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19章 编号404【11】教训墨家,霍斯摊牌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臭烘烘的水池一个劲儿往上冒着气泡。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墨随安猝不及防,他使劲扒拉着身边的石块,争取让自己不掉下去,他挣扎着想起身,可半天只能瞎扑腾,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这是墨随安第一次真正领会到墨倾的“粗暴”。



       在墨随安觉得自己即将被呛死时,墨倾蓦地揪着他头发往上,他的脑袋脱离水池,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你——”墨随安欲骂,眼睛通红,布满血丝。



       可他刚一张口,脑袋又被墨倾按了回去。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墨……”



       再次抬头,墨随安呛得半死还不忘了骂人。



       然而下一刻,他的脑袋又被按进水里。

一秒记住m.soduso.cc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



       如此反复四五次,墨随安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再多脏话憋在胸腔里,也无力吐出一句。



       他被墨倾扔到地上。



       天旋地转中,墨随安深深呼吸,胸膛一起一伏,他虚弱地睁开眼,视野里映着墨倾无所畏惧的眉眼,难免心梗,他开口:“你知道后果吗?”



       “这种把人分三六九等的家,不待也罢。”墨倾掏出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沾了水的手指,“张口家族,闭嘴颜面,我都替你嫌累。”



       深沉夜色里,门被推开,墨夫人披着一条披肩出来,视线在庭院里张望,一眼注意到浑身湿漉漉躺倒在地的墨随安,大惊失色,跌跌撞撞跑过来。



       “随安!”



       墨夫人在墨随安身边蹲下,弯腰去扶墨随安。但墨随安太重了,她扶不起来。



       尝试了几次,墨夫人陡然注意到旁边的墨倾。



       墨倾坐在水池旁的石块上,一腿向前伸,另一条腿踩着石块,手里捏着纸巾,袖口明显湿了一块。



       墨夫人不是傻子,马上联想到前因后果,质问:“墨倾,是你干的?!”



       “是我。”



       理直气壮的两个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把墨随安从水池捞上来的恩人。



       许是过于心疼宝贝儿子,墨夫人情绪直接炸了,顾不得对墨倾的惧怕,径自冲过去:“你是不是疯了,你回来时我怎么跟你说的——”



       她说着就要推墨倾。



       就她那点杀鸡都费劲的力气,墨倾连避都懒得避,手一挡把人拂开。墨倾本是随意一挥,墨夫人却踉跄了两下,一个没稳住,栽倒在水池里。



       墨倾:“……”



       百年前的妇女彪悍起来能令整条街闻之色变,连她都得躲着走才行,怎的现如今的妇女都变得此般娇弱了?



       水池的坑不足膝,但墨夫人跌落后一直在扑腾,一连被呛了好几口水。



       墨倾看不下去了,啧了一声,把人从水池里捞上来,让她跟墨随安作伴。



       墨夫人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嘴里却不闲着:“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回来。丢人现眼,惹是生非不说,还搅得家里不得安宁,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她的话越来越难听。



       墨倾听见了,却不恼不怒。月光之下,树影婆娑,地面虚影斑驳,她身形笔直,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她眼里没一丝感情,冷淡看了这边一眼:“江夫人。”



       墨夫人声音陡地消失。



       自她嫁入墨家,就无人再记得她姓“江”。



       “一个对家族没有价值的人,活着不如死了。”墨倾一字一顿地说,“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如果连你都觉得这逻辑没问题,不该细思极恐吗?”



       说完,墨倾没有再看墨夫人和墨随安的反应,走了。



       *



       墨倾的那番话,显然没起什么作用。



       对墨倾敢向墨随安动手一事,墨夫人勃然大怒,得知其中缘由后更是难以置信,当即就去医院将事情添油加醋地同墨达茂说了一番。



       失散已久的女儿,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言行举止皆不过关,本就是让家族蒙羞的事。



       如今得知她在外举止轻浮放荡,被挑破后不仅不心虚、反思,反而恼羞成怒向亲弟弟动手,这怎么能容忍?



       墨达茂怒火滔天地让墨倾去一趟医院。



       当天下午,墨倾打车前往医院。



       烈日当头,阳光炙烤着地面,下了车,热气迎面翻滚而来,墨倾皱了皱眉。她觑见路边的便利店,迟疑了下,去买了一根雪糕。



       进住院部时,墨倾雪糕吃到一半,一抬头,跟霍斯撞了个正着。



       霍斯倒不意外,目光在她的雪糕上停留一瞬,问:“你来看墨达茂?”



       “嗯。”



       霍斯点点头,说:“我正好有点事找你,你先跟我来。”



       说完转身又上了楼。



       反正早晚见墨达茂都一样,墨倾没有说别的,跟着霍斯往楼上走。



       而——



       在他们前往五楼时,墨随安刚从四楼墨达茂的病房里出来,正好瞧见他们俩的身影,不由得愣了愣,继而狐疑。



       ——她才来医院几次,就在医院也勾搭了一个?



       想至此,墨随安就怒不可遏,沉着一张脸,尾随而上。



       *



       还是那一间包年的VIP病房,沈祈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依靠各种机器续命,没一点苏醒的迹象。床头柜旁多了一个花瓶,插着几支不同类型的花。



       霍斯关了门。



       墨倾走到花瓶旁,伸手去碰百合花,手指捏着花梗,“吧嗒”一折,刚绽开的百合花就折在了她的手里。



       霍斯脸色黑了黑。



       “找我什么事?”墨倾捏着百合,轻嗅着香味,皱眉,手一抬将其扔到垃圾桶里。



       “管好你的手。”



       霍斯吸了口气,没忍住说了她一句。



       “嗯?”墨倾没反应过来,反手又折了一支玫瑰,注意到霍斯更黑了的脸色,晃了下手里的花,“你指这个?”



       “……”



       霍斯没说话,目光沉沉地盯着她。



       墨倾便将玫瑰扔到垃圾桶里,拍了拍手:“说吧。”



       毕竟正事要紧,霍斯没再跟她掰扯这等小事,直截了当地问:“你昨晚去了拍卖会?”



       “去了。”



       目光凛然地盯着墨倾,霍斯语调一沉,笃定道:“那一套针灸针是不是在你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