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0章 长生会【07】闵昶维护:给你脸了?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月考考得怎么样?”



       “……”



       墨倾神情僵了一瞬。



       江刻唇角极轻地翘起:“月考成绩出来后,你们学校会组织家长会。我会参加。”



       “为江齐屹?”墨倾皱眉。



       江刻正经地说:“为你。”



       “……”



       墨倾微顿。



       江刻又说:“希望你的成绩不会让我失望。”



       没有接话,墨倾将桌上的书本往旁一推,举着托盘的手落下,将托盘搁到江刻面前,然后说:“喝鸡汤。”



       江刻当即了然。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看来她考得并不怎样。



       *



       接下来两天是周末,墨倾依旧在地下市场闲逛。



       每次去时,她都会留意一下江刻先前摆摊的地方,但摊子仍是那个摊子,老板却换了一个人。一连两日,她都没在地下市场遇见江刻。



       周一,墨倾被司机澎忠送往第一附中。



       停车时,澎忠嘱咐:“江爷说,月考成绩出来了,记得跟他说一声。”



       墨倾就当没听到,一句话没应,下车关门。



       她拎着书包扬长而去。



       澎忠有种不祥的预感——一看就是月考没发挥好的样子。



       ……



       距离上课还有点时间,墨倾将书包往课桌上一扔,掏出手机给闵昶发消息,之后径自去了三班教室。



       刚接近教室,就听到里面一片起哄声。



       墨倾定在教室后门,抬眼看去,视线定格到闵昶身上。



       闵昶的位置贴着墙,此刻他被那个叫姚佳佳的女生堵住去路。他站着,往后倚着墙,手揣兜里,眉头轻拧,隐隐透着不耐烦。



       他瞧着跟前纠缠不休的女生:“能不能让让?”



       “闵昶,你不要不知好歹。”姚佳佳仰起头,黑亮的眼睛注视着闵昶,“我都追你个把月了,你跟我在一起怎么了?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学生又是一阵起哄。



       闵昶靠着一张帅脸和独特的气质,在学校里广为人知。加上他成绩好,不惹事,很低调,喜欢他这一款的女生络绎不绝。



       但平时那些女生只会递个情书送点吃的,或是找借口接近,哪里见过姚佳佳这般直接的,大早上就跑来“逼交往”的。



       个个一脸吃瓜看戏的模样。



       闵昶放兜里的手指抵着手机,想着墨倾发来的短信。



       若有所感般,闵昶觑见后门的身影,眼皮跳了下。



       “追我?”



       闵昶忽的向前一步,手掌撑在了桌面,猛地拉近跟姚佳佳的距离。



       原本张牙舞爪的姚佳佳,顿时呼吸一窒,所有气焰全被压下去了。



       然而,下一刻闵昶却撑着课桌一跳,再落地时他已经站在了过道。他淡然地瞥了眼姚佳佳,扔下三个字:“排队去。”



       说完,他走向教室后门的墨倾。



       教室里传来哄堂大笑,姚佳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回头见到跟闵昶一起离开的墨倾,气得磨了磨牙。



       *



       走廊拐角处,闵昶和墨倾避开人群。



       “找我什么事?”闵昶低声问。



       墨倾开口:“姚佳佳。”



       “谁?”



       闵昶莫名其妙。



       墨倾提醒他:“刚刚跟你表白那个。”



       “……你认识她?”闵昶表情怪怪的。



       “她来医馆找过你。”



       “哦。她怎么了?”



       墨倾轻描淡写地说:“跟她交往吧。”



       “……”



       闵昶顶着满头问号瞅着墨倾,一副“你莫不是疯了”的表情。



       墨倾当然没有疯。



       她从衣兜里摸出一张折叠的纸,打开后递给了闵昶。



       那是一张素描画,画的是一个绑马尾的女生,戴着帽子、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闵昶盯着那双眼睛看,隐约觉得熟悉。



       闵昶问:“这是谁?哪儿来的?”



       “她是在地下市场散播聚元粉的人。”墨倾回答,“图是一个当过画家的中介根据印象画的。他正好见过她没戴墨镜的样子。”



       她在地下市场晃荡两三天,自然是有所收获的。



       这张图就是收获之一。



       “她的眼睛是跟姚佳佳有点像。”闵昶仔细打量着肖像画,继而问墨倾,“你怀疑姚佳佳是这个神秘人?”



       “十有八九。”墨倾说,“姚佳佳手上有聚元粉的气味。能在手上残留的,只有长时间接触。要么是制药者本人,要么是助手。”



       闵昶眉心轻皱,觉得这事颇为荒唐。



       刚刚那个咋咋呼呼、趾高气扬的女生,是一个细心策划聚元粉传播的人,甚至还有可能是个制作聚元粉的高人?



       这不扯淡呢嘛。



       “如果真是她。她一方面忙着在地下市场传播聚元粉、吸引长生会的注意,一方面又费尽心思来追求你。”墨倾建议,“事有蹊跷,你不妨接近她,试试她的目的。”



       “这事我不擅长。”



       闵昶每一根毫毛都在表示抗拒。



       “你也不需要表现得太明显。她如果另有目的,就不会那么简单地放弃你。等她下次找你,你态度好些便是。”墨倾看得很通透,给闵昶的建议也很实在。



       “……我尽量。”闵昶艰难地说。



       这件事解决,墨倾便进行下一个话题:“长生会查得怎么样了?”



       “查到一部分。”提到正事,闵昶敛了敛神情,“再过几天,等信息齐了,我把线索整理一下,再跟你们说。”



       “成。”



       墨倾交代完,准备走。



       “哎。”闵昶叫住她,“酸奶,喝吗?我带了两瓶,刚想给你送过去。”



       “好。”



       墨倾没什么迟疑地应了。



       *



       再回到三班教室时,姚佳佳已经不在了。



       墨倾和闵昶一出现,就得到不少暧昧的眼神——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墨倾和闵昶关系非比寻常。



       闵昶进教室给墨倾拿酸奶。



       墨倾站在门口,没进去,对于那些或打量或暧昧或恶意的视线,视而不见。



       等待间,有几个三班男生从走廊走过来。



       墨倾随意看了一眼,瞟见被拥簇在中间的墨随安,眉毛微动。



       墨随安本来就心不在焉的,见到墨倾,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



       偏偏这时有人嘴贱地喊了一声:“墨天才,你的便宜姐姐来了!”



       火上浇油。



       墨随安将搭着他肩膀的手推开,眸色阴沉地盯着墨倾,尔后,缓缓抬步走了过来。



       周围一干人都在看戏。



       在学校里,真正有立场评价“墨倾冒名顶替”一事的,只有三个人。



       江齐屹跟被精神控制了一样,已经表明立场了,但墨随安和温迎雪,上一周都没跟墨倾碰过面,学生一直都期待他们撞在一起时的交锋场面。



       墨随安停在门口,冷冷地剜了墨倾一眼,不加遮掩地嘲讽:“真不知道你怎么有脸来学校。”



       墨倾手腕动了动。



       冷嘲热讽完,墨随安不再给墨倾一个眼神,抬腿就往教室里走。



       然而,迎面走过来的闵昶忽地伸出腿,绊了墨随安一下。



       墨随安一个踉跄往前两步,差点摔倒,他狼狈地直起身,刚刚装模作样的气势赫然消失。



       闵昶手里拿着酸奶,嗤笑一声,侧首,对上墨随安投来的愤怒眼神。



       碎发遮了眉骨,他懒懒抬眼,一改平日低调淡漠的模样,傲慢地开了口:“怎么,给你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