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2章 编号404【14】论如何给墨倾撑腰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一个墨家罢了,你不用放心上,我们可以给你安排更好的去处。”



       霍斯神情严肃,安抚着墨倾。



       他带着墨倾上了车,待墨倾扣好安全带,说:“我先带你去墨家收拾东西。然后你跟我去一趟基地,我汇报一下你的情况。”



       墨倾兴致缺缺:“嗯。”



       霍斯开车前往墨家。



       本以为墨家行动不会太快,他为了拿墨倾的行李还准备了几个理由,谁曾想,他在按响门铃表明身份后,杨妈就提着一堆东西出来了。



       门一开,杨妈把东西往地上一扔:“就这些了。”



       墨倾的物品不多,衣服之类的,一个包就能装下。但书装不下,又没被包起来,扔地上后散落一地。



       自揭露身份后到现在,一直没什么情绪变化的墨倾,此刻眼神蓦地一冷。



       杨妈鼻孔朝天:“夫人说,墨倾用过的东西都得扔掉,我正在收拾呢。被褥茶杯什么的,你们要稀罕,我全给你们打包了。”



       霍斯声音冷邦邦的:“不必。”

http://m.soduso,cc首发

       杨妈得知墨倾要走,高兴得很,嘴里继续奚落:“不要可别后悔,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我们墨家给她准备的东西,她今后可用不起……”



       “你不过是个给人做事的,跟主人家称‘我们’?”



       霍斯一句话,刺进了杨妈心里。



       杨妈脸色微变,却怵了,她恼怒地瞪了霍斯一眼,骂骂咧咧进了门。



       霍斯紧张地看向墨倾,怕墨倾因杨妈方才的话不高兴。



       不过,墨倾只是走到那堆物品前,一本本将书捡起来,再拎起包甩在肩上,回头跟他说:“走吧。”



       她未计较,也未生气。



       可——



       这一回,她不在意,霍斯却很窝火。



       好歹当过一个月的女儿,墨家何至于对墨倾如此?



       未免太过分了些。



       *



       自成立之初,第八基地的总部就设立在东石市,此后虽在多地开设了分部,但总部却扎了根,从未转移过。



       它在市中心建了一栋高楼,专供各部门办公用。



       这是墨倾第一次来。



       自苏醒后,墨倾一直待在收藏品的仓库,那是一个隐蔽的场所,进出需要层层把关,比进出总部大楼严格很多。



       霍斯在大楼内畅通无阻。



       他跟墨倾介绍:“第八基地有两种员工,一种是正式员工,有编制,在大楼里工作。另一种是编外人员,就像宋一源那样。他们有自己的工作。”



       “你呢?”



       霍斯明显是正式员工,但在外还有一份刑警工作。



       “我们是行动队,在外有别的工作,方便行事。”霍斯解释,“有些部门比较闲,职工可以出去兼职,只要打报告被批准即可。”



       “哦。”



       墨倾答得敷衍,东张西望。



       作为第八基地的创始者之一,墨倾对第八基地并不熟悉,毕竟沉睡时第八基地只有一个雏形,她只来得及编写半本藏品手册。



       这时,有人从拐角走出来,遇到二人后吹了声口哨,打招呼:“霍队。”



       “戈部长。”霍斯颔首,跟墨倾介绍,“他是灵异部门部长,戈卜林。”



       墨倾斜乜了那人一眼。



       个头很高,穿了一身休闲装,染着一头金发,左耳一枚银色耳钉,皮肤白,桃花眼,眼睛弯弯笑起来似乎无攻击性,但一身的桀骜不羁。



       “新来的?”戈卜林朝墨倾一笑,在虚伪和得体之间拿捏着。



       “她叫墨倾。”霍斯又介绍了一句墨倾,然后询问戈卜林,“你忙吗?”



       戈卜林张口要答,结果被霍斯抢先捅了一刀:“不对,你忙不起来。”



       “……”



       戈卜林笑容僵住了。



       霍斯说:“你帮我照顾一下她,我这边有点事。”



       戈卜林捂着心口揉了揉,说:“忙。我要创业。”



       “创什么业?”



       “我要开一家小卖部。”戈卜林挑挑眉,举起手中的策划书,略有些骄傲地说。



       “……”霍斯瞧了眼这个不着调的光棍部长三秒,扭头跟墨倾说,“你跟他待会儿,我办完事再来找你。”



       “行。”



       墨倾无所谓地应了。



       戈卜林将卷成筒的策划书拍了拍掌心,说:“我答应了吗?”



       “你的意见倒也不是很重要。”霍斯说完就走了。



       戈卜林:???



