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08章 编号909【08】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宋一源搓了搓手。



       又搓了搓手。



       心想,稳了。



       同为偏心之人,宋一源不费吹灰之力,就从江刻身上嗅到“同类”的味道,顿时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学校觉得,事情没有造成严重影响,只要江齐屹同学认错态度好,写一份检讨就差不多了。”宋一源斟酌着说。



       江刻掀了掀眼皮:“不够。”



       江齐屹:“……”卧槽,大义灭亲!这就是大义灭亲啊!



       宋一源:“……”卧槽,敢问这位家长,你是我们自己人吗?!



       “江先生说得对,”宋一源淡定得一批,点头附和道,“调戏女生,是原则问题。要不这样,除了检讨,我们再给他记个过。江先生觉得如何?”



       “嗯。”



       江刻淡淡应声,微微侧首,看向静坐旁观的墨倾。

http://m.soduso,cc首发

       他们三言两语就将这事盖棺定论,并且在同一立场给了江齐屹处罚。但是,墨倾这个当事人,从头到尾旁观着,连眼皮都没抖一下。



       “叮咚”。



       墨倾放在茶几的手机忽的跳出新消息。



       【霍斯】:听说你在学校见义勇为了,你想要什么奖励?



       江刻视线掠过,顿住。



       墨倾将手机拿起来。



       “你跟我出来一下。”眼见着墨倾要回消息,江刻语调冷淡地开口。



       “哦。”



       瞧了他一眼,墨倾从善如流地应声,起身,将手机揣在兜里。



       江刻出门时,澎忠想要跟上,但刚踏出一步,就见江刻睇来一眼。澎忠心领神会,顿时低下头,跟脚下生根似的伫立在原地。



       正值上课时间,走廊上没什么人,空荡荡的。



       江刻站定,转身打量着墨倾,问:“有受伤么?”



       左手抄兜,墨倾背脊笔直,看似闲散姿态可仪态不垮,有股劲儿在撑着。



       她懒懒地回:“没有。”



       江刻继续问:“第一天上学,有什么不适应的么?”



       “没有。”



       “好好学习。”微微颔首,江刻想到她点烟时的轻挑和风情,又叮嘱,“不要抽烟。”



       “哦。”



       墨倾微眯了下眼,有抹暗光一掠而过。



       江刻对她好得有些奇怪。



       如果那个人活到现在,得有上百岁了,不可能如此年轻。并且,只要那个人还活着,肯定在她苏醒的时候就现身了。



       若是转世……



       有可能么?



       默了半晌,江刻心想自己鬼使神差的,跑这一趟图的是什么,但张口却道:“你今天做了好事,值得表扬。有想要的东西,可以跟我说。”



       “客气。”墨倾泰然自若地领下这个情,“先欠着吧。”



       “……行,”江刻道,“留一下我的号码,以后有事打我电话。”



       *



       澎忠去楼下开车等江刻了。



       江齐屹被江刻惊世骇俗的“偏心大法”搞得很受伤,年轻脆弱的心脏受到来自社会现实的暴击。他顶着一张肿胀的脸,闷闷不乐地去了医务室。



       办公室里空了。



       趁着没人,宋一源掏出手机,给霍斯打了通电话。



       “你知道墨倾的小舅、江刻么,”宋一源压低声音,问,“他是不是我们基地的人?”



       霍斯:“不是。”



       咦?



       宋一源将江刻偏帮墨倾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然后问:“他不是基地的人,干嘛要偏袒墨倾?没理由啊。”



       “不知道。”霍斯说,“这个江刻来路不明,你避开一点为好。”



       “来路不明?”



       “有传言,他是帝市江家的人。现在是EMO在东石市分部的负责人。”霍斯的声音四平八稳,“我们在给墨倾找安置家庭时,查过墨家和江家,江刻前二十年的资料都很模糊。”



       “……哦,年纪轻轻成为负责人,还挺厉害。”



       宋一源挠挠头。



       半晌后,宋一源狐疑地问:“那他偏帮墨倾,正常吗?”



