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章 卜筮辞

作品:《 锁痕册

       顺利达成共识后,余溪不再避讳,当下拿出纸条,展开浏览,须臾又将其收回袖中。



       拾盈好奇地问:“那上面写了什么?”



       话一出口,拾盈便觉不妥——自己与余溪初次见面,尚未相熟,此问未免有种刺探情报之嫌。



       生怕被余溪怀疑,拾盈开口,补充道:“当然,你要是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无妨。”余溪回答,“阿婆有请,邀来客入庵一叙,随我来吧。”说罢侧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拾盈受宠若惊,道:“好。”



       两人走出桃舟,来到岸边,进入山洞,绕深潭而行,直至山洞尽头。



       余溪激活刻在洞壁上的阵法,一扇石门訇然中开,露出隐藏其后的密道。



       密道内一片漆黑,深不可测,夹杂着渗入骨髓的寒意。



       “此地机关众多,你务必跟紧我。”余溪叮嘱道。



       拾盈点头,表示明白。

一秒记住m.soduso.cc

       一路全神贯注,两个时辰后才走出密道,拾盈近乎脱力,只好坐在地上休息。



       “呼——好累啊!”拾盈感慨,见余溪面不改色,不由艳羡道,“我要是有像你这样充足的精力,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你初次入内,难免会觉力不从心。”余溪安慰她道,“这密道其实并不难闯,习惯就好。”



       “对了,你口中的‘阿婆’到底是什么人啊?她怎么知道我会来浣桃溪?”



       “她是此地年岁最长的人,精通星象卜卦之术,对于你的造访,想必她早有预料。”余溪耐心解释,继而又面带疑惑,“说来奇怪,阿婆很少主动邀约,不知这次所为何事。”



       “应该是为了那掌权玉佩吧。”



       “这么一想,倒也合情合理。”余溪颔首,“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等到我们见到她才能知道。”



       “那我们快走吧。”



       拾盈说着,站起身来,孰料用力过猛,踉跄一下就向后栽去。



       “啊——嗯?”



       拾盈的尖叫声没过多久就变成了表示疑问的鼻音,她只觉自己的后脑勺撞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任何痛感,反倒好似陷入了一片柔软中。



       “那个……你没事吧?”



       清甜的体香混合关切的问话自身后传来,拾盈迅速回神,发现自己正躺在余溪怀中,不禁睁大双眼,瞬间弹跳起身。



       我滴亲娘呐!今天是有毒吧!怎么我才遇到余溪就各种尴尬啊?拾盈心中咆哮,一脸的风中凌乱。



       拾盈又转眼瞥向余溪,见她跪坐在地,脸颊微红。饶是如此,她仍保持着大家闺秀应有的风范,稍稍整理下略显凌乱的衣裳,优雅起身,道:“若是无事,便出发吧。”



       眼见得余溪这次仍无意追究,拾盈松了口气,道:“都听你的。”



       两人复行数十里,来到一处高地上,放眼望去,一处规模不小的村落赫然入目。



       “这便是我族世代守护的村落了,因其所处环境与那《桃花源记》颇为相仿,故此得名桃源村。”



       拾盈纵览其貌,真个如那《桃花源记》所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回想前景,拾盈咋舌,道:“以迷踪幽谷为屏障,玉珠链为锁匙,阵法为依托,兼以密道机关,这片村落的防护措施当真是史无前例。”



       余溪深以为然,道:“正是。”



       拾盈眺望村庄,突发奇想,试探着问道:“按照这种安排,村民怕是也难以出去吧?”



       闻言,余溪神色复杂,半响才道:“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不仅无人能够出去,甚至连这种想法都不曾有过。”



       “哦,这样啊。”



       一问一答间,两人间的气氛渐趋沉重,拾盈止住话题,沉默地跟在余溪身后,向着不远处的桃源村走去。



       桃源村民风淳朴,两人初入村便受到村民热情迎接,不过比起拾盈,村民面对余溪更多了份膜拜与敬畏,纷纷对她行礼致意,这是只有守护神才能享受的尊荣。



       余溪对这幅场景习以为常,对村民简单介绍下拾盈后便带着她走向后山,那里坐落着几间草房,是桃源村占地最高的房屋。



       余溪上前,轻叩柴门,说:“阿婆,我二人应您所邀,前来拜访。”



       “请进来吧。”



       柴门应声而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正跪坐蒲团,面前木桌上摆放着龟甲、蓍草等物,乍看之下颇为神秘。



       见两人走近,老妪指指对面两个蒲团,示意她们坐在上面,而后一挥手,关上柴门。



       待两人坐定,拾盈开口,率先问道:“阿婆,你邀请我们两个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阿婆不答,只坐直身子,左手覆右手上,缓缓叩首至地,稽留多时,面带虔诚道:“老身,拜见栊翠居宫主。”



       阿婆此礼,显然是对拾盈并余溪一同而行,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双方眸中看到了震惊。



       不等拾盈反应过来,余溪已抢先一步,扶起阿婆。随后,余溪稍稍平复心情,问:“阿婆何出此言?”



       “决定一件事是否真实存在的,有时或许并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知道它的人。”阿婆感慨道,“多年来,我一直守着这个秘密,直到现在,你们来了。”



       拾盈忍耐不住,又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作为一个老祖级人物,曾对后辈们讲述过的故事,可以说是多如牛毛。”阿婆苍老的嗓音背后,隐藏着无尽沧桑,“你们……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两人异口同声:“当然。”



       “在讲故事之前,如果你们脑中仍留几许印象的话,应该还对当初的卜辞有所反应。”



       “什么卜辞?”



       阿婆看着眼前桌上的龟甲及蓍草,浑浊的双眼中似含泪光,颤声道:“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此话出口,拾盈如遭雷击,脑海中闪过无数零碎的片段,但却始终无法组成一幅完整的图像。她强行压抑住心底那难以言喻的痛楚,深吸口气,一字一顿道:“阿婆,当年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原封不动的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