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失落处

作品:《 锁痕册

       流纹书院,芷兰界第一书院,相传为初代界主所创,距今已有万年历史,其总院坐落在芷兰界中心位置,离中央清禁不过千米之遥,是名副其实的帝都人才培训机构。



       拾盈现居东方,故而她此行前往的其实是流纹书院东方分院,简称东院,此院向来以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方式闻名芷兰,这也导致其试炼考核题目奇葩辈出。



       就比如这次,当拾盈迫不及待地打开自己的考核题目时,就被上面几行鎏金大字——“前往迷踪幽谷,寻找失落的浣桃溪”——震惊地茫然无措。



       尽管对可能出现的变态题目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这样的要求时,拾盈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迟疑片刻,略带探询地看向一旁好整以暇的顾衍,问:“呃……你确定考官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可以肯定的是,你今天运气不太好。”顾衍叹了口气,对拾盈的遭遇深表同情,“这么多题目摆在眼前,你说你怎么就偏偏抽中了唯一一个地狱级别的呢?”



       “啥?地狱级别的?你怕不是在逗我!”拾盈语带质疑,“这题目虽然角度刁钻了点,但看着也不像太难的样子啊。”



       “姑奶奶哟,我劝你平时还是多关注些时事吧!”顾衍扶额,“有关浣桃溪的传闻,这段时间差不多已经人尽皆知了。”



       “还不是之前我听说飞鱼县有个恶霸鱼肉乡里,于是去替天行道了一番,结果不慎认错人,误伤县太爷的二公子,然后就被巷柳姐姐禁足两月,根本没时间去关心这些。”



       提起此事,拾盈有些闷闷不乐,转眼看到顾衍那幸灾乐祸的神情,不由大怒:“笑什么笑?还不赶紧给我讲讲那失落的浣桃溪!”



       顾衍收敛微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可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在用欢笑掩饰我听到这件事的悲痛而已。”



       “切,鬼才信你。”拾盈一脸不屑,倒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继续问,“那失落的浣桃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具体要追溯到初代界主离奇失踪后,由于事发突然,一时没有新的大能接任界主之位,芷兰界顿成无主之地,就此陷入了百年纷争。”



       “在这个过程中,诸多势力受到波及,首当其冲的当属流纹书院,而我们东院不幸混入了森狱界的暗子,被森狱界一支队伍里应外合猛烈攻打,双方僵持整十年,后新界主登基才稳住局面,但东院也付出了近乎毁灭的惨痛代价。”



       “难道浣桃溪就是在这一战中失落的?”



       “不错。”顾衍喝了口茶,又说,“浣桃溪是鱼仙余溪的栖息地,原本并不在东院,只是因为余溪被当时的东院院长搭救,并在相处中对他芳心暗许,便携浣桃溪来到东院投奔院长,可惜院长无意于她,余溪大为伤心,后来在那场浩劫中下落不明,浣桃溪也随主失落。”



       最后,顾衍“啪”的一声收起手中折扇,总结道:“以上就是已知的关于‘失落的浣桃溪’的全部情节。”



       “说了这么多,这浣桃溪就是个传说中的地界,这要我怎么找啊?”拾盈皱起眉头,表示无解。



       “这办法嘛,也不是没有。”顾衍神秘地勾勾手指,示意拾盈凑近些,而后压低声音说,“为了获取更多信息,我花重金在机晓阁里打探了一些内部情报,其中有关于浣桃溪位置的消息。”



       “在哪儿?”



       “迷踪幽谷。”



       这个消息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好歹有个大致位置,不用满书院乱跑;忧的是迷踪幽谷可不是一个善地,听名字就知道,这个地方宛如迷宫,易进难出。



       “所以……你去还是不去?”



       “巷柳姐姐本来就不同意我参加升学考核,如果我放弃这次机会,恐怕以后就要永远呆在中级班了。”拾盈抬眸,难得正色道,“所以,我一定要去。”



       “很好。”顾衍满意点头,拍拍拾盈的肩膀,“不愧是我选中的人,有点儿胆量。”



       闻言,拾盈微愣,一股不详预感油然而生,她警惕地看着顾衍,问:“什么叫‘我选中的人’?”



       “咳,单纯口误,你别在意。”顾衍不自然的别过头,“我们还是赶紧去迷踪幽谷吧。”



       “别试图转移话题。”拾盈不依不饶,继续追问,“你得给我解释清楚,到底什么叫你选中的人?”



       顾衍见蒙混不成,只得坦白:“呃……我与旁人有约,要挑战直播‘寻找失落的浣桃溪’。”



       “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坑。”拾盈咬牙,“说!我抽中这个,是不是你设计好的?”



       “才不是。”顾衍十分无辜,“我本来已经约好和程法共同前往,谁知半路上杀出个你,只好带你一个。”



       “那你为什么说我是你选中的人?”



       “因为你是天选之子。”顾衍微笑,“孩子,接受现实吧。”



       “你……”拾盈挽起袖子,准备暴打顾衍一顿,待瞥见匆匆赶来的程法时,忙又停住动作,“算了,不和你计较。”



       “啧啧啧,这么快就认栽了?有点儿骨气好不好?”



       “识时务者为俊杰。”拾盈理直气壮,“有本事你叫你家程法不要插手。”



       “我可管不住他。”



       “这样吧,我勉为其难加入你们,你们帮我寻找浣桃溪。”



       “成交。”顾衍伸出手,“合作愉快。”



       拾盈正欲伸手回握,忽然收到来自程法的一记眼刀,忙缩回手,点头道:“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