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一章 挽芳归

作品:《 锁痕册

       “方才我说过,决定一件事是否真实存在的,有时或许并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知道它的人。”



       阿婆平和的音调好似带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渐渐稳定住拾盈紊乱的记忆,使她免受其扰。



       “事实上,世人眼中东院浣桃溪的来龙去脉,不过是一个被篡改的面目全非的故事而已。”



       在阿婆饱经风霜的叙述中,一幅幅活灵活现的场景陆续呈现,并缓缓揭开了真相的神秘面纱……



       千年前。



       “第三关:找到适合自己的伙伴,并与之结契。本关限时一月,结契成功视为通过,其中双方综合实力最强者为榜首,逾期仍未结契者则考核失败。”



       拾盈手拿一盘糕点,悠闲地坐在村头桃树的分杈处看戏,时而眯眼假寐,与不远处演武场上的活跃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举办得热火朝天的考核与她毫无瓜葛,静静欣赏别人家的兵荒马乱才更有趣,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天不遂妖愿,正当她哈欠连天打算再睡一觉时,忽感头皮发麻,她循着感觉看去,见是闺密冉诺正用“和善”的眼神看着她。



       拾盈下意识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事?”



       “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冉诺阴阳怪气道,“不如您先下来,让小的帮您回忆一下。”

一秒记住m.soduso.cc

       “呃……这个就不用了吧。”拾盈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在脑中飞速回想昨天说过的话,“哦,我想起来了!今天要把借你的话本还你!”



       “……”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拿来!”



       拾盈说着,忙将手中糕点放至一边,跳下树准备开溜。说时迟那时快,冉诺以电光不及掩耳之势揪住拾盈的衣领,笑语盈盈道:“你要去哪儿呀?”



       拾盈一个激灵,陪笑道:“当然是去给你拿话本了。”



       “是吗?”冉诺笑意加深,“我怎么觉着,你是想赶紧甩开我啊。”



       “我哪儿有!”拾盈死鸭子嘴硬,“这都是误会,作为你忠实的好友,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



       “哦?这样啊!”冉诺抬起左手,掌心火焰泛着幽蓝的光芒,“作为我忠实的好友,你一定还记得我们昨晚的约定吧。”



       “什么?难道我昨晚与你私定终身了?!”拾盈脱口而出,一副大为震惊的模样。



       闻言,冉诺僵住,看向拾盈的目光愈发诡异。



       拾盈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你个大头鬼啊!”冉诺暴跳如雷,“在你气死我之前,我看我还是先弄死你得了!”



       冉诺说罢,面目狰狞地扑向拾盈,对其发动狂轰滥炸般的攻击。



       “啊啊啊——疼!麻烦你轻点儿打,轻点儿,我还小,不扛揍的。”



       “没事儿,以后再多揍几回,包你成为浣桃溪扛揍界的第一人。”



       半个时辰后。



       “有你这样凶残的闺密,当真是家门不幸。”拾盈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上苍派我来到你身边,就为收拾你这无法无天的神兽。”冉诺嗤之以鼻,“所以,真要说起来,你还得感谢我呢。”



       “切,你该庆幸我还年幼,不然今天趴下的就是你了。”



       “那可不一定哦!”冉诺邪魅一笑,“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昨晚我们立过誓言,今日之内,你得跟我完成结契,不许反悔。”



       “原来不是私定终身啊!”拾盈长舒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你是看了多少话本才长成这样啊喂!”



       闹过之后,两人都安静下来,并排躺在草地上,仰望天上云朵。



       冉诺犹豫片刻,咬唇道:“那个……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誓言什么的作废也行。”



       “为什么要作废?”拾盈转头,看向冉诺,“和闺密命运相连,时刻守护着对方,想来也不错嘛。”



       “是啊。”冉诺翻身,面朝拾盈,“结契之后,你就再也甩不掉我了。”



       “那我以后可得小心点儿,免得整天挨打。”



       “放心吧,往后我就是你老大,要罩着你的。”



       “说话算话。”



       “当然。”



       就这样,拾盈从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桃花妖,变成了冉诺的契约精灵。



       结契前后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在浣桃溪中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有时拾盈躺在村头的桃树上休憩,还是会被冉诺叫醒,帮忙处理一些家常琐事。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



       她是被惊雷之声炸醒的。



       墨云翻滚,不停吞噬着尚未消解的蔚蓝,并在咆哮中席卷整片天地,银蛇般桀骜不驯的闪电腾跃其间,随雷声一齐搅动风云,昭示暴雨将至的讯息。



       拾盈霍然坐起,当即显化翅膀,径直向冉诺家飞去。



       进屋后,拾盈眉宇紧皱,对冉诺父母道:“这雨前征兆不同寻常,恐怕会引发洪灾。”



       冉诺母亲脸色煞白,心急如焚,道:“啊?!那诺儿怎么办?”



       拾盈心中担忧,面上却强自镇定,问:“冉诺在哪儿?”



       “她今天早上去后山,说是要采指甲草,现在都没回来。”冉诺母亲险些落泪,“我就这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您别担心,我这就去后山找她,一定把她平平安安的带回来。”拾盈说着,转身便走,忽然像是又想起什么,停下脚步,扭头嘱咐道,“您二老也要当心,如果真有洪灾,那就尽量往高处去。”



       “我们都明白。你在路上,千万小心啊!”



       “嗯。”



       拾盈飞在半空中,一边仔细寻找着冉诺的踪迹,一边感应着周边草木传递过来的信息,很快便在一个山洞中找到了她。



       此时洞外大雨倾盆,冉诺独自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膝,瑟瑟发抖。拾盈喜忧参半,忙走上前,喊道:“冉诺!”



       闻言,冉诺抬头,怔愣片刻后猛的扑入拾盈怀中,发泄般抽泣起来。



       拾盈静静听着冉诺的哭声,一言不发,只是悄悄圈紧双臂,同时轻抚冉诺后背以示安慰。



       良久,冉诺止住眼泪,声音发哑:“拾盈,我好冷,想回家。”



       “好。”拾盈抱起冉诺,“我这就带你回去。”



       其时暴雨正盛,如冰雹般砸向大地,冉诺身染高烧,出口无心,拾盈却当了真,她不假思索地动用本命灵力,道:“专属领域,春意盎然!”



       话音刚落,一层保护罩以拾盈冉诺为中心向外辐射,所到之处万物欣欣向荣,更有桃瓣漫天飞舞,勾勒春意烂漫。



       冉诺似有所感,抬起头来。



       拾盈见状,嫣然而笑,温言细语:“你看,满山遍野,皆为你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