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9章 长生会【06】灵魂发问:考得咋样?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别叫唤,就跟你打听个事儿。”



       掌柜也是个识趣的,听了墨倾的话后安静下来,只是望着墨倾的哀怨眼神里,满满都是对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像是来寻仇一样”的控诉。



       “有什么事,您尽管问。”掌柜真诚且讨好,“就是这个绳子……”



       “你说这个?”



       墨倾侧首看向手,手指一松,绳索立即从手心滑脱,掌柜顿时往下坠,惊得他嗷嗷惨叫。



       在掌柜距离地面还剩一米高度时,墨倾的手忽的一紧,极速坠落的掌柜稳住了。



       “要不要松?”墨倾挑眉问。



       掌柜惊魂未定,差点吓出了尿,他连忙说:“不松,不松。”



       “那就不松。”



       墨倾又缓缓地拉着绳索,掌柜眼睁睁看着自己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恐高的他随时都能昏厥过去。



       另一边,将墨倾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的江刻,只有一瞬的惊讶,便坦然地走到茶桌旁,慢条斯理地玩起茶来。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江老板……”掌柜可怜巴巴地求助。



       江刻优雅地朝他举了举茶杯,说:“多谢款待。”



       掌柜:“……”



       他只得放弃希望,惊恐又挫败地询问墨倾:“小姐究竟是想打听什么事啊?”



       “你的聚元粉从哪儿来的?”墨倾问。



       “小的真不知道。”



       “是吗?”



       墨倾语调懒洋洋地问着,攥住绳索的手指一根根松开。



       “啊——我说!我说!”掌柜赶紧说。



       “哦?”



       墨倾抬眸时,狭长的眼睛似乎在笑,可漆黑的眼底清冷一片。



       她和掌柜的眼神对上,掌柜眉眼的狡诈和圆滑被她捕捉到,她轻哂一声,猛地松开绳索,在掌柜坠落地面之前,又抓着绳索往后拉。



       如此反复三次,掌柜吓得嗷嗷叫,面无血色,神情慌张。



       “我说!我真的说!”



       这下,掌柜的胆儿都要被吓破了,哪敢打小九九、编造谎言,他四肢发软、嘶声喊叫,整个人没半点精气神在。



       墨倾翘着腿,优哉游哉地靠在椅背上:“说。”



       “卖聚元粉那人是主动找上门来的,而且找的中介不止我一个!”掌柜慌忙交代,“别的我真的不知道!”



       “详细点。”



       掌柜舔着干燥的唇,组织着语言:“她是个女生,年纪不大,肯定不超过二十。每周来一次,时间不定,但都是晚上。她每次都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帽子、墨镜、口罩,不露面的。”



       “继续。”



       “她应该是给制药人做事的。但她很了解地下市场的情况,知道卖药可以通过‘中介’转手给商贩,这样安全。据我所知,市场上的中介,有近一半都被她找上了。”



       “……”



       墨倾不吭声。



       “她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赚钱。她卖给我们中介的价格很低,现在聚元粉的价格,都是在市场验证效果后被炒起来的。”



       “嗯。”



       墨倾微微颔首。



       掌柜焦急地观察她的反应,鬓角豆大汗珠直往下掉,在确定墨倾没有满意后,他咬了咬牙,只得继续爆料。



       “不知道你听说过长生会吗?”他试探地问。



       墨倾说:“略有耳闻。”



       掌柜心领神会,立即道:“这是个民间组织,据说是‘追求长生’的。自聚元粉开始流通后,长生会就开始全面收购聚元粉,并且也在找制药人的下落……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些了。”



       盯着他看了三秒,墨倾弯了下唇,终于将长绳缓缓松开,把他放了下来。



       落地的那一刻,掌柜的心终于踏实了,可下一刻,他两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纯粹被吓的。



       “谢了。”墨倾拍了拍手,从掌柜身前走过,末了还扔下一句,“祝生意兴隆。”



       掌柜:QAQ谢谢。



       此时,沉默地旁观一场戏的江刻,心满意足地起了身,准备离开。



       掌柜期期艾艾地说:“江老板,这位小姐到底是……”



       江刻垂下薄薄的眼皮,眼神凉凉地扫过他。



       掌柜话头一止。



       “我就来闲坐片刻,没见到什么小姐。”江刻淡淡地说。



       “……是。”



       掌柜瑟缩了下,赶紧应了。



       *



       墨倾和江刻相继走出杂货铺。



       晚霞染红半边天,夕阳余晖在这片古老建筑上洒落红光,商铺老板端着饭菜坐在门口吃,街上有小孩嬉闹跑过,卖冰糖葫芦的商贩扛着稻草棒走过,一道道影子落在被踩踏得光滑的青石地板上,被拉得很长很长。



       “我再走访几家,你呢?”墨倾询问江刻。



       江刻不知她怎么把“走访”二字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的,顿了顿后接过话:“回去卖药。”



       “行。”墨倾摆了下手,“让陈嫂不用给我准备饭菜。”



       二人就此分开了。



       等墨倾回到江家时,已经晚上九点了,澎忠和澎韧兄弟不在,别墅里少了些热闹,陈嫂在客厅里插花,见到墨倾后,连忙上前询问她是否要吃夜宵。



       墨倾说不用,然后问:“江刻呢?”



       “这会儿,江先生应该在书房看书。”陈嫂说,“江先生吩咐我备了点夜宵,要不你拿上去跟江先生一起喝。”



       墨倾想了想:“行。”



       陈嫂炖了鸡汤,装在瓦罐里,给了两个碗,用托盘装着。交给墨倾时,她叮嘱要趁热喝,有什么口味偏好可以跟她说。



       墨倾说好,端着鸡汤上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里面传来江刻的声音:“进来。”



       墨倾推门而入,见到坐在书桌前看书的江刻。



       明明是同一张面孔,他此刻却跟变了个人似的,下午那位“江老板”的影子见不到分毫,跟他平日待家时没什么两样,气质冷漠又疏离,距离感陡然而生。



       “你那边有进展吗?”墨倾走过去,随口问。



       江刻神情严峻,问:“你说什么?”



       一副完全不知道下午发生了什么的模样。



       墨倾缓步走到书桌对面,纤细如白葱的手指按在摊开的书页上,她缓缓弯下腰,发丝拂过肩头落到身前。



       她只手举着托盘,俯身瞧着江刻,眼里勾着狠意:“猜猜这鸡汤扣你脑袋上,你会不会清醒一点?”



       她身上沾了药香,靠近时香味清浅,沁人心脾。



       江刻掀起眼帘,目光由下而上,从她的锁骨、脖颈、下颌、薄唇落到她的眉眼,与她视线相对。清风徐徐,她发丝乱舞,触到了他的脸颊,微痒。



       良久,江刻冷静地问:“月考考得怎么样?”



       “……”



       ------题外话------



       一百年前的墨倾,深知“落后就要挨打”,每时每刻都在学习。那会儿,她是江刻的骄傲。



       一百年后的墨倾,成了霸总江刻完美无瑕人设上,唯一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