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8章 长生会【05】两碗冰粉,提供线索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江老板?”



       墨倾语调里裹挟着戏谑。



       玩味地瞧了她须臾,江刻重心往后微移,左腿向前一伸,舒展着姿势拉开跟她的距离。他薄薄的眼皮微垂着,说:“三十一斤,现金支付。”



       “能刷卡吗?”墨倾掏出江刻给她的黑卡。



       江刻表情木然:“不提供这项服务。”



       墨倾手腕一翻,将柴胡扔回摊上。



       她没走,而是微抬下颌,看向江刻脚边的布袋,说:“我买聚元粉。”



       她知道聚元粉。



       她也知道他有聚元粉。



       捕捉到她的视线和意图,江刻眼里掠过抹诧异,微顿后,他回:“没有。”



       “我闻得到。”墨倾说,非常笃定。

一秒记住m.soduso.cc

       狗鼻子。



       江刻唇角翕动,刚要说话,忽地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走过来,嘴里嚷嚷着“让一让,别挡道——”,伸手就去推墨倾。



       未等他碰到墨倾,江刻就第一时间出了手,捏着一块天麻就扔向那男人,径直打在了男人手腕上,疼得男人嗷叫一声迅速把手收了回去。



       男人朝江刻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



       江刻一个眼神都没赏他,从一旁拿了个马扎,腾出一片地儿。



       他跟墨倾说:“你过来。”



       墨倾见状,并未怎么迟疑,拍了拍手,便缓缓起身,从摊子一侧绕到江刻身边。然后,大喇喇地在马扎上坐下来。



       男人见到这一幕,心想一个摆摊的逞什么威风,不过他有事相求,强忍着没有计较:“我要——”



       江刻打断他:“不卖。”



       两个字把男人激怒了。



       “给脸不要脸是吧,你信不信我掀了你——”



       男人将袖子都撸起来了,可猛地瞥了眼墨倾的脚踝,目光顿住。



       他顿时变得慌乱起来,舔了舔干燥的唇角,继而悻悻地看着二人默了几秒,然后低头离开了。



       墨倾察觉到他的眼神,但不知他怎么忽然就怂了,瞧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她问江刻:“我纹身怎么了?”



       “他把你认为长生会的人了。”江刻心明眼亮,精准地给了墨倾答案,“他是长生会的跑腿,来地下市场收购聚元粉的。”



       长生会在收购聚元粉的事,墨倾已经听宋一源说过了。



       长生会跟她的纹身有关,聚元粉跟她的秘方有关,这两件事她都得调查。



       有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挑着担走过,戴着斗笠,肩上的扁担下一左一右勾着两个木桶,他吆喝着“冰粉”和“豆腐脑”。



       墨倾看了两眼。



       江刻忽然说:“来两碗冰粉。”



       “好嘞。”



       老人答应着,挑着担在他们摊前停下,手脚麻利地揭开一个木桶,一手拿着两个塑料碗,另一只手往里舀冰粉和调料。



       不多时,他就将两碗冰粉递过来。



       江刻从脚边的包里拿出钱给他,接过两碗冰粉,其中一碗递到墨倾跟前:“吃吗?”



       这画面真是诡异极了。



       陈旧的老街砖瓦破败、墙壁斑驳,街上叫卖声不断、吵吵嚷嚷,市井生活气遍布每个角落。



       本该跟这里格格不入的江刻,此刻戴着竹篾夹油纸制成的破旧斗笠,穿着廉价素朴的长衣长裤,坐在马扎上递来一碗冰粉。



       在他身上,见不到墨家初遇时的矜贵清冷,见不到在他家时的冷漠克制,他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气息完美地与这条街融合,不见一丝突兀。



       墨倾再次发出质疑:“你脑子真的——”



       “……”



       江刻挑眉,将随和闲散的姿态一收,直接将冰粉往回拿。



       “哎,”墨倾改了口,“吃。”



       江刻又将冰粉递过来。



       墨倾接过冰粉,拿着小勺子吃了两口,冰甜口的,味道不错。



       她觑了眼身边的江刻,他没有在江家餐桌上的礼仪和优雅,曲着一条腿,另一条腿往前伸着,端着塑料碗吃冰粉,举止间透着随意和大气。



       那种猝不及防袭上来的熟悉感,令墨倾又是一怔。



       将视线收回,墨倾垂下眼帘,继续吃。



       “你调查聚元粉做什么?”江刻将空碗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查来源。”墨倾用勺子搅着冰粉,“你从哪儿弄到的?”



