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11章 编号404【03】写表扬信,贴公告栏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跪下,敬茶。”



       墨倾的声音不轻不重,语调微沉,穿透力却直达内心。



       充满上位者的威严。



       无端令人心惊。



       闵昶膝盖倏然发软,在他倾身那一瞬回过神,又把腰杆挺直了。



       他倔强地盯着墨倾。



       “非我族类,一律不治。”墨倾懒懒地叠着腿,悬空的小腿轻轻晃着,她把话说得风轻云淡,“想让你爷爷命长一点,就敬了这一杯茶。”



       身形微怔,闵昶喉结滑动了下,脑海里闪过墨倾手指搭在爷爷手腕的画面。尔后,又想到爷爷对墨倾医术的称赞以及那一套针灸针。



       闵昶问:“你真能治我爷爷?”



       墨倾不语,不表态,静待闵昶做决定。



       闵昶迟疑半刻,眸中晦暗不明。

http://m.soduso,cc首发

       “姑祖奶奶在上,请受晚辈闵昶一拜。”



       闵昶做出决定,眸底深处的阴郁迅速退散,膝盖一弯,跪倒在墨倾面前,将茶水奉上。



       他恭敬地说:“姑祖奶奶请喝茶。”



       有些人,哪怕是你初次见面,她的一举一动,都会令人信服。



       这是后天培养的,而“后天条件”代表她背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积累。



       闵昶愿意信她。



       就凭她是一代代祖先的信仰。



       墨倾扫了他一眼。



       旋即,墨倾慢悠悠地接过茶水,吹了吹,轻抿一口,然后把茶杯搁在桌上。



       “起吧。”



       墨倾不咸不淡地开口,三分傲然三分沉静,将上位者的姿态拿捏得死死的。



       闵昶深深地看她,抿着唇站起身。



       “我爷爷——”



       墨倾截断他,问:“针灸针呢?”



       拿“自制枪”和“针灸针”两件事来看,墨倾可以断定一件事——闵家一直走正道,但到闵昶这一代,走岔路了。



       “……”闵昶一哽,略作停顿后,直言道,“拿去拍卖了,一周前刚把它送走。”



       “理由呢?”



       闵昶眼睫微垂:“养医馆,需要钱。”



       “挺会本末倒置的。”墨倾扯了下嘴角,视线落到闵昶的脸上,像是某种威慑力冲击过去,她一字一顿,“不止吧?”



       闵昶讨厌被人看穿的感觉。



       他道:“我爸拿医馆做了抵押,必须还一大笔钱。”



       虽然自幼被灌输“存在的使命就是墨倾”的理念,但闵昶并没被这一套洗脑,从未将医馆和针灸针当回事儿。



       但是,爷爷希望医馆一直在,他就想办法把医馆经营下来。



       现在守好医馆需要用钱,加上爷爷的治病花销……与其等待一个不知何时会出现的“祖宗”,把针灸针“物归原主”,倒不如利用其价值解燃眉之急。



       指腹摩挲着下颌,墨倾问:“你爷爷不知道?”



       “不知道。”



       “行。”



       墨倾站起身。



       她睇了闵昶一眼:“去取笔墨。”



       “……”



       谁家还有那种东西。



       最后,闵昶找到了圆珠笔和草稿纸给墨倾将就。



       墨倾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毕竟她本身就没学过什么礼节,只是有样学样罢了。何况,毛笔和硬笔她都会。



       她大笔一挥,在草稿纸上留下一个药方。



       “照这个方子抓药,早晚各一副,小火熬制一个时辰。”墨倾手指夹着草稿纸,递给闵昶。



       闵昶看了一眼,没接。



       墨倾拧了下眉。



       “你会用手机打字吗?”闵昶强忍着撕纸的冲动,“就你这一手狗爬的字,不浸淫医院三四十年,写不出来。”



       墨倾一个字没说,抬腿踹了闵昶一脚。



       闵昶躲开了,但被脚尖扫到,仍是疼得不轻。



       大夫写方子潦草的毛病,墨倾是继承了个十成十,但她没心思再给闵昶写一封,加了闵昶微信后,直接发给闵昶一个电子版。



       将药方备份好,闵昶又问了几个问题,确定服药一周后就可以看到效果,且爷爷今后若恢复得好的话,还可以下地活动后,心里有了盘算。



       看墨倾也顺眼了些。



       “你现在是第一附中的学生?”闵昶问。



       “嗯。”



       “读高几?”



       “高三七班。”



       “哦。”闵昶颔首,“我三班。”



       “嗯?”



       闵昶感觉她没理解自己的言外之意,解释:“在学校遇到事可以找我。”



       “你不是连江齐屹都不如吗?”墨倾莫名其妙。



       “……”



       大爷的。



       这个江齐屹到底是谁?



       捏着东石市一半信息渠道的闵昶,想了半天,硬是没想出江齐屹到底是何方神圣。



       *



       开学第三天,第一附中某办公室。



       “宋老师!宋老师!”高三三班的班主任·李老师走进来,语气火急火燎的,“你太不像话了!像墨倾那样打架斗殴的学生,你怎么能写表扬信?还弄成海报挂在公告栏,你这不是在教坏学生吗?!”



       宋一源这会儿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打着摆子,手里拿着冒着热气的保温杯,活像个优哉游哉的退休老头儿。



       见到气急败坏的李老师,宋一源悠然自得地说:“你的学生见义勇为,下周一要全校表扬。我的学生锄强扶弱,就写个表扬信,怎么了?”



       李老师:“……”



       怎么了?!



       我看你是特级教师称号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