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04章 编号909【04】太平盛世,如你所愿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在外晃荡了一天,墨倾九点左右才被霍斯送回来。



       回到客厅,墨倾一眼就见到坐沙发上看书的江刻。墨夫人和墨随安都不在。



       “去哪儿了?”



       手指轻抬,江刻将书合上,嗓音微沉,他抬眼看过来,气场不怒自威。



       “城市一日游。”



       墨倾抱着书、提着袋子,抬步走过去。深蓝色的牛仔短裤下,两条笔直修长的腿,白皙又惹眼。



       她从容不迫,姿态悠闲,见不到一点惧怕、谨慎。



       “跟谁?”



       “霍斯。”墨倾把购物袋搁下,坐于沙发,大喇喇地叠着腿,倾身向前,细长的手臂轻抬,拿过茶几上的草莓咬了口,“送我回墨家的警察。”



       倒是实诚。



       可是,哪个好心的警察,会给你安排好的学校,给你买这么多东西?

一秒记住m.soduso.cc

       将书放到茶几上,江刻视线有意无意扫过购物袋,沉声问:“买了什么?”



       “衣服。”



       “谁出的钱?”



       “霍斯。”



       墨倾不痛不痒地回答。



       江刻从她脸上寻觅着心虚、紧张、害臊,但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她的坦荡无畏。于是,他深深吸了口气,从皮夹里拿出一张黑卡。



       他捏着黑卡,递过去:“以后花钱刷这张卡。”



       “为什么?”



       今天霍斯给墨倾科普了支付方式,墨倾知道有银行卡一说。她将黑卡接过来,翻转着研究,挺有兴趣的样子。



       却没一丝贪欲。



       “我是你长辈,给你钱是应该的。”江刻黑眸沉沉的,意味不明,说着连他都不信的鬼话,“他跟你非亲非故,你不能花她的钱。”



       “长辈?”



       墨倾略微一顿,目光定在他眉目。



       熟悉又陌生。



       半晌后,墨倾捏着黑卡的手指轻轻一晃:“行。”



       又吃了些水果,墨倾拿起书和购物袋,上了楼。



       江刻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眉目一动,猛然意识到什么。



       不对。



       他明明是想教育她的,怎么不仅半句重话没说,反而还给了她一张卡?



       *



       霍斯给墨倾找的书,都是基础入门的,但很有用,比网上搜到的零碎知识管用多了。



       墨倾回房后,洗了个澡,然后拿了本书,坐在书桌前翻看。



       这一看,就看到深夜。



       看完一本后有些困,墨倾微微眯眼,起身走到阳台,夜里的风微凉,拂过脸颊掀动发梢,带来几分舒适慵懒。



       夜幕之下,灯光零星,一派祥和。



       时代往后推进百年,满目疮痍的城市焕然一新。这一天,她见人们安居乐业、幸福安康,见科技发展向前、便捷为民,见过去被遗忘、历史被尘封。



       她因战火而生,因和平而眠。



       当时代不需要她,她又为何醒来?



       ——“墨倾,我希望你生在太平盛世,在那个时代,没人赋予你任何使命。你无需拿枪,也不必动刀。社会是多元、包容、自由的,不同的种族、文化、思维能共存,没人待你以偏见、歧视、异己,你将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我们的同类。”



       月光如薄纱倾洒,墨倾仰头望向苍穹。



       山河依旧。



       时代变迁。



       她见证过尸横遍野、战火连天、民不聊生的时代,一切已成梦幻泡影,而现在,她将见证他描绘的那个崭新的时代,是否如他们所愿。



       ……



       因为睡得晚,墨倾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墨夫人忌惮她,没让人叫醒她。



       墨倾下楼时,碰到刚巧要出门的墨夫人。墨夫人看了她一眼,微顿。



       “司机已经送随安去学校了。”墨夫人淡淡开口,保持着疏冷和距离,“我出门有点事,没空。你自己坐车过去。”



       她故意没提给墨倾生活费的事。



       墨倾再能耐,说到底不过一个中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墨倾拿什么跟她斗?等墨倾为钱犯难之际,就是她夺回长辈尊严之时。



       “嗯。”



       墨倾随口一应,淡淡的倨傲萦绕在眉眼,颇有一种“我批准了”的味道。



       像极了墨夫人在向她禀报事情。



       “……”



       墨夫人差点没被呕死。



       她故意在出门时磨蹭了下,等待墨倾为学费、出行、报到等发愁,转而来求助于她,可她磨蹭半天只见墨倾悠然自得吃着早餐,险些气出了心梗。



       放羊长大的孩子,果然是脑袋空空,什么都不会想!



       墨夫人走后,墨倾慢条斯理吃了早餐,然后在杨妈警惕的注视下,慢悠悠地出了门,用手机约了辆车,前往第一附中。



       与此同时。



       第一附中高三七班的班主任宋一源,正坐在办公室抠桌板。



       他分明有着一张英俊帅气、招蜂引蝶的脸,此刻却盯着一位满脸褶子、大腹便便的中年教师,眼里满是羡慕嫉妒恨。



       “……哈哈。”



       中年教师喝了口茶,看着手中试卷,自己没憋住笑,呵呵乐了。



       宋一源拍桌:“李老师,你高兴归高兴,乐出声就过分了!”



       “哈哈。”中年教师见他挑破,终于不再憋着了,乐完后假惺惺地劝,“小宋老师,你别搞窝里斗嘛。咱们学校转来一位成绩优异的学生,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无论安排在哪个班级,都无所谓嘛。”



       宋一源:“……”



       我呸!



       在我被评特级教师的道路上,你们全都是拦路虎!



       “何况学校不是把另一个转学生安排在你们班吗?”中年教师笑得像一朵花儿一样,“保不准她成绩更优秀呢。”



       “她——”



       宋一源磨牙。



       今年高三转来两名学生。



       一个叫温迎雪,曾是帝市一中的学生,年级第一,当之无愧的学霸。刚刚她做了一套入学试卷,门门功课近乎满分,惊呆整个办公室的老师。



       这样一个招人眼馋的好苗苗,被分到了李老师的三班。



       这都半个小时过去了,李老师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另一个转学生,就是收藏品909,又名墨倾。被分到宋一源的七班。



       宋一源觉得自己要被拖死。



       ——你又能奢求一个百年前的老古董做现在的中学试卷可以打几分呢?



       ——她不给你交白卷,你都得夸她态度认真,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