾桶倒地了,也百分之百肯定,楼道内,有人急速喘息……



       怎么会什么都没留下!



       幻听?



       亦或……



       闹鬼?



       吱呀!



       廊道传来声音,少年伸头看去,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宿舍门前,四处观望,像是在寻找敲门恶作剧的家伙。



       另一个他!



       捂住嘴巴,他感觉心脏快要跳出胸膛。



       诡异!



       匪夷所思!



       缩回脖子,知道不逃离这里,肯定还会发生更加离奇的事情,咬紧牙齿,少年笔直向楼道冲去,才走了一步,大腿一疼。



       当啷!



       垃圾桶被撞到在地。



       回忆起刚才听到的声音,再难遏制紧张,急促喘息,飞快的冲了出去。



       不敢待了!



       一秒钟都做不到。



       楼前,是一片不大的小树林,路灯几乎全部坏了,只剩下一处,像是夜空中悬挂的孤星。



       同样空无一人。



       初秋的风,有些微凉,想到什么,少年心脏一沉。



       不对!



       如果宿舍内、楼道内的声音,都是他自己发出来的,也就表明……陷入了一个古怪时间循环!



       想要自救,只有打破眼前的局面,不然会一直继续下去,永无终止。



       “猜测若是真的,还会从门内,跑出另外一个我……”



       有了想法,少年反倒没刚才那么紧张,钻进了不远处的小树林,隐藏在一片浓密的枝叶下,屏住呼吸。



       时间不长,果然,一个身影冲了出来。



       光线太弱,看不清容貌,可以肯定,绝对是自己,体型一模一样,如同照镜子。



       尽管早有准备,还是难掩心中的惊骇,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无意中,目光扫过脚下……头皮顿时炸开!



       他背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影!



       也就是说,脚下不仅有他的影子,还有另外一个,紧挨在身后,看距离,连一米都没有。



       汗毛乍起,少年急忙转身,嘴巴一热,被一个手掌捂住。



       拳头捏紧,正想反击,看清对方的容貌,忍不住松了口气。



       舍友,杨毅!



       他怎么在这?



       又如何来到他身后,而不被发觉?



       不理他的疑惑,杨毅压低声音:“我知道你很奇怪,我也很奇怪,猜的不错,你应该陷入了某种时间循环,想要破除,只有一个办法……回到宿舍,有人敲门的时候,不再去回答,也不要开门!”



       沉思了一下,少年点头。



       循环时间的起源,就是询问了谁敲门,只要不回答,应该会终止。



       知道不去做,将会一直继续,二人绕过了树林,沿着宿舍楼的后墙,来到了窗户下面。



       这样就不会和重复的自己遇上,避免出现不可掌控的变化。



       听到“自己”推门出去,少年打开窗户,悄无声息的钻了进去。



       房内,空空如也。



       窗户内涌来的风,将房门吹上,紧接着,外面传来脚掌踢门和愤怒的呵斥。



       少年屏住呼吸,不再回答。



       果然,再没了动静,好像所有的循环,都已消失。



       松了口气,少年这才觉得浑身酥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杨毅同样笑了起来。



       “谢谢……”



       知道不是这位舍友,可能还要继续混乱,刚想将感激的话说出来,少年突然愣住。



       见到对方后,并未说过循环的事,也没说过在宿舍的经历,这家伙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



       好像亲身经历了一般?



       不对劲!



       正在想要不要询问一下,目光落在地面,瞳孔再次收缩。



       床板下方,横躺着一副尸体,脑袋被切了下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似乎直到临死,都不敢相信。



       看血液的凝固程度,至少死亡超过两个小时了。



       而容貌,正是……不远处一脸微笑的杨毅!



       两个杨毅,一个站在面前,一个躺在床下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浑身颤抖,少年起身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去。



       “你发现了?”



       看出了他的紧张,杨毅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掌心多出一柄匕首:“那就死吧!”



       呼!



       刺了过来。



       “你……”



       知道躲不过,只有死路一条,少年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僵持片刻,把匕首夺了过来,闭着眼睛劈去。



       咔嚓!



       对方的脑袋,落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瞪大,临死都不敢相信被人反杀。



       反应过来,少年不断颤抖:“他竟然是我杀的……”



       出现时间循环就很难理解了,结果还杀了人……



       剧烈的紧张,让他一阵阵眩晕,正不知如何是好,一个悠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杨毅!”



       “杨毅!”



