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14章 编号404【06】霍斯在线教白莲表演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在墨夫人跌撞着跑过来时,墨倾先一步弯下腰,拾起那一张药方。



       她垂眸扫了眼。



       “看什么看,”一只手伸过来,将纸张抽走,墨夫人拉着一张脸,不无鄙夷地说,“搞得你能看懂一样。”



       一个普通药方,搞得像个宝贝。



       墨倾淡声说:“这方子需要改两味药。”不然效果比身体自愈好不了多少,白瞎。



       墨夫人一怔:“你懂中医?”



       墨倾说:“师承岐黄一脉。”



       从未听过这个的墨夫人,只当墨倾睁眼编瞎话,尴尬得脚趾想抠地。



       “不会就不会,别什么都张口就来。”墨夫人警告地看了眼墨倾,“不是谁都跟乡巴佬似的,什么都不懂。你信口胡说,只会丢人。”



       说完,墨夫人跟宝贝似的叠好药方,走了。



       墨倾:“……”

http://m.soduso,cc首发

       “你知道什么是岐黄吗?”墨随安没走,冷眼瞧她,讥讽道,“岐黄之术,又称岐黄医术,指代中医医术。学一个新鲜词儿就自己造句,整出个岐黄一脉来,你们这一脉就你一个人吧?”



       墨倾舌尖一抵后槽牙。



       岐黄一脉虽然避世不出,但百年前在民间尚有一定威望。百年后,连听说的都没有了?



       真没出息。



       面对墨随安这种尚未听过的人,墨倾没有出言辩解。



       毕竟解释起来对牛弹琴,没用。



       然而,没听到墨倾伶牙俐齿反驳的墨随安,只当墨倾因被戳穿而心虚了。在不屑地瞥了墨倾一眼后,他嘲道:“你不懂装懂的样子像极了跳梁小丑。”



       嗬,好家伙。



       墨倾拳头已经硬了。



       偏生这时手机响了,打消了她“无知小儿毁灭吧”的心态。她掏出手机一看,是霍斯打来的。



       “到医院了吗?”霍斯问。



       “嗯。”



       “会哭吗?”



       “不会。”



       “那就表现得哀痛一点。”霍斯建议,“这是你第一次跟墨达茂见面,第一印象很重要。最好三分柔弱两分担忧,见人先低头,怯生生的,像个容易被欺负的小姑娘……”



       墨倾听不下去了:“你的经验之谈?”



       霍斯一秒噎住。



       “我要有这演技,至于让你们这么警觉?”墨倾把话说开了。



       “也是。”霍斯接受现实,对她不抱过高期待,“那你尽量少说几句话,不容易得罪人。我就在楼上,有事可以找我。”



       墨倾往上看了一眼,说:“行。”



       *



       墨达茂术后苏醒得很快,只是很虚弱,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



       墨倾走进病房。



       墨达茂余光瞥见,出声:“墨倾?”声音沙哑。



       “嗯。”



       “叫爸。”墨夫人不满地瞪了墨倾一眼,“你爸就是因为你,提前赶回来的,这一次若没温同学,命都没了。”



       墨倾不想叫,将话题转移:“因为我?”



       “不然呢?”墨夫人提起这个就气,“本来该两天后才回来的,要不是你成绩差、打架、不让人省心,你爸也不至于急着回来。”



       墨倾斜睨着她,不说话。



       眼神似乎在说:不是你因为怕我,想找人治我,才催着你老公回来的吗?



       墨夫人被她盯着,古怪地觉得被墨倾看穿了,冷不丁一个寒噤,气焰弱了几分。



       病房里的氛围有些僵硬。



       “墨叔叔醒了吗?”



