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章 这该死的颜值

作品:《 重生2011

       晃悠悠走回酒店的时候,达成心愿的许仁山终于有心思去捋一捋自己的处境。



       昨天喝的散伙酒,一个个手底下的妹子他都能叫出名字,一颦一笑那么地真实,甚至还有妹子因为他大方的散伙费哭着喊着要嫁给他,明显不可能是梦。



       许仁山很清楚,那些妹子根本不是图他的房子和车子,完全是因为他的帅气。



       就连前世那些蜂拥而至报名培训的中学小女生,也都是图他的帅气。



       这,该死的颜值。



       现在的场景是如此地真实,刚刚被车撞了,小腿至今还有淤青和痛感,自然也不会是梦。



       那么,事情很明显了,他从十年后重生回了2009年,估摸着是昨天第一次喝得那么醉,一命呜呼了。



       不知道,前世的时间点,‘某某培训部老板因机构倒闭买醉身亡’的消息会不会上丽州老家的新闻报纸。



       哎,十年生死两茫茫,谁能想到奋斗了十年的事业会一朝沦丧。



       咳咳咳,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他现在不是重生了嘛,这绝对是老天爷给他的补偿。



       这不,一回来,他就买了50倍的一等奖,想想都让人激动。

http://m.soduso,cc首发

       算一算这个时间点,他去年刚从江大毕业,在亲老姐的督促下找了个代课老师的轻松工作,专心备战国考、省考、事业编。



       今年三月,他刚过了省考的笔试,拿到了笔试成绩第一。



       为了保险起见,亲老姐给他重金报了中图教育29000元的面试包过班,面试不过退全款。



       今天,应该是他在某图培训班的倒数第三天。



       “简直就是完美啊。”



       活动了一下双臂,走在小河边的许仁山感觉空气都是甜的。



       散了一下步,许仁山走回酒店,回忆了一下房间号,就走进了电梯。



       嗯,貌似,他把房卡落在房间里面了。



       在电梯上行的过程中,许仁山才想起自己先前跑出来太急,房卡都没有拔出来。



       算了,先回去看看,他之前也没有关门,那个基本十一点半才回房间的室友也不会这么勤快地回来关门。



       来到五楼,许仁山远远见到自己所在宾馆房间的门大方地开着,心里松了口气,总算不用下去一楼大堂喊人来开门了。



       至于那些大酒店里经常遇到的服务员,这家被中图教育承包了大半房间的三星级余山大酒店,根本就看不到。



       反正,他们这些来培训的人一住就是十五天,期间每隔五六天来换一次床单就很客气了。



       29000元的包过班,上上下下将近200多人,中图赚的真黑。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回到房间,许仁山躺在床上,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传来。



       一重生就赚了2个亿,下半辈子不用辛苦打拼,有空就去旅旅游,和妹子们聊聊天,简直不要太美。



       “滴滴滴......”



       手机振动声响起,许仁山随手接了起来。



       “许哥,你今晚要过来练习一下吗?”



       手机那边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许仁山脑海里很快浮现起先前跑下楼梯时遇到的那个清秀短发妹子,对方的名字好像叫什么杏儿来着。



       算了,反正大家以后都没有交集,许仁山也是直接了当地拒绝:“不了,我想静静。”



       面试是不可能面试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面试。



       他有了两个亿的身价,哪里还有心思去朝九晚五地坐班,吃喝玩乐不香还是咋地。



       许仁山都已经想好了,等月底的面试之时,他就和前世那般回答,拿着最低的面试分,直接从笔试第一名掉到第三名。



       他先前报名的岗位只录取两个人,总分第三妥妥地出局。



       没办法,若是他无故缺席面试,即便没有通过,某图这边也是不会退款的。



       只有参加了面试,结果被刷下来,某图才会全额退款,相当于白住了15天星级酒店。



       许仁山记得,他遇到的面试题目中的一个大题,是讲作为公职人员发现了上司可能受贿的证据,应该怎么做?



       前世的许仁山刚刚毕业,满腔正义和热血,毫不犹豫地回答,向监察局实名举报,去除害群之马,绝对不能让那个不负责的领导继续为害。



       而能拿高分的答案,却是以稳健为主,实事求是,最好是私下委婉地提醒领导,暗示他可以上交受贿的财物,同时该坚持原则的要坚持原则。



       实在不行,可以适当地向上一级有关领导汇报工作,不能盲目地越级举报,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



       最重要的,是‘可能’两个字,那就是不确定。



       换做任何一个面试官,听到许仁山这个愣头青的回答,肯定不会有好印象。



       当时,坐在左边的女考官还笑着夸他很有正义感,结果许仁山拿到的是面试最低分。



       在正事面前,帅也没有什么用。



       “好的。”



       很明显,手机那头的女孩子声音中带了点失落。



       “嘎滋,嘎滋,嘎滋......”



       正躺在床上幻想美好未来的许仁山,很快就听到了隔壁房间传来的晃动声,其中还夹杂着女孩子受伤的呼叫。



       这家伙,简直就是牲畜啊。



       前世同样印象深刻的许仁山,知道隔壁住着的是某位富二代,每一个晚上都是做着有氧运动,有时候还要来好几场。



       其中,许仁山还知道参加面试培训的几个还算可以的妹子,都和对方有关联。



       哪个年轻女孩,能拒绝跑车香槟,还有几万块一个的包包。



       即便是这些即将迈入公务员序列的年轻女孩,也都是还没有养成长远的目光,容易被眼前的纸醉金迷所诱惑。



       这年头......



       目光落在门口地上散落着的一些小卡片,看看上面撩人的美女,听着隔壁比较有节奏的运动,体内激素分泌过快的许仁山有些口干舌燥。



       算了算了,他明天就是亿万富豪,不能让这些世俗的目光所束缚。



       更何况,以他的素质,真要找女孩没有太多难度,只是不想过多付出感情罢了。



       谈钱不伤感情,容易得病;



       谈感情费时间,容易没命。



       “还是出去走走吧。”



       隔壁刚消停一点,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想闹肾的许仁山去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收好房卡往外面走去。



       余山作为杭城下属的一个县城,过几年会变成杭城的一个区,经济缓缓飞扬,但是现在却也没比丽州小县城强多少。



       从余山大酒店往外走,后面就是正在修建的直通杭城市区六车道,另一边是他先前买过彩票、看上去有些杂乱的老街道。



       这造型,也就一般般了。



       不过,听说这里的彩礼有点贵,让丽州那边望尘莫及,这也是许仁山在大学期间拒绝班上最漂亮的那个妹子表白的原因。



       因为,那个大长腿、肤白貌美长发的同班妹子,是余山人,觉得这辈子要在丽州生活的许仁山自认消费不起。



       现在想一想,当年真的是够小白的。



       拒绝什么呢,考虑结婚那么长远的事,和大长腿妹子先谈个恋爱,聊聊人生多好。



       怕彩礼太贵,到时候分手就行了,何苦在大学时间还那么痴情,除了学习就是去网吧打游戏。



       所以说,帅有什么用,情商低了,啥也白瞎。



       多好的大学时代,留下的回忆只有学习和网游。



       “山哥,你也出来散步啊。”



       正当许仁山想得有些出神的时候,听到一声娇喊,循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那个妹子。



       一行八人,五男三女,最显眼的当属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短裙外加黑丝的长腿美女,比起另外两个普通的年轻女孩,尤为显眼。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