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4章 长生会【01】全校看戏,嘲讽墨倾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深夜,别墅被浓郁的黑暗笼罩,乌云遮月,见不到一丝光亮。



       墨倾站在阳台,接听霍斯的电话。



       “江刻同意了?”霍斯沉稳的语气里,溢出了一丝诧异。



       “嗯。”



       霍斯觉得江刻的同意极其不正常,分析:“他都知道你跟他没血缘关系了,还准你住他家,没准不安好心。你最好防着点。”



       “哦。”



       “这事已经在学校传开了,对你不利言论很多。你真的不转学?”



       墨倾敷衍地答:“不转。”



       就这点小事,闹到转学的地步,岂不是笑话。



       “那你做好心理准备。”霍斯还是那句话,“有事就找宋一源。”



       “行。”

一秒记住m.soduso.cc

       聊了几句,霍斯了解到情况后,就没再多说,把电话挂了。



       墨倾没回卧室,倚着栏杆,遥望远处零星的灯光,迎着拂面而来的清风,微微眯起了眼,将醒来至今的事都滤了一遍。



       她醒来、进墨家,跟另一个他相遇。



       一切都像是意外或巧合。



       也不排除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的可能。



       但她无法判断,从她挑明温迎雪和她颠倒的身份,再走到这一步,是否也是被人安排好的。



       *



       翌日清晨,墨倾穿上统一的校服,趿拉着拖鞋下楼,见到正在吃早餐的江刻。



       江刻穿着休闲衬衫,衣着整齐没有褶皱,从里到外一丝不苟,一举一动中皆透着矜贵和修养,像极了墨倾在电视里看到的被包装出来的精英人士。



       端着。



       听到脚步声,江刻抬眸看过来,见到她穿的校服,问:“还上学?”



       墨倾答:“上。”



       江刻默了一秒,说:“待会儿让澎忠送你去学校。”



       “墨小姐,你起来了。”陈嫂闻声从厨房起来,笑容和善温柔,“江爷吩咐我做了豆包、肉饼,还有豆腐脑。你先坐,我给你端上来。”



       墨倾应了一声,等陈嫂回厨房后,她步向江刻。



       拉开椅子,墨倾在江刻对面坐下,问:“你怎么知道那些都是我喜欢的?”



       江刻眼里掠过一抹狐疑,落到墨倾身上的视线裹挟着打量和试探:“你喜欢的?”



       “嗯。”



       “虽然你住在我这里是得看我脸色,但也不必特地改变口味迎合我。”良久,将目光收回的江刻幽幽地说。



       “……”



       墨倾瞧了眼他面前的三明治和牛奶,嘶了一声,难免莫名其妙。



       待江刻吃完离开后,墨倾问起陈嫂平日里江刻的口味,陈嫂回答:“江爷口味都挺单一的。不过,有时也会换换口味,做点别的。像墨小姐你吃的这几样,我平时也会做。墨小姐觉得味道怎么样?”



       “……不错。”



       跟她一百年前吃的没啥区别。



       *



       有了江刻的吩咐,澎忠在车库里选了一辆最贵的轿车,尽职尽责地将墨倾送往了第一附中,姿态之高调,令人侧目。



       正当赶早来学校的学生们好奇之际,门打开,见到周末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真假千金”新闻当事人之一——墨倾走了下来。



       那场面着实精彩,着急忙慌吃早餐的险些被噎死,抽空往嘴里灌水的差点被呛死,踩着平衡车上学的差点被摔死……



       “车是租的吧?”



       “不是说,她在西北是放羊的吗?这车壕得是不是有点过分。”



       “听说有地有羊的牧民都是隐形富豪,人家待在家里躺着数钱就好了。不过,墨倾这种冒名顶替的假千金,不在其中吧……”



       ……



       原本,“真假千金”的新闻经过一两天的发酵,全校都在期待周一见到墨倾狼狈、落魄、可怜的惨样儿。



       谁料墨倾现身时光鲜亮丽,打破了学生们的幻想,同时也顺利扭转了舆论方向。



       但——



       无可避免的,墨倾和温迎雪都是话题中心。



       走廊上,墨倾拎着背包往教室走,见到前方公告栏处有人聚集,嘻嘻哈哈的,一些声音飘过来。



       “美术王子这么牛掰啊,不愧是艺术生。这连环画真是太传神了,可不就是土鸡和凤凰吗?不知道墨倾神气个什么劲儿。”



       “哈哈哈哈还有这海报!有意思,鼓掌鼓掌!”



       “这海报也太过分了吧?”有女生愤愤不满地说了一句。



       “你们女的就是圣母。她都有脸冒名顶替了,还不准别人将她的行为公之于众?”



       “她明面上是土鸡,背地里又当鸡,难道不是事实吗?‘不知检点’的评价,可是墨随安亲口在群里说的。”



       ……



       墨倾循声看去,见到一幅连环画和一张大海报张贴在公告栏上。



       连环画的主题是她和温迎雪,凤凰和土鸡的对比,她跪在地上东施效颦,成为笑柄。海报则是以她的照片为底图,贴满不堪入目的标签和字幕,尽是侮辱贬低。



       啧。



       墨倾晃动了下脖子。



       然而,未等她有所动作,身后就传来洪亮的声音——



       “谁干的?!”



       来人是江齐屹。



       他头发支棱着,校服也不好好穿,将外套搭在肩上,另一只手拎着背包,因为身材高大,加上那一身煞气,存在感还挺强。



       当即在场视线都被他吸引,喧闹的声音也渐渐消停了。



       “江哥,开开玩笑嘛。”



       “别生气。”



       “就是,她不知天高地厚,假冒你的表妹,我这也算替你出口气……”



       随着他走到公告栏前,有些男生开始认怂。



       偏偏,江齐屹不吃这一套。



       “大爷的,谁稀罕你出这口气了?”



       江齐屹将背包一扔,直接揪住最近一人的衣领,把人抡到了公告栏上。



       他眉眼压着,语气里充斥着怒火:“老子中考前没日没夜复习考第一附中,不是为了跟你们这些傻逼当同学的!”



       江齐屹抓着的这人,就是同学们口中的“美术王子”,是个艺术生,体型偏瘦,一米七的个儿,在江齐屹跟前不够瞧的。



       他这一举动,令全场噤声,也没人敢上前拦。



       江齐屹是个富二代,爱运动,学习好,长得帅,在学校人气很高。但他脾气爆,经常跟人起冲突,还有一帮“好哥们儿”,走哪儿都是威风凛凛的,没有同学敢惹他。



       “美术王子”干这一出,还以为能讨好到江齐屹、温迎雪、墨随安三人,谁曾想,刚碰到一个江齐屹,就翻车了。



       “对不起。”“美术王子”嘤嘤道歉。



       “把海报撕了。”江齐屹松开他,威胁道,“再有下次,你等着记过吧!”



       江齐屹是个惯犯,被记过不痛不痒的,但“美术王子”不一样,见江齐屹不像是说假的,忙不迭点头应着,慌乱地将海报和连环画撕了,灰溜溜逃走。



       江齐屹弯下腰,将地上的背包和外套捡起来,拍了拍灰尘。



       起身时,见到还有一干同学站着,眉毛往上一挑,似调侃似威胁地说:“怎么都干杵着不动啊,还等着看戏呢?”



       众人虽不知江齐屹被墨倾揍过,为何还要帮墨倾,但这会儿都怵他,于是一个个都如鸟兽散,转眼走廊就清空了。



       就剩一个墨倾。



       ------题外话------



       今天的起义同学支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