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10章 编号404【02】祖奶奶在上,受曾孙一拜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医馆分两楼。



       一楼有三间房。一间是前厅,有休息区、前台以及药柜,一间是就诊室,是大夫给人看病用的,一间则是药材库,方便随时补充药柜里的药材。



       二楼是居住区,同样三间房,一室两厅,附带厨房和洗手间。



       墨倾被少年领着上楼。



       “你叫什么?”墨倾问。



       “闵昶。”



       “哦。江齐屹的情敌?”



       “可能吧,”闵昶掀起眼帘,混不吝地接过话,“不认识。”



       闵昶推开一扇门,客厅陈设呈现在眼前,并不宽敞。但是,第一时间吸引墨倾注意的,不是客厅,而是卧室里传来的咳嗽声。



       墨倾挑眉。



       光听声音就知道,病入膏肓。

一秒记住m.soduso.cc

       闵昶皱眉看了眼墨倾,虽不信她真是老古董,不过……



       他自幼就被灌输“闵家后人的使命,就是等待一个叫‘墨倾’的女生上门”的理念。



       虽然闵昶也不知他运气为何这么背,祖辈们守了百年都没等到人,偏偏他这一代等到了。但是,家规在前,他再犯浑也不会置之不顾。



       他道:“你随便坐,我去跟爷爷说一声。”



       他进了卧室。



       看在屋内那人命不久矣的份上,墨倾没有理会被扔在客厅的事。



       客厅里供奉着一堆祖宗牌位,“闵先知”排在最上面,其后是他的子孙辈。墨倾看了几眼,注意到一边的几张全家福,通过牌位和照片,理清了闵先知子孙后代的关系。



       闵先知育有两子一女,现在只剩一个儿子尚在人间——也就是屋里那位。



       后辈子嗣单薄,现在就剩闵昶这一脉。



       就现在这情况,“闵昶和爷爷相依为命”的情况一目了然,境遇挺惨的。



       片刻后,闵昶走出来,表情一言难尽。他视线诡异地在墨倾脸上停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爷爷让你进去。”



       墨倾回首:“让?”



       “……请。”闵昶认命地改口。



       墨倾走过去。



       闵昶扶住门,警惕地望了她一眼,旋即低声叮嘱:“我爷爷重病,你……别让他情绪波动太大。”



       抬眼,墨倾尚未应声,里面就传来苍老的声音:“去倒茶了没有?”



       “马上。”



       闵昶回了一句。然后,又看了墨倾一眼,才走向客厅。



       卧室里亮着灯,墨倾将门彻底推开,见到床上的老人。年近九十的老人,白发苍苍,瘦骨嶙峋,被病痛所扰,可眼睛却炯炯有神,迸射出的希望之光,眸光锃亮。



       他身形颤抖着,颤巍巍地想下床。



       “躺着吧。”



       墨倾走过去,手抵住他的肩膀,用巧劲将他推回。他还在懵懂中,墨倾已经将枕头扔到他身后,让他躺坐着。



       老人眼含热泪,声音沙哑:“墨姑姑。”



       “你是闵先知的儿子、闵骋怀?”墨倾问。



       纵然是她,面对此情此景,都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她眼睛一闭一睁,晚辈都一只脚踏进棺材了。



       “是的。”



       “我就路过,来看看。”墨倾云淡风轻地说,“你不必拘礼。”



       闵骋怀喘了口气,问:“您是为针灸针而来的吗?”



       墨倾不动声色:“你知道针灸针的下落?”



       “针灸针一直珍藏在回春阁。”闵骋怀意外于墨倾的询问,但还是老实回答,“家父说,这世间只有您才能活用此物,用它济世救民。回春阁之所以开到现在,不换地址,就等着有朝一日您能回来,我们好将针灸针物归原主。”



       墨倾医术高明,善西医、通中医。



       闵家是个中医世家,到闵先知这一代,正逢战乱,医馆被毁,闵先知转而投身革命,在战场上遇见了墨倾。



       机缘巧合,墨倾认了闵先知为义弟,传授闵先知医术。在战争即将结束时,她又助闵先知开了一家医馆。



       因为墨倾不知自己会是何下场,所以将一套针灸针赠予闵先知。



       谁曾想……



       这货把针灸针供起来不说,还想着“物归原主”。



       “叩叩。”



       门被敲了两下,闵昶端着一杯茶过来。



       闵骋怀见到他,忙道:“闵昶,你去把祖奶奶的针灸针拿过来。”



       闵昶:“……”晚了。



       他的手微微颤抖,有茶水洒落出来,烫到了手背。他却没有管,抬头看向墨倾,赫然对上墨倾淡定了然的视线,当即心一沉。



       ——她知道了什么?



       “这事再说。”墨倾将视线一收,跟闵骋怀道,“你和闵昶见到我,都觉得正常。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



       苏醒这事,连她都不知。



       闵家如何得知?



       “是家父说的。”闵骋怀说,“他说您一定会来。闵家的后辈,懂事起就知道您的存在,所以见到您才不会匪夷所思。”



       闵昶走过来,一手拎着把椅子,一手端着茶。



       他把椅子放到墨倾身后,又把茶水递给墨倾,说:“喝茶。”



       “嗯?”墨倾眼一眯。



       “……”闵昶额角青筋蹦跶了下,他缓缓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暴躁的情绪,改口说,“请喝茶。”



       墨倾淡声道:“放下吧。”



       “……”



       闵昶下颌线条紧绷,垂眼把茶水放到床头柜。



       闵骋怀将闵昶的表现看在眼里,颇有不满,骂了他几句。



       闵昶倒是不反驳闵骋怀,安静地站在一边,跟木桩似的一动不动。



       ——他倒要看看,这事能稀罕到何种程度。



       在椅子上落座,墨倾跟闵骋怀聊了几句,了解了下闵家后代的情况。



       如她所料,医馆就剩这爷孙俩相依为命。不过闵骋怀还有个儿子,也就是闵昶的父亲,这人不学无术、吃喝嫖赌,一直在外鬼混,跟闵骋怀断绝了关系。



       “我下次再来。”



       见得闵骋怀愈发虚弱,墨倾淡淡说了句。她抓着闵骋怀枯瘦的手腕,指尖覆上脉搏时停顿了下,然后才将其放在被子下放好。



       随后,墨倾站起身,侧首看向闵昶。



       闵昶无端心虚,抿了下唇。



       “你跟我来。”



       跟闵昶说了一句,墨倾走出卧室。



       这时,闵骋怀咳嗽两声,跟闵昶叮嘱道:“闵昶,那是你姑祖奶奶,你得听她的。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忤逆她。这是家规。”



       “……哦。”



       闵昶应了一句,却没将闵骋怀的话放心上。



       他走出卧室,把门关上。随后,他看向客厅,略微一惊。



       墨倾坐在单人沙发上,翘着腿。她虽穿着校服,却没同龄人的稚嫩和天真,气质孤傲清冷,高高在上如高岭之花,但同时,又掺着桀骜和不羁。



       她跟祖先描述的“悬壶救世、医者仁心的圣人”是不挂边的。



       不过,这绝对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的人。



       “去沏杯热茶。”



       墨倾懒懒掀起眼帘,命令式的口吻,不容置否的威严。



       闵昶顿了顿,想到卧室里没被她动过的茶水,未言语,转身去给她重新倒了杯茶水。



       他走到墨倾面前。



       霎时,墨倾冷然的目光刺中他的眉心,她神色一凛:“跪下,敬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