       *



       行动部门,部长办公室。



       范部长坐在办公椅上,认真地听着霍斯的讲述。年近五十,依旧威风不减,身材保持得当,头发黑亮浓密,一举一动皆有当年铁血手腕的风范。



       “你当时怎么选的家庭?”范部长听完后,皱着眉训斥,“就墨家这家庭环境,是个人都得造反!万一墨倾造反了,是怪环境还是该怪她?!”



       “是我的疏忽。”



       霍斯坦然承认错误。



       他也想不明白,怎么一通筛选后,系统会弹出墨家的选项。以他们的标准而言,墨家应当属于第一批被淘汰的。



       范部长没有抓着这个不放,随后问:“墨倾接下来的去处,你有什么想法吗?”



       “墨家执意认回温迎雪,应该不会帮墨倾隐瞒。为了给墨倾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我建议让墨倾转学。同时,给墨倾找一个财势都远超墨家的家庭。”



       不然这口恶气,霍斯没法出。



       “嗯。”



       范部长赞同。



       于是,霍斯继续说:“我们霍家,二队队长的闻家,还有撒部长、罗部长那边,都是合适的人选。都是自己人,不会弄幺蛾子。当然,最合适的——”



       范部长疑惑:“还有最合适的?”



       霍斯睇了他一眼,说:“让墨倾当您女儿。”



       “你放你大爷的屁——”范部长张口就骂,提了口气后又把后续咽了回去,他敲着桌子,压低声音说,“就墨倾这种能当我奶奶的身份,我敢让她当我女儿?!”



       “你可以在家里把她当奶奶。”霍斯觉得问题不大。



       “你想都别想!”范部长才不想接这烂摊子,“墨倾的去处,你给几个选项让她自己选——我家这个选项不能提。”



       “行。”霍斯没有争辩,“还有,给墨家项目的事——”



       “给个屁!欺负我们的人,还想要项目?让他们滚蛋!”范部长瞪了他一眼,似乎在嫌弃霍斯连这点事都要问他。



       霍斯明白了:“好。”



       二人又聊了一阵。



       临走前,霍斯跟范部长说:“我申请写一份检讨。对于墨倾,我一开始先入为主了,没有正确客观地评价她,我需要好好反思一下。”



       “……不必了吧,这是人之常情。”范部长瞪着眼,咂舌。



       “我坚持。”



       “那行吧。”你高兴就好。



       待霍斯走至门口,范部长忽而想起什么:“你说把墨倾带过来了,就让她一个人干等着?”



       “我让戈部长照顾她。”



       “哪个戈部长?”范部长俨然想不起基地还有这么号人。



       霍斯解释:“灵异部门的戈部长。”



       “哦。”范部长一拍脑门,想了起来,“就那个整个部门只有他一个人的小子?他那个挂名的灵异部门还没解散呢?”



       “……”



       你倒也不必损成这样。



       *



       另一边,戈卜林带着墨倾来到空无一人的茶水间,轻车熟路地在冰箱里拿出瓜果点心,说:“随便吃,甭客气。”



       墨倾确实没打算客气。



       将一张椅子拖出来,坐下,随后她翘着腿,翻开一本书,同时往嘴里扔了一颗圣女果。



       “你干什么的?”戈卜林坐在对面,随口一问。



       “学生。”



       “哪个学校?”



       “第一附中。”



       “巧了!”戈卜林忽然将策划书往桌上一拍,整个人刷的一下就站起身。



       他的动作猝不及防,墨倾几乎没有多想,手腕一抖,就将手里捏着的一颗圣女果弹了出去,擦着他的耳侧飞过。



       “啪”的一声,圣女果弹在洁白的墙面,碎成一滩泥。



       戈卜林整个人都紧绷了一瞬,他下意识往后看了眼,见到墙壁上血红的印记,眼睛睁了睁,满是难以置信。



       ?



       这他大爷的是人能做到的事?



       墨倾冷漠地睇了他一眼:“坐下。”



       “……哦。”



       戈卜林仍在惊愕之中,竟是没一点抗议,乖乖地坐下了。



       之后,他都没再开口。



       第八基地一向卧虎藏龙,个个看似普通却怀有一身本领,你永远不知道走廊扫地的大妈有着怎样辉煌的过去,所以戈卜林在见识过墨倾这一手后,并没有大惊小怪。



       ……



       霍斯过来时,见到二人相处得相安无事,松了口气。



       “谈好了?”



       墨倾正在翘着腿翻书,长腿一晃一晃的,眼皮都没抬一下。



       “嗯。”霍斯说,“想给你转学,再选一个好家庭,我给你列了几个选项——”



       “不转学。”墨倾话都没听完,直接说,“我有新的去处。”



       霍斯怔然:“哪儿?”



       墨倾将书合上,身形往后一靠,抬眼问:“你有江刻的地址吗?”



       “……”



       霍斯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