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2章 长生会【09】闵昶转班,全校震惊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墨倾!你来这里做什么?”



       姚佳佳下意识挡在门口。



       此刻的她,与其说是愤怒和敌意,倒不如说是警惕和防备。



       “你们认识?”霍斯先开了口,在打量了二人一眼后,跟姚佳佳介绍,“她是我请来的。”



       “……哦。”



       虽然很不喜欢墨倾,但毕竟是沈祈哥哥请来的,姚佳佳不好再给脸色,只得不情不愿地应了。



       她跟霍斯说:“我去接点热水。”



       霍斯又问:“能再买些吃的上来吗?”



       姚佳佳愣了下,狐疑地瞧了瞧墨倾,尔后正色地点头:“可以。”



       她拎着热水瓶离开了。



       路过墨倾时,还瞪了墨倾一眼。

http://m.soduso,cc首发

       墨倾对此不痛不痒,觑了眼她的背影后,问霍斯:“她跟沈祈什么关系?”



       “她是沈祈的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自沈祈住院后,她每个周末都会来医院。”霍斯解释,“沈祈醒后,她来得比较勤快。”



       墨倾“哦”了声,若有所思。



       ——聚元粉,《中草药奇效配方》。这不就联系上了么?



       霍斯和墨倾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在床上躺了一年多,虽然一直有专业护工帮沈祈做康复训练,但醒后她还是很难下地行走,需要再进行一段时间的复建才行。



       此刻,她躺坐在床上,身后倚着枕头,手背插着针,正在输液。



       门开时,她侧首看过来,长发从肩头滑落,皮肤苍白如纸,瞳仁漆黑明亮。她看起来很安静,可眉眼里却透着股劲儿,与沉睡时比多了些许鲜活。



       “哥。”沈祈先是跟霍斯打招呼,然后看向墨倾,声音乖乖的,“你好。”



       “你好。”墨倾很自然地走过去,将手搭在沈祈手腕上号脉,几秒后说,“没什么问题,好好休息做复建就行。”



       “谢谢。”沈祈跟她道谢,随后略带试探地看着她,“听我哥说,你是中医?”



       “算吧。”墨倾答得含糊。



       “谢谢。”



       沈祈又一次道了谢。



       墨倾活动着手腕,语调淡淡地吩咐霍斯:“你去买点吃的。”



       这借口跟霍斯找的一样。



       无非就是把人支走罢了。



       霍斯犹豫了下,觉得墨倾不至于背着他伤害沈祈,于是给了墨倾一点信任,说:“……我去走廊站会儿。”



       “随便。”



       墨倾无所谓地说。



       霍斯不是个磨磨蹭蹭的人,既然答应了墨倾,就没有再在病房停留,而是在给了沈祈一个眼神后,就离开了病房。



       门被霍斯关上后,病房一下就安静下来。



       墨倾不急着说话,而是踱步来到窗前,把窗户推开。没了隔音屏障,外面的喧嚣和清风瞬间拍进来,浩荡入侵。



       墨倾回身看向沈祈,挑眉开口:“《中草药奇效配方》,你的?”



       “嗯?”沈祈眨眨眼,似是有些疑惑,她顿了两秒后恍然道,“你说那本书?”



       “嗯。”



       墨倾眼睑微垂,视线暗藏打量。



       沈祈跟她视线对上。



       气氛有一瞬的焦灼。



       “书是我在离子巷淘到的。”将视线一收,沈祈随意地整理着被子一角,口吻轻描淡写的,仿佛在说一件小事,“里面还夹着一张奇怪的图案。”



       答得天衣无缝,顺便把纹身图案的事情,一并解释了。



       正因如此,并不可信。



       墨倾没有揭穿,只是饶有兴致地问:“你跟霍斯也是这么说的?”



       “他确实问过,我实话实说。”沈祈神情坦然,微顿后又温吞地补了一句,“你想要书的话,我可以给你,就当是谢礼好了。”



       她对那本书的态度,仿佛那书不值一提。



       于是,墨倾随意笑笑:“你留着吧。”



       外面有车辆驶过,按了两下喇叭,鸣笛声刺耳。



       墨倾往窗外看了眼,见到梧桐树枝繁叶茂,半遮了行人和车辆,树叶在夕阳余晖里熠熠生辉。



       对于《中草药奇效配方》和纹身图案的事,墨倾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在稍微试探一下后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急。



       ——只要人醒着,就会有答案。



       墨倾没有在沈祈这里逗留多久,等到姚佳佳回来后,她从姚佳佳买的小吃里挑走一小半,然后跟霍斯说:“送我回去。”



       “嗯。”



       霍斯理所当然地点头。



       姚佳佳在一旁气得脸都绿了。



       ——她特地给沈祈和霍斯买的小吃,谁都没动呢,就被墨倾这土匪给抢走了一半!



       ——这人要不要脸的!



       “味道不错。”不要脸的墨倾咬了口烤土豆,还贼气人地问姚佳佳,“哪儿买的?”



