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二章

作品:《 锁痕册

       因着拾盈的举动,这场暴雨最终没有持续多久,洪灾也并未降临大地。



       然而,相应的,作为代价,拾盈的本命灵力近乎耗尽,陷入深度昏迷中,危在旦夕,绕是村民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



       冉诺又担忧又愧疚,不眠不休守在拾盈床前,发疯似地寻找能让拾盈苏醒过来的办法,但却始终毫无进展。



       是夜,冉诺心中烦闷,不由自主地走到窗边,对着暴雨后水位猛涨的湖面发呆。



       雨后的湖面波澜不惊,皎洁月轮倒映其中,恰似沉水玉璧,微风拂过,荡起层层涟漪,那块美玉便也随之微微晃动。



       风景迷人,冉诺却无心欣赏,她偏过头,看向拾盈恬静睡颜,叹了口气。



       “汝为何人?”



       声音入耳,冉诺大为震惊,四周张望,问:“谁在哪儿?”



       “尔等凡夫俗子,莫要再试图窥伺仙容。”音色空灵,然不见来者,“吾名浣桃,乃此湖仙灵。”



       冉诺将信将疑,但还是走出房屋,来到湖边,跪下道:“民女冉诺,拜见仙灵大人。”



       “汝知节守礼,甚佳。”浣桃颇为满意,言语中不免和悦几分,“且先请起。”

一秒记住m.soduso.cc

       冉诺依言,站起身来。



       “方才汝观览湖景,愁眉不展,却是何故?”



       冉诺将前因后果大致说与浣桃,言罢再度下跪,叩首道:“烦请仙灵大人施以援手,搭救拾盈,事成之后,冉诺定当携桃源村百姓诚心供奉。”



       “吾既受桃妖灵气滋养,自当尽力救援。只是天道有常,而今她本命灵力严重匮乏,亟待纯正元气,吾多年受困于此,力有不逮,还需汝从旁协助。”



       “仙灵大人尽管吩咐便是。”



       “为今之计,唯有吾助汝修成鱼仙,二人合力,方有逆天之势。”浣桃语带郑重,“只是此法甚难功成,且代价极大。”



       冉诺不假思索,道:“无论如何,冉诺愿意一试,还请仙灵大人施法。”



       “哪怕失去记忆,忘却拾盈,汝仍执意而行吗?”



       “什么?!”



       “成仙一途,历来断情绝爱,且此法尤为特殊,若欲保他人而全己身,必先斩灭旧时羁绊。”



       “这……”冉诺面露难色,问,“照此而行,以后我还能恢复记忆吗?”



       “基本无望。”



       冉诺沉吟良久,眼睫轻颤,低声问道:“在此之前,能让她先忘掉我吗?”



       “可以。”浣桃回答道,“不过,若是她执念过强,记忆许会残存。”



       “也罢,救人要紧,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冉诺思忖再三,终是下定决心,道,“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我都愿意一试,烦请仙灵大人施法。”



       “既然如此,那就依汝所愿。”浣桃言罢,一道光刃自湖中飞出,凭空斩向拾盈。



       “吾已将她脑中相关记忆尽数清除,之后如何,全仗造化。”



       “多谢仙灵大人。”



       “现在,汝走至湖中,静心感受四周水流,莫要心生抗拒,吾会为你护法。”



       “诺。”



       半年后。



       拾盈自昏迷中苏醒过来,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村头的桃树上。她不免有些疑惑,总觉自己似乎忘却了什么,然并未深究。



       仙灵出手,剔除的不仅是拾盈的记忆,有关那场暴雨的一切痕迹,都被浣桃带走了。



       自此以后,桃源村中,再无冉诺,取而代之的,只有存在于村内传闻中的守护神,鱼仙余溪。



       生活伤佛回归了正轨,又仿佛偏离了既有的轨道,拾盈每每前往湖边,总是会满怀希冀地停留半晌,然后情绪低落地独自走回。



       或许,自己是想见到那传说中的鱼仙吧,据说只要见到她,就会得到神的赐福呢,拾盈心想。



       浣桃与余溪合力出手,带给拾盈的益处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可以说是帮助拾盈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除去主要增幅,单论附加的仙灵之蕴,便使拾盈对周边事物的亲和度提高了一个档次,再加上她自身的属性,直接造就了一名当世医圣。



       在种种技能的加持下,拾盈很快便成为桃花妖一族的族长,岁月流逝并没有磨平她当初的棱角,反而为她提供了驰骋天地的甲胄,如今,当她再度坐在村头的桃树上时,已不仅仅是为了休憩。



       我想要走出桃源村,去往外面的大千世界看一看。



       随着这个想法愈发强烈,渐渐成为拾盈心中的执念,付诸实践的那一天已然不远。



       临走前,拾盈敲开阿婆的房门,请求她为自己卜卦。



       阿婆是在那场暴雨后凭空出现的神秘老妪,尤擅占卜吉凶。她没有拒绝拾盈,只是令她在外堂静候,须臾便得出卜辞——“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