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1章 长生会【08】月考成绩,墨倾倒一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怎么,给你脸了?”



       闵昶轻描淡写一句话,直接让墨随安破了防。



       虽然是一个班的,但墨随安跟闵昶就是两路人,他是成绩好、出身好的那一拨,闵昶不过是个没钱的穷学生罢了,平时他们互不打扰。



       没想,闵昶这种事不关己的人,这会儿竟是帮了墨倾。



       墨随安脸上挂着嘲弄的笑:“就她这种不知被多少人穿过的破鞋,你也要?”



       说完,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他又补充道:“也是,说不准你跟她一类人。”



       他话音刚落,闵昶蓦地抬腿踹了脚他的膝盖窝,他吃痛地闷哼一声,下意识跪倒在地,正好跪在墨倾和闵昶面前。



       闵昶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气定神闲地羞辱:“说错了话,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



       “你踏马——”



       墨随安忍着疼痛,凶狠抬头,手掌猛地握成拳。



       这时,墨倾忽地向前一步,一脚踩在了墨随安的手背上。她用的力道不轻,顿时疼得墨随安龇牙咧嘴的。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可,没完。



       在微微俯身的那刻,墨倾手指捏着一枚银针,迅速地在墨随安肩上扎了一下,墨随安顿时觉得半边身体失去了知觉。



       墨倾警告:“嘴巴放干净一点,小心遭报应。”



       她将脚移开。



       失去半边身体感知的墨随安,此刻震惊地睁大眼,茫然又恐慌,完全不关心墨倾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呆滞地半跪着。



       旁人一阵诧异,不明所以——咋就怂了?



       墨倾转过身,朝闵昶伸出手:“给我。”



       “哦。”



       闵昶也被墨倾这一出惊到,暗自猜测她做了什么,然后乖乖地将两瓶酸奶交给墨倾。



       墨倾拿着酸奶离开了。



       闵昶打量墨随安一眼,就回了自己位置。



       至于墨随安,僵着身体在地上跪了片刻,被好些学生围观,最后是被几个朋友扶起来,才一瘸一拐地回到位置上,算是被看了个笑话。



       墨随安觉得自己见鬼了。



       身体渐渐恢复知觉时,他想到墨家那一桩泡汤了的大生意,又想到刚刚因墨倾和闵昶丢脸的事,恨不得掀了课桌。



       可他没想到,接下来的月考成绩,又给了他重重一击。



       *



       上周的月考成绩是大课间做操时出来的。



       做完操回来,学生们见到公告栏上的月考成绩,纷纷围了上去,然后被排在第一位的“闵昶”惊掉了下巴。



       “闵昶第一?温迎雪第二?墨随安怎么掉到第十了!”



       “第一易主了?墨随安遭遇滑铁卢啊!”



       “没想到,我以为第一不是墨随安就是温迎雪,这姐弟俩肯定能包揽前二的。”



       “闵昶爆冷门啊!”



       “他平时也在年级前三十啊,成绩一向很稳的。估计这个暑假发狠了。对了,墨倾呢?”



       “墨倾……”



       ……



       墨倾被宋一源拦在了教室门口。



       宋一源一脸痛心。



       “祖宗,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宋一源举着成绩单,痛心疾首地质问墨倾。



       七班倒数第一。



       门门没及格,门门是倒数。



       “我本来想交白卷的。”墨倾瞧了眼宋一源,很给面儿地解释说,“看在你的份上,写了一点。”



       宋一源噎了一下,下意识反问:“我还得感谢你?”



       “不客气。”



       “……”



       宋一源要炸了。



       ——我没想感谢你,你能不能听懂人话!



       宋一源气得原地转圈,他深吸了口气,用手敲着成绩单,气急败坏地问:“你还想不想考大学了?”



       “观察期对我有这要求?”墨倾淡声问。



       你不考大学也不能拖累我们班的平均分啊!



       宋一源抓狂。



       他缓了缓情绪,把墨倾带到一边,谆谆教导:“你想过你过了观察期之后的生活吗?到时候你总得过正常生活吧?要自力更生吧?融入我们这个世界,学历很重要,不然你只能去工地搬砖。祖宗,你要为获得自由后的日子做打算……”



       “霍斯说上大学可以找关系。”



       墨倾一句话把宋一源噎得死死的。



       “他……不是,这人……操……”宋一源被霍斯气疯了,不顾教师身份直骂脏话,“他是不是有病!这也能找关系的吗?!”



       “你跟他说去。”



       墨倾无所谓地摆手,留下怀疑人生的宋一源,淡定回了教室。



       宋一源郁闷得想拿脑袋撞墙。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啊啊!



       ——霍斯这助纣为虐的混蛋,在无底线溺爱墨倾的时候,有想过他的特级职称吗?!



       *



       一次月考,闵昶和墨倾都成了话题人物。



       闵昶翻身成年级第一,成了全年级老师表扬的对象。



       墨倾凭一己之力拉低七班平均分,把七班拖成了倒数第一,人人得以诛之。



       七班三分之一的学生明着骂墨倾,三分之一的学生背着骂墨倾,剩下三分之一的学生,跟他们班主任一样,琢磨着怎么给墨倾补习。



       奈何墨倾油盐不进,上课看的还是课外书。



       放学后,墨倾接到了霍斯电话。



       本以为霍斯是问月考成绩的,结果霍斯张口就说:“放学了吗?我在你们学校门口。沈祈想当面跟你道声谢,你这边方便吗?”



       “方便。”



       正好,墨倾也想知道,她的《中草药奇效配方·上》和跟她脚踝纹身一模一样的图案,为何会在沈祈手上。



       她不确定能马上得到答案,但沈祈这个人还是得接触一下。



       跟霍斯聊完,墨倾给澎忠去了通电话,让澎忠不要来接自己了。



       澎忠应了:“好的。”



       墨倾想挂断电话,但澎忠又说:“墨小姐,考试没考好,下次还可以努力。逃避一时半会儿,可以理解,但一直逃避也没必要。你调节好心情就早点回来吧。”



       墨倾无言以对。



       一个两个光逮着她成绩说事。



       考试有这么重要吗?



       “江爷大概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惨的成绩。”澎忠尝试着开解墨倾,“你放心,你这成绩对他的冲击,比对你要大。”



       “……”



       墨倾忍无可忍,把电话挂了。



       *



       第三医院。



       霍斯把车停好后,跟墨倾一同进了住院楼。



       “宋一源说你月考没发挥好。”在上楼时,霍斯也提起了这个话题。



       “嗯。”



       墨倾眉眼已经染上些微不耐。



       “你是去适应环境的,不用管成绩怎样。”霍斯一如既往地站在宋一源对立面,“宋一源只想着他的特级职称,他要跟你说些有的没的,听听就过去了,别放心上。”



       “哦。”



       墨倾也确实没把宋一源的话放心上。



       聊了几句,都是霍斯在强调“你的成绩不重要,基地可以养活你”,以此来宽慰墨倾。



       终于,他们俩来到沈祈的VIP病房前。



       霍斯抬手想敲门,但手指还未触及到门,就见门伴随着一阵轻微响动,开了。



       “霍哥,你来了,我刚想去给沈祈接点热水……”姚佳佳还穿着校服,说话时脸上带着笑。



       然而,在她瞧见站在霍斯身后的墨倾时,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笑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