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章 工欲善其事

作品:《 重生2011

       “如果是工作需要,我会义不容辞地加班。我现在单身......”



       从容不迫地走上台,依旧是一身女式衬衫外加半身套裙黑丝的蒋柠溪,开始针对先前的问题侃侃而谈,丝毫没有面对上百人场面的紧张。



       任谁在这样的场合说了十多天,都不会有什么紧张感。



       “哎,果然是我的女神。”



       坐在人群最后一排的陈锋,看着台上的丽人,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有本事就追,再晚两天,女神就是别人家的了。”



       听着这熟悉的腔调,许仁山有些鄙视地怂恿道。



       明天就是培训的最后一天了,结果陈锋对黑丝妹子的念想还停留在嘴上说说,也真是让人无语。



       不试一试,怎么能体会到被女神拒绝的心碎!



       “放心,我家女神不会那么轻易被追上的。”



       对此,只会放放嘴炮的陈锋倒是很肯定。

一秒记住m.soduso.cc

       就连他们隔壁房间开跑车的富二代江鹤,不是也追求了女神好多天,女神依旧不为所动。



       试问,还有谁?



       反正他和女神来自同一个城市,回去之后有大把的机会去追求。



       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工作,陈锋觉得自己追求成功的概率有点低,才把计划往后拖延一段时间。



       等到他通过面试,成为一个正式的公务人员......



       “我昨晚不应该拒绝的。”



       听了室友的话,许仁山忍不住叹了口气。



       昨晚在KTV的时候,他有好几次的机会可以去感受一下黑丝的质量,但是都被他自己的良心给劝止了。



       “......”



       用杀人的目光把室友千刀万剐,陈锋深吸一口气,放弃了动手的念头。



       反正就许仁山这个木头,送到嘴边的肥肉都不会吃,他担心个球。



       “我的回答完毕,谢谢大家。”



       此时,台上的蒋柠溪回答完毕,和台下的众人笑了笑,眼神落在最后面的某人身上之时,带起一丝弯弯的弧线。



       那桃花眼带起的妩媚,让台下的男同胞们心神摇曳。



       大家都是刚入社会不久的新人,社会经历不足,面对这样动人心弦的黑丝妹子,都抵抗不住啊。



       “哗哗哗......”



       经久不息的掌声,比起中图创始人讲话之后热烈多了。



       “好了,接下来分组练习。”



       在中图创始人的结束语之后,场内的众人纷纷起身,前往各个小组的房间进行练习。



       而记忆有些偏差的许仁山,则是来到昨晚遇到过的俏丽短发妹子身旁,跟着她们一起上楼。



       上百人离场,自然不会是坐电梯,两部电梯根本挤不下,众人都是走楼梯去房间。



       “山哥,你昨晚是有什么事吗?”



       走在楼梯上的时候,姚杏儿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突然有点事。”



       看着短发妹子清秀的面庞,许仁山面带微笑地回答道,接受了对方的善意。



       如果没有意外,对方将会成功通过她自己老家的面试,成为一个正式的公务人员。



       两人之间除了最初的手机TT联系,多年之后都没有见过面,如同命运的两条平行线,再无交集。



       “许仁山,今天你先讲吧。”



       来到第8小组的培训房间,作为培训讲师之一的青年男子笑着对许仁山说道。



       此时,众人已经分两个区域坐好,三个讲师坐在考官席,前方摆放着一张桌子,让培训人员(考生)入座。



       “好。”



       对于这种正常流程,许仁山也没有什么抵触。



       无论是以后通不过面试全款退费,还是真的走这条朝九晚五的路,他都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去适应这最后两天的面试培训。



       “各位考官,我已经准备好了......”



       起初的青涩之后,许仁山很快进入状态,举止从容,回答问题条理清晰。



       有前世面对数百家长开讲座招生的经验,许仁山面对这种三人面试小儿科,太轻松了。



       无论是条理还是仪态,他自认完成得都挺不错。



       “各位考官,我已经回答完毕。”



       “好,许仁山今天的状态很好......”



       等许仁山讲完,三位讲师同时鼓起了掌,坐在正中的青年男子点评了两句之后,再让下一位学员准备开始。



       一个培训小组8名学员,全部人试讲完毕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因为明天就要结束培训,今天的训练内容倒是不多,负责第八小组的班主任(讲师)李辛随意练习了几个问题,就让大家放松,玩玩游戏再去吃午饭。



       “滋滋滋......”



       久违的诺基亚振动声响起,正在餐厅吃饭的许仁山拿出手机看了下屏幕,随即接了起来:“喂。”



       “许仁山,我已经帮你约好那个富婆咯。今晚六点,余山的香山咖啡馆三号包厢。”



       电话一接通,李彦妃气呼呼地快速说了两句。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山木头敢不敢过去相亲。



       如果对方不敢去,她就勉为其难陪那位富婆吃顿晚餐,顺便好好奚落一下这根木头。



       要入赘,入赘她们李家不好吗?



       她家也有别墅的,好吗?!!!



       “行,我一定准时到。”



       没想到这同班女同学竟然真的给他介绍了个富婆相亲,左右无事的许仁山也没有拒绝。



       万一,那个富婆长得和港版神雕的小龙女那么清冷、美丽绝伦呢!



       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



       反正,坏的结果谁也控制不了。



       “......”



       听着许仁山答应得如此爽快,李彦妃顿感气急,觉得多年没有发育的心口有了初步绽放的迹象。



       “山哥,你有事吗?”



       坐在同一张长桌吃饭的姚杏儿,关心地问了一句。



       “嗯,下午有点事要出去。”



       “哦。”



       面对许仁山不冷不热的态度,姚杏儿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分,美目却是忍不住偶尔看过去。



       回到房间午休了两个小时,许仁山和班主任请了个假,没有参加下午的培训,而是直接去了酒店旁边的银行取款机。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看着取款机页面上显示的2205.3元余额,许仁山叹了口气,取出了1500元。



       加上他皮夹里原有的235元,这2435.3就是他目前全部的身家。



       去年6月份毕业,他在姐夫的帮忙下找了个初中当临时的数学代课老师,平时周末带三两个学生补习,前后存下了点钱,全都交给了中图教育。



       对了,还有那两个250。



       从皮夹里拿出那两张有些褶皱的彩票,许仁山先前原本气得想扔到垃圾桶,最后还是下不去手。



       “后生,运气还可以啊,要不要再买一张?”



       将500块钱递给眼前的年轻小伙,中年老板笑着问了一句。



       “不了,谢谢。”



       放好红票票,许仁山打死也不会再买彩票了。



       枉他重生回来,还记得那注大奖号码,结果毛也不是。



       难怪那些领奖的人都蒙着面,估摸着都是某些主任的亲戚。



       “也对,年轻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没想到这小伙子醒悟了,中年老板感慨一句,又有了把自家女儿介绍给对方的想法。



       若对方踏踏实实地考上公务人员,绝对是个不错的金龟婿。



       “老板,再见啊。”



       再也不见,许仁山心里念叨一句,没有任何聊天的兴趣,转身出了门。



       接下来,自然是理发店走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虽然许仁山对于自己的相貌有点信心,但是凡事必须有备无患。



       理了个发花了15元,许仁山顶着还不算火辣的太阳走去了另一条街的太平鸟男装,买了件白色长袖和黑色长裤,一共花费530元。



       走路有点累,许仁山忍痛花了10块钱打了个出租,回到了余山大酒店。



       洗个澡,换好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许仁山打了个82分,剩余的18分自然是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