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章 两个亿和两个250

作品:《 重生2011

       “……”



       爆了一句非文明用语之后,许仁山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和无边的黑夜。



       昨晚的开奖号码,除了最后一个蓝球15对上,前面的六个号码没有一个是对的。



       也就是说,他的两亿大奖飞了,飞了,飞了......



       两个亿,和两个250,昨晚还意得志满、幻想跑车美女的许仁山觉得自己如同笑话一样。



       重生有嘛意思,有嘛子意思。



       “滋滋滋……”



       正当许仁山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老牌子神机振动起来,他有些机械地接起:“喂。”



       “小仙儿,在余山那边培训得怎么样了?”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阵娇俏的说话声。



       “不怎么样。”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大长腿、腰细、瓜子脸的长发飘飘妹子,许仁山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怎么这么没精神,还没睡醒吗?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那个邻居阿姨相亲?西湖边别墅好几套的哦,愿意入赘的话直接喜提别墅跑车,走上人生巅峰。”



       听出对面的无精打采,长发女孩笑着调侃道。



       “行啊,时间地点。”



       面对曾经大学女同学的调戏,许仁山毫不客气地应下。



       两个亿没了,他不想努力了,他还是个宝宝。



       前世,他同样被李彦妃这般调戏过,还说他学历、样貌、无父无母都很符合那位三十多岁富婆的入赘要求,当时年轻气盛的许仁山毫不客气拒绝了。



       往事重来一遍,许仁山觉得自己可以努力一下。



       讨得富婆欢心,别墅靠西湖,跑车法拉利。



       “……”



       怎么也没想到曾经暗恋的男神如此爽快地答应,李彦妃一时之间有些不可置信,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聊下去。



       这都把天给聊死了!!!



       什么时候,清高自信的男神变成这样了。



       “怎么,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听着手机那头一阵沉默,许仁山有些心痛地反问道。



       两个亿没了,他的富婆也没了。



       “怎么可能,我马上联系隔壁阿姨,今天晚饭就让你们见面。”



       被对方这么一激,李彦妃眉头一竖,毫不示弱地反击道。



       “行,我等你电话。”



       说完之后,许仁山随手挂断电话,继续陷入难以想象的失落之中。



       两个亿啊,两个亿,哪个天杀的把他两个亿给骗走了。



       “啊啊啊啊……”



       另一边,被挂断电话的李彦妃愣了一下,把手机往旁边一摔,整个趴在床上郁闷地捶着粉红色被子,睡衣下摆的一米多雪白大长腿时不时地翘立着,前方压着的床面平平无奇。



       她刚才为什么说那个阿姨,结果男神竟然还同意了,悔不该啊。



       哼,不行,头可断血可流,气势不能输。



       恼怒地发泄之后,李彦妃抬起精致的瓜子脸,生气地嘀咕一句:“就看你敢不敢和阿姨相亲。”



       随即,李彦妃翻出手机通讯录,找到了某位标注为‘师姐’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已截图,李彦妃甜甜地说道:“师姐姐,我可是给你找了个上门女婿的好人选哦。本科毕业,身高180,年轻帅气,没有特殊信仰,父母双亡......”



       不知发呆了多久,许仁山听到旁边床铺的室友醒来。



       “山子,这么早醒了。现在几点了,早餐还有么?”



       看到坐在电脑前的许仁山,陈锋打了个哈欠,随意地问了一句,首要关心的就是早上吃饭问题。



       “八点,应该还有早餐。”



       回过神来的许仁山,拿起诺基亚看了下时间,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怎么一大早这么没精神,昨晚失身了?”



       听着对方的敷衍回答,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形态的陈锋忍不住打趣道。



       “失个屁,昨晚蒋柠溪想要让我送她回房间来着,我没答应。”



       没好气地瞥了没穿任何衣服的室友一眼,知道对方怪癖的许仁山也不忘刺激一下对方。



       他可是记得,这个室友经常在晚上和他聊黑丝妹子,某天早上还打电话叫前台安排人来换床单。



       “考,真的假的?”



       一听到蒋柠溪的名字,陈锋快速从被窝里跳起,瞪大眼睛看向对方。



       他的黑丝女神,竟然这样子倒追许仁山?



       对于向来很老实的室友,陈锋没有任何的怀疑。



       “昨天晚上刚好碰到蒋柠溪她们组去聚会,我就顺便去了一下。蒋柠溪一直想拉我手来着,我没答应。”



       关于这点,许仁山却是一点都没有欺骗对方。



       黑丝妹子想拉他手是真,想让他帮忙送回房间是真,可惜旁边都有对方同组的人跟着,许仁山却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搞暧昧这种事,提倡实干的他向来是拒绝的。



       还好,他昨晚有些醉了,也没傻不拉几地主动去付那个KTV的消费。



       若不然,加上今天失了两亿大奖,估摸着要吐血三升。



       “我靠,许仁山,我敬佩你是条汉子。”



       确定了对方没有撒谎,站在床上的陈锋给对方竖了个大拇指。



       “你如果能先把裤子穿上,我会接受你的佩服。”



       瞟了眼对方比自己弱了两筹的存在,许仁山淡定地起身走向洗手间,顺手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换洗衣物。



       他需要洗个冷水澡,冲淡自己的无尽失落。



       重生,是多么的寂寞。



       这草蛋的人生,真是让人又恨又爱。



       “这些人都是牲口啊,连个咸鸭蛋都不剩。”



       “你可以起得再早一点。”



       “山子,你这话说的。对了,你今天怎么也起这么晚?”



       “昨晚不是和你的女神喝多了。”



       “......”



       半个小时后,许仁山和陈锋两人坐在人员稀少的餐厅里,吃着为数不多的早餐餐点。



       按照这培训的时间表,其余的培训学员都已经在大会议室集中,听中图教育的创始人讲解当下热点,提升理论水平。



       而陈锋向来都是以迟到为主,前世的许仁山倒是一丝不苟地提前到场,这重生回来的第二天却是被室友给传染了。



       面试的问题,许仁山记得清清楚楚,听不听这培训,其实已经没有必要。



       要不要面试入围,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原本,许仁山拥有了两亿资产,肯定不会想着入围面试,而是准备过潇洒的下半生。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重生的他也不是天命之子,两亿不翼而飞,不得不考虑一下是否要面试成功,成为一个朝九晚五、周末双休、没有压力、提前幻想退休生涯的公务人员。



       “......好,现在我请一位学员上来示范一下。蒋柠溪,你来试试。”



       吃完早餐,许仁山和陈锋两人一起从大会场的后门走进去,就听到那位中年发福、还有几分帅哥模样的中图创始人点了黑丝妹子的名。



       这都是他们此次培训的常态了,那位中图创始人显然也是被蒋柠溪的黑丝迷住了,三天两头叫对方上台展示。



       对此,参加培训的男同胞们也是乐见其成。



       有黑丝,为啥不看,不看白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