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4章 长生会【11】对付长生会,合作吗?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闵昶站在茶几对面,并没有落座。



       他敛了敛神情,说:“长生会是一个自十余年前就成立的组织,以‘长生不老’为目标,给东石市一批为此痴迷的富豪和精英洗了脑。当然,内部也有些想通过这群人牟利的。”



       墨倾吹了吹茶水,饶有兴致地挑眉:“长生不老?”



       “对。”闵昶觉得这事很荒唐,“他们追求‘长生不老’,用的不是科学办法,而是找寻一些偏方,就像聚元粉。他们招揽能人异士,都是些坑蒙拐骗的药师。此外,他们还在寻找一本叫《中草药奇效研究》的书的下落,不知道哪个江湖骗子写的,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诓人的。”



       闵昶话音刚落,就见墨倾手指一弹,一颗花生米击中闵昶的膝盖。



       闵昶躲闪不及,痛苦地揉着膝盖。



       他朝墨倾投去困惑的目光。



       墨倾淡声说:“好好说话。”



       “……哦。”闵昶不知自己哪里没好好说话,无辜极了,但也只得在墨倾示意下继续讲述,“我弄到了长生会的名单,确实有一部分在东石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谁牵的头?”



       “一个叫吕成道的老头,是他们组织的精神领袖。”闵昶解释说,顿了顿又补充道,“吕成道的来头我还没查到。只知道他在长生会威望很高,所有人都对他言听计从。”

一秒记住m.soduso.cc

       墨倾微微颔首,将茶杯搁下后,问:“聚元粉呢?”



       “聚元粉确实跟姚佳佳有关系。长生会昨晚已经找到姚佳佳了,今天姚佳佳请假没来上学。”



       墨倾单手支颐:“安全吗?”



       “安全,她一直待在家里。”闵昶顿了顿,“我查了下姚佳佳,她是第一附中的前身,也就是君德高中的第一任校长,姚德轩的后代,她家从未出过学医的,她是不是药师这事,存疑。”



       听到“姚德轩”这名字,墨倾眉目微动,只是一瞬功夫,情绪就掩去了。



       东石市还是一如既往的小,遍地都是熟人的后代。



       墨倾又倒了一杯茶水,继续听闵昶讲着长生会的事。



       茶水尽,闵昶说得也差不多了。这时,医馆里来了人,有个女生脆脆地喊了句“有人吗”,听起来有些耳熟。



       墨倾和闵昶对视一眼,随后,一起离开会诊室来到大堂。



       说曹操,曹操到。



       出现在大堂内的,正是扎着马尾的姚佳佳,她提着一堆礼品瓜果和补药,见到有人出来扬起笑脸就喊:“闵昶——”



       然而,在见到闵昶身后的墨倾,笑容一瞬就僵住了。



       她的表情垮得很利索。



       “有事吗?”闵昶问。



       “我……”姚佳佳哽了一下,视线在墨倾身上停顿一瞬,随后重新端起笑容,“来看看你。这是给你爷爷带的,算我一份心意。”



       闵昶看都没看一眼,冷淡地说:“用不着。”



       墨倾觑了眼闵昶。



       有了她的警告,闵昶微微拧眉,态度稍稍好转了些:“有事就直说吧。”



       姚佳佳都要愁死了。



       她也想直说啊,可墨倾在一旁杵着,她怎么开得了口?!



       “哪有什么事啊,”姚佳佳笑得很灿烂,继续说,“我是听说你爷爷身体不好,来探望一下。你一个人打理医馆挺辛苦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有。”



       没等姚佳佳把话说完,墨倾就在一旁搭了腔。



       姚佳佳眨眨眼,一脸莫名。



       ——跟她说话了吗,她来裹什么乱啊?!



       “正好,新进了一批药材,还没往药柜里搬。”墨倾理所当然地给了明示。



       姚佳佳当然听明白了,可她不服气,瞪着眼睛看墨倾,无语道:“你自己没手吗?”



       “有啊。”墨倾在前台坐了下来。



       俨然一副“我的手可不是拿来搬药材的”的娇贵架势。



       姚佳佳气得想暴走。



       偏偏闵昶这时冷然地看向姚佳佳,说:“你可以不搬。”



       姚佳佳有事相求,此刻听得闵昶开口,当即冷静了些许。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瞪着墨倾咬牙切齿地说:“搬就搬!”



       ……



       药材是墨倾要求闵昶新进的。



       原本医馆没什么生意,药材摆着还占地方,所以等药材陆续买完后,闵昶就没有进货了。不过墨倾见不得医馆没药材,所以让闵昶把药材都补齐了。



       反正闵昶通过卖墨倾的针灸针,在江齐辉这个冤大头这里坑了一大笔钱。不缺这点药材钱。



       这不,药材刚到,还没来得及整理。



       姚佳佳看到堆积成山的药材,脸都绿了,但是眼下情况也不能甩手走人,她只得咬牙开始整理药材,逐个往药柜里放。



       墨倾坐在前台喝着茶水翻阅书籍,时不时还指挥姚佳佳几句,把姚佳佳气得火冒三丈,偏生又不能发作。



       “你怎么看?”闵昶拿着一瓶酸奶过来,低声询问墨倾。



       墨倾放下书,拧开酸奶喝了口,随后问:“你觉得你有什么可图的?”



       闵昶默了一秒,说:“情报。”



       他当然不会觉得,姚佳佳就是冲着他这人来的。浩浩荡荡的追求行动,不过是姚佳佳计划中的一环,只是他没按照她的剧本走。



       “八九不离十。”墨倾翘着腿,往椅背上轻倚着,懒懒望向笨拙地对比药材的姚佳佳,“她对药材并不熟。”



       姚佳佳背后肯定有人。



       至于那个人是谁,墨倾也能猜到几分。



       闵昶盯了姚佳佳片刻,沉声问墨倾:“你想怎么办?”



       “等着。”



       墨倾唇角轻翘,重新拿起书本。



       ……



       过了约摸两个小时,姚佳佳终于忙活完了,



       她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头看到悠闲坐在前台嗑瓜子的墨倾,整个人当即暴走:“你这人怎么回事,大晚上的还打算赖在他家吗?”



       “你不一样?”墨倾悠然反问。



       “我……”我跟你这种恋爱脑怎么会一样!



       姚佳佳气都要气死了。



       她是想找闵昶单独聊聊的,结果出现了墨倾这么个缠人精,在学校缠着就罢了,还成天在别人家里待到这么晚,这人就不害臊的吗?!



       墨倾淡淡地瞧了她一眼:“过来。”



       姚佳佳怒火中烧:“我凭什么听你的?”



       闵昶正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下单酸奶,听到姚佳佳这话,语调冷淡地提醒:“你最好听她的。”



       艹。



       姚佳佳心里已经爆脏话了。



       要不是她图闵昶手上的情报,她才不会缠上这么个家伙呢!



       什么人呐!



       憋了一会儿,姚佳佳最终还是选择妥协,走向墨倾。停在前台时,她皱起眉,硬声硬气地说:“你想干嘛。”



       姚佳佳是极其不爽的。



       然而,墨倾接下来一句话,就清空了她所有情绪。



       墨倾问:“对付长生会,一起合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