       门口传来温迎雪的声音。



       她笑容温柔,落落大方,褪下了那一身白大褂,此刻穿的是校服。



       “醒了。”墨夫人迎上去,笑容满面,迫不及待地跟墨达茂介绍,“达茂,这是你的主刀医生,叫温迎雪。她还是随安的同班同学……”



       墨夫人态度极其热切。



       墨达茂盯着温迎雪看了须臾,唇角翕动着,沙哑地说出“谢谢”两个字。



       “客气了。”温迎雪说。



       墨倾身后靠着墙,看着温迎雪、墨夫人、墨随安以及墨达茂四人,忽而觉得不对劲,细细打量了眼温迎雪的眉目。



       越看越觉得这四人生得像。



       气场也合。



       说是一家人,绝对没人怀疑。



       该不会……



       墨倾心里有个想法转了一圈。



       这时,又有访客过来,门敲了两下被推开。房间里几人看去,见到江刻进门,神情皆是一敛。



       墨夫人:“江爷。”



       温迎雪:“江先生。”



       墨随安:“小舅。”



       江刻的视线在房间里搜寻一圈,定在孤零零站在一边的墨倾身上,锁眉:“你怎么一个人站这儿?”



       墨倾不答,只说:“我去趟洗手间。”



       她从江刻身边走过,出了门。



       江刻望了眼她的背影。



       她被墨家冷落了?



       *



       墨倾来到楼上溜达一圈,想打电话问霍斯病房号,结果刚一停在某间病房门口,就听得门“嘎吱”一声开了。



       一回头,对上霍斯深沉严肃的脸。



       “出事了?”霍斯捏着热水瓶的手一紧,脑海里已经闪现出墨家三口被灭口的血腥恐怖场景。



       “没有。”墨倾说,“找你有点事。”



       霍斯疑惑:“什么事?”



       墨倾往病房里看了一眼。



       往后退了一步,霍斯说:“进来吧。”



       VIP病房,东西一应俱全,病床上躺着个女生。生得精致漂亮,皮肤久未见光,白得近乎透明,闭着眼,安静得很。



       墨倾打量两眼,问:“你妹?”



       “嗯。”霍斯不想多提及此事,又问,“什么事?”



       “墨家的女儿。”墨倾收回落到女生身上的目光,侧首,“有下落吗?”



       “有一点消息。”霍斯顿了下,“正在找人调资料。你放心,就算找到了她,我们这边也会协调处理,你好好当你的墨家千金就是。”



       “你查一下温迎雪。”



       “你怀疑她?”霍斯有一瞬狐疑,旋即眉心一拧,“她的身份有点复杂。”



       墨倾略有兴致:“怎么说?”



       “查完再跟你说。”霍斯做事一向严谨,没把握的事不乱说。他瞧了眼病床上的女生,交代墨倾,“你帮我看一下,我去打热水。”



       墨倾:“……”她又不是来当护工的。



       霍斯离开后,病房里就一个半的活人,墨倾走了一圈,觉得没劲,无意间瞥见床头柜上一本包了书皮的书。



       她随手拿起,翻开,尔后一怔。



       书纸早已泛黄、陈旧,脆脆的,有种一碰就碎的脆弱感。竖排的格式,记载的是用毛笔写的药方,字里行间透着熟悉。



       《中草药奇效配方·上》。



       百年前,墨倾在帝城大学做中草药调研时,闲来无聊写的。



       里面记载着各种偏门的药草搭配,往往有奇效,分为上下两部。上部以稀奇古怪的配方偏多,走得旁门左道的路子;下部基本样样掺毒,可谓是五毒俱全。



       这是霍斯的?



       亦或是……



       墨倾垂眸扫了眼安静躺着的女生。



       她翻开了几页,窗外倏地有清风吹入,荡起夹在书页的一页纸,纸张轻悠悠地飘飞。



       墨倾伸出手,两指将其捏住。



       那是一张不过手掌大的纸,一面空白,另一面有图案。墨倾将纸张翻转过来,见到清晰的图案。



       又是一怔。



       那是一个她最熟悉不过的纹身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