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夷道阻

作品:《 锁痕册

       和风轻拂杨柳,阳光微笼桃杏,拾盈乘着盎然春意,再度前往流纹书院。



       临行前,巷柳站在她身后,亲自为她戴上一串玉珠链。



       “试炼凶险,佩好它,可保你性命无虞。”



       拾盈听着她温声叮咛,眸中满是疑惑:“巷柳姐姐,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呀?”



       巷柳微怔,忙掩去眸中慌乱,强自镇定:“这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话虽如此,但还是让人难以置信。”拾盈两手托腮,看着已经转到自己面前的巷柳,“毕竟,你之前可是极力反对我报名参加流纹书院招生考核的。”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阻止你,是因为没必要;但现在支持你,却是不得已。”巷柳顿了顿,又补充道,“另外,顾衍作为你的随行考官,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



       “顾衍那家伙可护不了我。”拾盈撇嘴,脸上尽是大写的嫌弃。



       “论资排辈,他总归是你师兄,你多少要尊重些,而且,按组内规矩,你应该叫他的北斗代号——‘玉衡’。”



       “哎呀,知道了,你怎么老是替他说话?”拾盈摆摆手,表示自己明白,随后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跳起,大叫一声,“哦,我悟了!莫非你们之间……存在那种不可告人的私情?!”



       拾盈不愧为芷兰界当代神兽典范,看问题犀利无匹,搞事情一针见血,直把巷柳气得面红耳赤,当即揪住其右耳,厉声呵斥道:“你算算你才几岁!怎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http://m.soduso,cc首发

       掐指一算,我今年五百六十,虽比不得你们成千上万,也可称老大不小了,拾盈心里盘算着这些,嘴上却乖巧认错:“巷柳姐姐,拾盈知道错了。”



       巷柳深知自家熊孩子秉性难移,万不可轻易放过,于是不为所动,继续开展爱的教育。



       没办法,要想平安度过此劫,只能使出绝招。拾盈看准时机,佯装跌倒,顺势扑倒在巷柳怀中,而后扬起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尽显天真可爱,最后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用半是撒娇半是讨好的语气说道:“嘻嘻,姐姐你真美。”



       这一套操作驾轻就熟,显然她没少用来为自己开脱,饶是如此,在拾盈“萌即正义”的生存法则前,巷柳也不由得败下阵来,她松开揪住拾盈耳朵的右手,无可奈何道:“真拿你没办法……不过,若是你下次再犯,我绝不轻饶。”



       “嗯嗯。”拾盈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时候不早,你也该去流纹书院了。”巷柳说着,招手换来一只双栖蝶,对拾盈道,“彼双会带你到流纹书院,届时你在那里同顾衍汇合。”



       “知道了。”拾盈说完,凌空一跃,轻巧地落在蝶背之上,“那么,巷柳姐姐,再见啦!”



       “记住,三个月后试炼结束,你务必要前往卧佛斋,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嗯。”



       目送着彼双与拾盈消失在天际,巷柳回身,看向廊下一袭黑衣的少年:“别来无恙,程法。”



       “我当然无甚大碍,倒是你,没了玉珠链作本命法宝,怕是命不久矣。”



       “我存于世间多年,对此早已无感。”巷柳面色略显苍白,但还是不在意的笑笑,“你知道的,我只欲了却一桩心愿,断没有陷她于险境的意思。”



       “所以,自你决定将玉珠链交予她,便从未想过活着看到她与余溪携手归来。”程法冷笑,“还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巷柳心知此言为激将,也不生气,只淡然道:“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已是将死之人,不在意那些虚名。”



       “你可不像那种甘心为爱赴死的人。”程法说着,随手抛给巷柳一枚乌黑透亮的贝壳,“此物可帮你拖个一年半载,权当你多年来替我照顾顾衍的谢礼。”



       “续命的黑曜贝就这么给我,看来你这人也不算太无情嘛!”巷柳一眼便看穿对方的傲娇本质,也不点破,“不论如何,我还是要说句谢谢。”



       “……”



       “拾盈那边,就拜托你和顾衍了。”



       “小事一桩。”程法爽快应下,“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好。”



       程法走后,巷柳借黑曜贝调息片刻,起身望向远处如黛青山,自言自语道:“也罢,最后一次启阵,便由我亲自完成。”



       话音刚落,她轻挥右手,几根粗壮柳条拔地而起,交织成一座古朴高台,巷柳飞身至上,玉手自半空划出无数玄妙符文,并将其依次烙入高台中央的法阵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多年未启的生疏。



       “迷踪幽谷·溯·浣桃溪!”



       伴随着巷柳清朗的喝喊,一股磅礴伟力自法阵中央逸散开来,将诸多符文点亮成星,辉映在澄青天幕上。俄而白芒乍现,一道流光坠向远处的山峦,众星似受了那光导引,纷纷紧随其后,相继奔往远方。



       白日流星难免引人注目,然而这符文被巷柳点化,自带屏蔽功用,除巷柳外无人得见;至于那参天柳条,实乃巷柳灵力所化,亦虚亦实,故此并未造成任何损毁——凡此种种,皆使巷柳所居的眠湘居看似一如往常,省却她不少心力。



       半刻钟后,巷柳落在高台上,眺望远处迷踪幽谷,喃喃低语:“我已然为你夷平道路,但愿你能得偿所愿吧。”



       一语中了,她再难抵御汹涌疲乏,缓缓阖眼,陷入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