       面对她的反客为主,江刻视线在她脸上一扫:“你问我?”



       墨倾不答反问:“你通过聚元粉调查长生会,是想调查我的纹身?”



       江刻舌尖轻抵腮帮,目光寸寸漫过她的眉眼,半晌后说出三个字:“我高兴。”



       “你挺有意思的。”



       墨倾慢吞吞地评价一句,不再多问,慢条斯理地将剩下半碗冰粉吃了。



       在她同样将空碗扔进垃圾桶后,江刻忽然站起身,将兜里一摘,盖在了她的脑袋上,居高临下地问她:“走吗?”



       陡然盖下来的斗笠遮了视线,墨倾伸手抵着斗笠边缘,露出小半张精致的脸:“去哪儿?”



       “找卖我聚元粉的人。”



       听到这话,墨倾有些意外。



       腿往前一伸,墨倾用鞋尖踢了踢地摊的布料,问:“摊子呢?”



       “不用管。别人的,租用一天。”



       江刻弯腰捡起背包,从里面找到用自封袋装的聚元粉,手掌大小,他将其扔给墨倾。之后,又将背包扔到一边。



       墨倾用手指挑开袋子,食指指腹沾了些粉末,随后递到鼻尖轻嗅了下,她皱皱眉,用手指捻了捻,随后收了聚元粉,起身。



       *



       东石市近些年在搞城市建设,拆了很多老建筑,到处都是城市新风貌,但西城这边一直没动,上了年头的老房屋,低矮的围墙,遍布的青苔,小巷如同裂痕在年代久远的古老建筑里蔓延开,没有规律,错综复杂。



       沿着集市主街走到尽头,右拐进入西元街,这里便没主街热闹了,道路两排都是商铺,卖的都是些特产、纪念品、杂货之类的。



       江刻领着墨倾绕了一段路,来到一家杂货铺。



       “我在这里买的药,掌柜的是中介。”江刻介绍了一句,回头看向墨倾。



       墨倾仍戴着斗笠,头发被压乱了,有些碎发漏下。她抬头去看杂货铺招牌,细长优美的脖颈舒展着,斜阳在她脸上拉出一道明暗交错线,眉眼隐在阴影里,鼻唇下颌镀了层暖光,薄唇的色调被渲染得更浓烈了。



       墨倾懒洋洋开了口:“能问出来吗?”



       “难说。”



       江刻颇有深意地说,抬步往里走。



       做这种地下生意的,哪能是什么好人,骨头一个比一个硬。



       墨倾跟着进杂货铺,进门那一刻,觑见架子上挂着的一捆绳子,她顺手拿了下来,将绳子解开,捏着一端。



       这时,在前台的杂货铺掌柜见到江刻,笑盈盈地迎上来:“这不是江老板吗,你怎么又来了……”



       墨倾没让他把寒暄的话说完。



       手一抖,她手中的绳索就朝掌柜飞了过去。



       下一秒,她猛然近身,推了下掌柜的肩膀,掌柜在转圈中腰被绳索绕了几圈。



       等掌柜稳住后,只见绳索另一端扔向房梁。刹那间,掌柜意识到什么,欲要张口求饶,但来不及了,绕过房梁的绳索被墨倾接住。



       墨倾一个闪身移到一边,捏着绳索用力一拉,掌柜就脱离了地面,被吊在了半空中。



       “这是干嘛啊!女侠!你快放我下来!”



       掌柜四肢在空中乱蹬,但没有落脚点,活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青蛙。



       墨倾抬腿勾住旁边的凳子脚,将其往身前一勾,然后慢悠悠地坐下来。



       她只手牵着麻绳,曲腿踩着椅子,手肘搭在膝盖上。斗笠往上一抬,她看着四肢扑腾个没完的掌柜,不疾不徐地说:“别叫唤,就跟你打听个事儿。”



       ------题外话------



       瓶子:常规操作。



       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