       姚佳佳气得想骂人,可在沈祈和霍斯的注视下,她只得乖乖说出店铺位置。



       墨倾便心满意足地拎着小吃跟霍斯离开了。



       姚佳佳愤愤地瞪着她的背影。



       “阿祈,你跟你哥欠了她什么吗,干嘛都依着她?”姚佳佳在剩下的食物里找到一份双皮奶,抱怨道,“她在我们学校名声可不好了。”



       墨倾放学后就来了医院,没来得及换衣服,穿得还是校服。



       沈祈一见墨倾的穿着,就认出墨倾是第一附中的学生——但是,她肯定没有见过。



       像墨倾这样长相和气质都特殊的人,沈祈若是在学校里见过,绝对会印象深刻。



       所以,沈祈合理推测:“她是新生还是转学生?”



       “转校生。”姚佳佳在床边坐下,一手举着双皮奶,一手拿着勺子,“你最喜欢吃的双皮奶,我喂你吃两口。”



       在给沈祈喂食物的同时,姚佳佳也没有闲着,将墨倾在学校那档子事全说了。



       沈祈听完倒是没什么反应,有时眼里还闪过一抹趣味。



       “你手上一股药味儿,是聚元……”沈祈嗅到她手上药味,眉轻皱,立马明白过来,“你动过那本书了?”



       姚佳佳立马怂了:“我就试着调了一下……”



       沈祈敛了敛眉目,眼神不再柔和了,平静地语气里裹着一丝危险气息:“姚佳佳。”



       “我错了。”姚佳佳哆嗦了下,一秒没撑住,赶紧交待,“我这不是一直怀疑你车祸的原因吗,寻思着肯定是你得罪人了,所以……”



       “所以?”沈祈眯起眼。



       “我暑假来看你,见到那本书,还有里面夹的纸,霍哥说是你的。正好,纸上的图案跟一个长生会的组织纹身图案吻合,我就寻思着会不会是他们对你下的手,就想查个究竟嘛……”



       沈祈冷静地问:“然后呢?”



       “这个长生会,好像追求长生什么的,招揽各种能人异士。我听说有个中医,因为有延年益寿的药方被他们重金邀请。我正好见你那书上有很多这方面的配方,就挑了那个聚元粉试了一下,结果还不错,然后我就拿着在离子巷传播。”



       说到这里,姚佳佳感觉沈祈的表情越来越冷了,她缩了缩脖子:“现在已经吸引到长生会的注意了。但你放心,我做了伪装的,而且自你醒后,我也没有再去离子巷了。”



       沈祈沉默着。



       一时不知该说姚佳佳鲁莽,还是该庆幸她醒得还算早。



       不然姚佳佳迟早得把自己玩死。



       良久,沈祈说:“不是长生会。”



       “什么?”



       姚佳佳眨眨眼,有些迷茫。



       沈祈又说:“对我下手的不是长生会。”



       “那你知道是谁咯?”姚佳佳说着将双皮奶一搁,便要撸袖子。



       沈祈淡声说:“不知道。”



       “……”



       姚佳佳刚刚腾地一下起来的火焰,又因沈祈这三个字,被浇灭了。



       过了半晌,沈祈交代她:“你先不要去离子巷了。长生会要是找上你,你就说制药人是我。到时我来处理。”



       “……喔。”



       姚佳佳抿了抿唇,瞧着虚弱地输液的沈祈,有些懊恼。



       *



       墨倾被霍斯送回江刻家时有些晚。



       墨倾想到澎忠的叮嘱,本以为江刻会拿着成绩单嘲笑她一番,结果进门后根本没见到江刻身影,陈嫂说他出差了。



       于是,墨倾毫无心理负担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墨倾跟往常一样去上学。



       学生也跟往常一样,对她指指点点的。只是,议论的重心从“冒名顶替假千金”变成了“以一己之力拖垮七班平均分”。



       她踏进七班教室,里面响起奚落声。



       “哟,还以为某人不来上学呢。反正来不来都一样。”



       “我寻思着怎么着也得来个‘退学请罪’才能说得过去啊。”



       “想什么呢,人家来七班可是报仇的。可怜我们宋老师,造的什么孽哦。兢兢业业陪了我们两年,在功德圆满之前被人塞进来了个叛徒。”



       ……



       几个学生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没有明着讽刺墨倾,可指向却非常明确,长了耳朵的都知道他们在说谁。



       墨倾揉了揉耳朵。



       她倒是没放心上。



       可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喧哗声,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



       墨倾往后退了一步,抬眼看去,赫然见到闵昶搬着一套桌椅,肩上背着书包,气定神闲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一层楼的教室门口都挤满了好奇张望的学生。



       “发生什么事了?”



       “闵昶转班了!”



       “为什么呀?三班不好吗?他是要去七班?”



       “为了爱呗!”



       ……



       在诸多议论声中,闵昶搬着桌椅从前门进来,在七班同学震惊又懵逼的注视下,把墨倾位置旁的桌椅往后一挪,然后把他自己那套桌椅放了进去。



       俨然是要当墨倾的同桌。



       “……”



       七班同学集体麻了。



       ——您几个意思啊?



       ——还能不能让他们好好嘲讽墨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