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暗流生

作品:《 锁痕册

       “翰墨点引,灵蕴涵养,挥就前尘,或可化虚为实,此乃历代芷兰界主天赐之技也。”



       清雅的木屋中,两名女子对座品茗,微风和煦,送来融融暖意,洒播沁人茶香。



       “口耳相传,又无依据,不足为训。”



       “话虽如此,然放任流言甚嚣尘上,绝非良计。”女子放下茶盏,正色道,“树欲静而风不止,榭岚,你初入芷兰,便有此言论,可见来者不善。”



       “既来之,则安之。”榭岚抬眸,看向女子,“对付那几个藏头露尾的鼠辈,尚无需本座亲自出手。”



       女子挑眉,饶有兴致道:“哦?莫非你早有安排?”



       “拥有一个心思玲珑的心腹,远比自己凡事亲力亲为要好得多。”榭岚起身,走向窗边,“放出消息,我要在你这里闭关,为期三载。”



       “你现在可是一个烫手山芋,我这里未必能接得下。”



       榭岚停住脚步,回眸浅笑,丹唇轻启:“本座乃芷兰界主,你作为芷兰臣民,反对无效。”



       “没想到,素来温文尔雅的界主大人竟会以势压人,不过嘛——”女子站起,转瞬便来到榭岚身侧,在她耳畔低吟道,“主上既心仪此地,妾身自当扫榻相迎。”



       榭岚微愣,随即不动声色掩去脸上彤霞,故作镇静地拉开距离,道:“聂苓,你我虽同为女子,但你也要自重些。”

http://m.soduso,cc首发

       “臣妾聂苓,谨遵界主教诲。”



       调侃过后,聂芩倒也规矩许多,榭岚见状,暗自松了口气。



       当此时,蓝衣女子闪入室内,她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界主,国相求见,自言有要事相商。”



       “让她在邀月楼候着,本座这就回去。”



       “诺。”



       “我本好奇你为何如此淡定,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季茹汐这个国相,当真不可小觑。”聂苓转身,重又落座,“你既有正事要办,我就不留你了。”



       “嗯。”



       告别聂苓后,榭岚便借助传送阵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前,这里便是邀月楼,名取“举杯邀明月”之意,表明其酒楼身份,同时它也是芷兰四方巨头——南方钟酼宫直属下的瞭望塔兼情报楼,自宫主洛宛深入天渊后,此地便交由界主榭岚暂时接管。



       邀月楼有千丈之高,分百层。其中,下三十三层称尽娱层,管理酒楼诸事;中三十三层称集情层,负责情报搜集、交换与查询;上三十三层称晓烽层,承担瞭望职能;而最高的第一百层,则是商议机要的绝佳场地,非天潢贵胄不得入内。各层之间均有传送阵法,配备精良守卫,堪称芷兰第一楼。



       榭岚未做过多停留,亮出身份后径直前往第一百层,季茹汐早已恭候在此,起身行礼:“参见芷兰界主。”



       “起来吧。”



       “谢芷兰界主。”



       榭岚在季茹汐面前落座,问:“你今日求见,所谓何事?”



       “回禀界主,关于近日流言,臣有事启奏。”



       “国相请讲。”



       “臣私以为传闻蹊跷,便自作主张派人调查其出处,发现竟源自钟毓宫内,事关重大,特向您汇报。”



       “……”沉默片刻,榭岚开口,问,“针对此事,国相有何高见?”



       “此境无非两种:一是确为钟毓宫之计,意图谋权篡位;一是另有其人嫁祸钟毓宫,意图挑拨离间,动摇芷兰根基。”



       “你在朝为官多年,对宫中局势理应有所预判,依你,此事与钟毓宫有几分干系?”



       “臣不敢妄下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