       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少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内。



       宿舍、寒夜、鲜血、尸体……全都不见了踪迹。



       一位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小声喊着舍友的名字。



       身体一震,转过头来:“杨毅在哪?”



       难道……是一场梦?



       这位杨毅并没死?



       那样的话,就不是杀人。



       同桌皱眉:“你不就是杨毅吗?”



       说着,递来一面镜子。



       随即,少年看到了“舍友”的脸——清晰至极,眼睛瞪圆,带着惊恐,与床底的那个头颅,一模一样。



       身体僵住,干瘪的声音,从喉咙中一点点的吐出,带着紧张和难以置信。



       “我是……杨毅?”



       他……竟然就是那个被自己杀死的舍友!



       “你一直都是杨毅啊,不会又忘了吧!”



       同桌翻了翻白眼。



       脑中“轰!”的一声,无数记忆相互融合,少年身体僵硬。



       原来是梦!



       他的确是杨毅,今年十八岁,郯城二中高三班的学生,同桌兼死党张振,是个体型略胖的少年,额头有些大,人送外号:南极仙翁。



       上课睡觉,一直都是对方打掩护。



       “我刚才睡了多久?”杨毅问道。



       “大概半小时吧!”



       看了一眼手腕上廉价的电子表,张仙翁一脸古怪:“好像比以前长。”



       虽不知噩梦内容,同桌的不对劲,还是知道不少的。



       每次都在二十分钟左右,十分准时,这次却多了一些。



       不再说话,杨毅脑海中封存的记忆,浮现了出来,不知过了多久,叹息一声。



       三年前,一次车祸,被撞的凌空飞起,砸在了一面镜子上,亲眼看到,许多映照倒影的碎片,钻入了体内。



       后来,医生开刀清理时,奇怪的发现,这些镜片,全都不见了!



       X光照了好几遍都没找到,最后只能归结……看错了!



       当时身体健康,也就没当回事。



       结果……从那以后,噩梦就开始了!



       只要一睡觉,就会陷入类似刚才的梦境,每天杀死自己一次,还会忘掉名字,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患了什么精神分裂的疾病。



       CT、核磁做过好几次,心理医生也偷偷看过,结果都很统一,十分健康!



       故意熬夜、跑步把自己累个半死、吃褪黑素、用板砖敲脑门……



       各种方法都用过,全部没用。



       只要睡觉,噩梦就会准时出现,一天一次,从不缺席,到今天……刚好第1080次了!



       连续三年,每天都杀死自己,不是心态好,肯定早就崩溃了,即便如此,也感觉到了极限。



       不知还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



       ……



       ……



       距离地球400公里左右的寂静空间,城堡一样的人造钢铁卫星,以恒定的速度缓缓飞行。



       天宫空间站!



       目前,全世界先进的太空探索基地。



       此时,背离地球方向的【深空探测室】,两位宇航员看着眼前最先进的机器,眉头皱紧。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报警,但检查了所有设备,没有任何问题。



       “难道……”



       负责实验的宇航员脸色一变:“打开成像仪!”



       站内搭载的望远镜,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光学设备,而是可以采集电波、辐射的【天眼Ⅶ号】。



       不打开成像仪,即便是他们,都不知探测到了什么。



       “是!”



       另一位宇航员打开按钮,眼前的屏幕上,立刻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这、这不可能!”



       “天哪,这不是真的!”



       头皮炸开,两位宇航员,骇然变色,随即颤抖,声音急促:“呼叫地球,快,呼叫地球……”



       “是一面镜子,一面、一面大到看不见边界的镜子……”



       ……



       ……



       不再胡思乱想,杨毅拿起书本。



       噩梦是很难坚持,但对于他来说,更大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高考。



       只有不到一个月了,以他的成绩,专科都难。



       没办法,谁天天做噩梦,而且还是杀死自己的那种,肯定也没精力好好学习。



       别人考不上,可以想其他办法,他不一样,父母地地道道的农民,学费基本靠勤工俭学,虽然不想承认,却也知道,高考是唯一一次,公平改变命运的契机。



       一旦错过,再想找到类似的,几乎不可能了。



       很快,发觉了不对劲。



       平时噩梦结束,脑子昏昏沉沉,这次却格外的清醒,记忆力似乎变得更好了,很多地方,看上一遍,就能记住个大概,不少难以理解的习题,也能轻松搞明白。



       解题的速度同样变快了,以前容易做错的地方,可以很清晰的察觉出问题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