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四章 解忧方

作品:《 锁痕册

       “大事不好啦!鱼仙大人被青楼老鸨拐跑了!”



       拾盈与采棠刚踏入浣桃居,便听到几个杂役惊慌失措的呼喊。



       采棠愣住,随即一把揪住其中一个杂役,厉声喝斥道:“你们几个胡说些什么呢?!”



       “谁敢拉我——”那杂役冷不防被人揪住衣领,正要发作,转头看见采棠,忙止住怒气,道,“哎哟喂,小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快去救救鱼仙大人吧!”



       采棠见那杂役摆出一幅要哭出来的表情,实在不像作假诓人,不由得慌了神,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鱼仙大人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自身术法通天,却不幸失去了几乎全部记忆,为人处事方面极尽单纯,简直可以说是一张白纸……”



       采棠急不可耐,打断杂役为自己开脱的铺垫,道:“别废话,捡要紧的说。”



       “小的依您吩咐,带仙师下山采买,顺便在集市逛逛,偏生撞见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对仙师纠缠不休。”



       “那领头的是个妈妈,声称自己是蝶舞楼的人,要带鱼仙大人进楼去,小的正心急如焚,谁曾想仙师竟直接应下了,小的也不敢阻拦,只得先回来找旁人想办法。”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她把人带走了?”采棠双目喷火,“非是我轻视你,总归是仙师座下的人,区区几个烟花女子,何时竟也令你这般为难?!”



       杂役受了批评,可怜兮兮,道:“您说过的,欺负一介弱女子,算不得英雄好汉。”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没想到你不仅对我的话牢记在心,志向也挺远大。”采棠气急反笑,讥讽道,“我是不是应该出资立个牌坊,专门用来表彰你的功绩啊?”



       “小的不敢。”



       拾盈在旁观望,深觉这杂役很有说书的天赋,顿时动了惜才之心,不忍见他受罚,于是及时出言,劝道:“他不过一介杂役,人微言轻,左右不了鱼仙的抉择,你莫要再为难于他。况当务之急,还是要赶去蝶舞楼才是。”



       采棠向来刀子嘴豆腐心,虽然生气,倒也没有拿那杂役开刀的意思,如今拾盈开口,乐得顺坡下,说:“也罢,既然栊翠居主为你说情,就姑且先饶你一回。”



       闻言,杂役如蒙大赦,忙跪下磕头道:“多谢两位大人。”



       “这种时候,哪里顾得上那些繁文缛节?还不赶紧站起来,前面带路!”



       “是是是。”



       与此同时,蝶舞楼中,有两人相对而坐。



       其中年轻女子身着蓝衣,眉目恬静,她就是杂役口中那“被青楼老鸨拐跑了的鱼仙大人”,浣桃溪之主余溪。另一人则布衣打扮,作老妪状,赫然便是桃源村内曾为拾盈卜卦的阿婆。



       “阿婆此次兵行险招,怕是把握不大吧。”



       “仙师大可放心,对于占星测算之术,老身还是很有信心的。”



       “如此便好。”



       “其实,不得已出此下策,老身也有顾虑。”



       “但说无妨。”



       “仙师难道不怕此事传出后,于己身名誉有损吗?”



       “人言斑驳,又何须在意。”



       “仙师心境,果真远非常人能及。”



       “阿婆过誉了。”余溪顿了顿,问,“那栊翠居主,当真能解我之困?”



       “那倒未必。毕竟凡事无绝对,具体如何,见后方有分晓。”



       “阿婆所言极是。”



       闲谈之余,余溪敏锐觉察到采棠举动,不由苦笑道:“这孩子,到底年岁尚小,缺乏历练。”



       “能有这般奇思妙想,不失为一桩幸事。”阿婆宽慰道,“你得此女陪伴,也算有个依靠。”



       “短暂交集之后,终无计长伴彼此,岂非平添烦恼?”余溪语带悲切,未几又恢复平静,“抱歉,是我失态了。”



       “仙师近日多怀忧愁,若能得栊翠居主指点,即便不能完全放下,想必也会轻松许多。”



       “但愿如此吧。”



       不多时,只听得敲门声响,蝶舞楼老鸨在外道:“启禀仙师,采棠姑娘及栊翠居主求见。”



       “让她们进来。”



       “诺。”



       阿婆起身:“人已前来,我不便多留,这便告辞。”



       “阿婆慢走。”



       采棠拾盈相继进屋,几人分别见礼,各自落座不提。



       “素闻栊翠居主年轻有为,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俗。”



       “仙师谬赞。”拾盈平日里率性而为,然初次见到余溪,仍是显得颇为局促,言谈中也客气许多,“不瞒仙师,我少时居桃源村,常闻鱼仙传说,每每途经湖边,总是期待能得神明赐福。而今受邀相见,实乃幸甚。”



       余溪明察秋毫,自然发觉到拾盈的不安,和言悦色道:“院长不必紧张,其实此番邀约,不仅为见你一面,也因余溪有事相求。”



       我不是在做梦吧?和神仙姐姐的初次相见,居然是因为她有事求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相信我会办到,但是如果我帮她这一把,说不定能借此机会交个大佬朋友,以后也好有个保命的倚仗!



       拾盈心中窃喜,先前局促感也随之一扫而空,她坐直身子,拍着胸脯许诺:“只要仙女姐姐开口,拾盈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余溪错愕,脸颊微红,“你方才说,仙女姐姐?”



       拾盈自知失言,有心弥补,下意识撒娇道:“怎么,仙女姐姐不喜欢这个称呼吗?”



       “不,我很喜欢。”余溪勾唇浅笑,“这么多年行走世间,唯有你这样叫我。”



       余溪生性恬静,乍露笑意,便于不经意间温软人心,落在拾盈眼中,已担得起惊艳二字,她不得不别过头,掩去羞涩之态。



       “言归正传,自修仙有成起,每欲回忆往事,总觉记忆残缺,所剩无几,私下想来,须寻得一人细数桃源往事方可。”



       “所以,你找到了我。”



       “不错。”余溪颔首,“此时我身处外界,就近寻访,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