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01章 编号909【01】沉睡百年,重回人间

作品:《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八月底,一场暴雨兜头浇下,豆大雨珠砸落地面,随着尘土溅起。



       黑色轿车里,墨倾翘着腿,单手支颐,眼眸半垂,将窗外一幕幕尽收眼帘。间或的,别致建筑和街道景观,令她视线稍有停驻。



       “……你有在听吗?”



       身侧响起的声音很冷漠。



       那是个男人,年龄约摸三十左右,英俊却刻板,眉目冷然,浑身上下透着一丝不苟,衬衣见不到丁点褶皱。



       是个没有人情味的人。



       墨倾微微偏头,一缕发丝滑落脸侧,发梢微卷。



       她纤细的手指抵着下颌,神情慵懒而淡漠:“墨倾,18岁,自幼走丢,三天前被找回来——就是我。此外,墨家还有一个儿子,是个天才,父慈母爱,家庭幸福美满。”



       “你的观察期为一年。”男人说,“记住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旦你被认定有危险行为,我们将会对你进行干预。”



       “利用你们藏在我身体里的炸弹?”



       “是。”

一秒记住m.soduso.cc

       男人冷如霜雪,一板一眼。



       “啧,可怕。”



       墨倾这样说。



       然而,语气和神情,都见不到一丝惧意。态度敷衍极了。



       男人眼里没有温度,冷冰冰的,像是在看一件物品。



       事实上,她确实是一件“物品”。



       她诞生于百年前的战争中,被变态科学家秘密改造,据记载,她的身体异于常人,但详细情况未知。战争结束后,她被封存到第八基地的仓库,可跟她相关的资料却被悉数毁尽。



       一个月前,她忽然苏醒,险些毁掉整个基地。



       封存技术早已消失,想再封存她绝无可能。



       基于人性化的考量,在基地高层经过一个月的商讨后,决定先给她安排一个“普通高中生”的身份,再派观察者对她进行观察,以评估她的危险系数。



       倘若她能适应新社会的生活,不做危害社会的事情,成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们将会给她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



       如若不然,死路一条。



       *



       黑色轿车停在一独栋别墅前。



       墨倾觑了眼,问:“很有钱啊?”



       “普通的有钱家庭。”男人语调平静到没有起伏,“你可能会遇到很多无法理解的事物,但请你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要大惊小怪。”



       ……



       大雨如注,地砖缝隙里有野花生长,在雨中摇曳生姿,傲然挺立。



       男人撑了伞,跟墨倾在别墅前等候。



       不消片刻,一名佣人前来开门。



       “霍先生,墨小姐。”佣人杨妈跟二人打招呼,“夫人已经等候多时。”



       她领着二人进别墅。



       一进大厅,雍容华贵的墨夫人就走过来,笑容满面地打招呼:“霍斯先生,辛苦了。你们办案那么辛苦,还劳烦你把她送过来。”



       “她就是——”



       墨夫人视线在墨倾身上一顿。



       霍斯面无表情地配合道:“墨倾,您女儿。”



       “倾儿。”



       墨夫人顿时满眼热泪地喊。



       她亲昵地去抓墨倾的手,但手指还没碰到墨倾,就被墨倾躲开了。



       她动作一僵。



       “我怕生。”墨倾神情自若。不过,在被霍斯盯了一眼后,她慢吞吞地找补了一句,“毕竟第一次见面。”



       墨夫人:“……”



       霍斯:“……”



       “能理解。”墨夫人点头,半尴不尬地收了手,转而跟霍斯道,“我先生去出差了,还没回来。您要不要留下来吃个饭?”



       霍斯客气地说:“不了。我还有别的事。”



       墨夫人从善如流:“那就不留了。”



       “……”



       霍斯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主人都开了口,霍斯无法久留,反正把墨倾送达就算任务结束,便告辞离开。



       墨夫人笑着送他上车。



       但是,在将霍斯送走后,墨夫人折回来看到墨倾,笑脸就垮了。



       “有三件事,我先跟你讲清楚。”



       墨夫人一秒卸下慈母面具,跟墨倾冷言冷语。



       “一、被拐走是你不听话,别妄想我们会补偿你,把‘全世界欠你’的德行收一收;二、你有个弟弟,叫墨随安,我们家一切都以他优先;三、给我夹起尾巴做人,不要惹是生非、丢墨家的脸,懂吗?”



       墨倾张望四周一圈,随口一问:“你在跟我说话?”



       “除了你还能有——”



       话到一半,墨夫人倏地哽住。



       跟她相隔一两米的墨倾,瞬间逼近,强大压迫感倏然席卷而来,如无形之手捏着她的心脏,无端生出的恐惧感遍布全身。



       “那就好办了。”



       墨倾手肘搭在墨夫人肩上,反手握着一把水果刀,刀锋锐利,寒光乍现,手指把玩间刀刃划过墨夫人脖颈。



       墨夫人吓得腿都软了。



       杨妈愣在客厅,目瞪口呆。



       “我不图家产,不谋名利。时机一到,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墨倾轻眯着眼,“我欣赏你的精湛演技,以后在外人面前好好维持,母慈女孝,阖家欢乐,好吗?”



       墨夫人张了张口,发不出声。



       半晌等不到回应,墨倾眉眼压着三分不耐,用刀面拍着她的脸颊,字字顿顿:“我在跟你说话。”



       “……好。”



       墨夫人声带颤动着,强行挤出一个字。



       “行。”墨倾满意了,收回水果刀后,跟墨夫人伸出手,“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



       墨夫人灵魂出窍一般,恍惚地跟墨倾握了手。



       达成合作。



       墨倾转身上了楼。



       在杨妈的搀扶下,墨夫人浑浑噩噩地坐到沙发上。可是,刚一坐下,就听到楼梯传来脚步声,抬眼一看,又是墨倾。



       墨夫人和杨妈脆弱的心脏颤了颤。



       下一刻,只见墨倾的手倏地向上一扬,手腕扭动,那把水果刀呈斜线飞出,径直戳向茶几上摆放的苹果。



       苹果被贯穿。



       墨夫人:“……”



       杨妈:“……”



       这是我们普通人类能做到的事吗?



       将水果刀还回去,墨倾把手放到兜里,不疾不徐地问:“我住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