       “不正常。”霍斯肯定道,旋即给了个猜测,“可能是中邪了。”



       宋一源:“……”



       这样啊。



       那没事了。



       挂了电话,宋一源凑到门口,发现江刻已经走了,墨倾不疾不徐地走过来。



       “江刻没有骂你吧?”宋一源观察着墨倾淡漠的神情。



       “没有。”



       那就好。



       宋一源松了口气。



       “来,我跟你说个事。”宋一源跟墨倾招手。



       墨倾扫了他一眼,兀自走进办公室,那悠闲自在的姿态,就跟来家里串门似的。



       宋一源揉了揉腮帮子。



       折回去,宋一源看着把书装回包里的墨倾,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那个跟你一起转学过来的女生,温迎雪吗?”



       “你说过。”



       “是的,成绩优异的学霸,跟你弟墨随安角逐明年高考市第一的。”宋一源点着头,凑近墨倾,用饱含热情的口吻说,“你知道吗,她今天救了个突然发病的学生,受到学校重点表扬。一样都是转学生,咱们能不能争点气?就当给基地长点脸,行吗?!”



       拉好背包拉链,墨倾淡声道:“我也见义勇为,没差。”



       嗬!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夸你一句“见义勇为”,是为了让你“好好做人”,防止你“误入歧途”!咱能有一丢丢自知之明吗?!



       “你把人揍了!没人会关心你揍人的初衷,只会记得你揍人的结果!”宋一源对她谆谆教导。



       “那你给我写一封表扬信。”



       “你做梦!”宋一源觉得她脑子被浆糊糊住了,“要不是你小舅心长偏了,护着你,我得陪你一起遭殃!”



       “啊,”墨倾将背包甩在肩上,饶有兴致地问,“你也觉得他心长偏了?”



       “何止是长偏啊,就差没把你当亲生的了……”宋一源的话题一下被她拐跑了,还不自知,他低声八卦,“你是不是掐住他什么把柄了?”



       墨倾不答,踱步往外走,行至门口时,她一顿,回头叮嘱:“记得写表扬信。”



       “……”



       你在想屁吃!



       *



       两个转学生在开学第一天的“壮举”,一个上午的功夫,就在校内传开了。



       尤其是高三七班的同学。



       ——毕竟他们亲眼见证过新晋校霸将前任校霸踩在脚下。



       都是转学生,但无论是成绩还是名声,温迎雪和墨倾都走向两个极差。实在令人唏嘘。



       墨倾回到教室时,第四节课尚未结束,她喊了声“报告”进教室,收获了整个班级或崇拜或打量或畏惧的目光。



       不过,一整天下来,都没人敢跟墨倾说一句话。



       墨倾在教室最后一排,看了一天的书。同学们走过路过,在瞥见书名后,私下里给她安了一个“逼王”的称呼。



       另一边。



       江齐屹被转学生一顿胖揍,不止被剥夺“校霸”头衔,还闹到全校皆知的地步,他顶着一张猪头脸无论到哪儿都被笑。



       简直气得不行。



       课间休息时,他被迫谈及此事,恼羞成怒,愤愤地撂下话:“谁会怕她?让她等着,放学就堵她!到时候揍得她妈都不认识!”



       这话一传开,在最后一节课时,传到了墨倾耳里。



       堵她?



       墨倾手掌覆在后颈,慢悠悠地转动着脖子。



       *



       放学后。



       三楼,江齐屹从男厕所走出来,走向公共盥洗池。



       但是,他刚跨出一步,就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脚底袭上背脊。



       冷不丁一个哆嗦,他抬眼看去,赫然见到墨倾倚着墙,神情慵懒地看他。



       墨倾嗓音凉凉的:“听说你想堵我?”



       江齐屹:“……”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过来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