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5. 崩溃有时就是一瞬间

作品:《 我们都在拼命走出来

       饭后,众人嚷嚷着要去KTV开始第二轮庆祝,此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



       夏栩想到第二天早上还有课,本打算回去,见顾翊泪眼汪汪一脸无助地望向自己,心都要化了:



       “我们先跟过去,等到了直接找机会拉他出来聊聊吧。”



       一行人又闹闹哄哄一路,从美食街转场到了Z大校门口附近的纯K。



       途中夏栩借着和光临唠家常的机会,带顾翊走到了他和陈理后边。



       ……



       “今天云熙也来了,你怎么没带她来吃饭啊。”



       “……云熙?”



       光临似是很困惑的样子,



       “这丫头怕是看到我朋友圈的风声,偷跑出来的……估计今天家里没人管她。”



       “应该是怕挨我舅妈骂,早就回去了吧,至少要赶在她下班前到家。”

http://m.soduso,cc首发

       夏栩不由得一惊:



       “偷跑出来的?我还以为是你带她来的……”



       “坏了,我还带她画画,早知道就督促她回去了。”



       “不碍事,这丫头倔得很,也不是你劝劝就能解决的。”



       光临感叹着:



       “她从小就淘气,加上又到了叛逆期,说的话不能轻信,你以后留个心眼就是了。”



       夏栩五味杂陈地“嗯”了一声。再一瞥旁边的顾翊,大概是太过紧张,少有地一言不敢发,这样下去,怕是要错过在路上和陈理沟通的机会了。



       夏栩这个着急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个没忍住,清咳了一声,故意推了顾翊一把,让她一个趔趄往前方的陈理身上倒去。



       “哎哟!对、对不起学长……”



       顾翊的脑袋撞到了陈理的后背,慌忙低头道歉,然而前方的人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径自忽略了身后的人和声音往前走去,连搭理顾翊一声的意思都没有,也完全不管自己同行的朋友已经停下了脚步。



       这一下,光临和吉言都看出了异常。他们的眼神从吃饱喝足的满足转向疑惑,却又不好开口询问。



       顾翊非常受伤,更加不敢说话了。沉默许久,突然感觉自己好生滑稽,已经被学长讨厌了,还来“死缠烂打”,太不像话了。



       崩溃有时就是一瞬间的事。她一个转身,一只手捂着口鼻,眼眶再次满溢出泪水来,飞溅了几滴在夏栩手臂上,不顾众人的呼喊,也不管跑向何处,只一心想逃离。



       夏栩拼命追着顾翊,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出了意外。想到自己手臂上感受到的两滴泪,心都要碎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没想到自己的“好心鼓励”反而让阿翊这么难受。



       她后悔了。后悔自大地带顾翊来找陈理,后悔自大地推了她那一下想测试陈理的反应。



       这是她在渐渐找回自信后,最后悔自己的狂妄自大,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的一次。



       她自己是脸皮厚,就算不被回应还是会想办法去把话说清楚,也不会轻易就被打击说放弃。



       那也是因为她从来没喜欢过谁,从来不知道心系一个人、在乎一个人、想和一个人在一起时的那份敏感和不安。



       或许最开始遇到光临时,还有一些对偶像既崇拜又忐忑的敏感心思,但那也和阿翊如今的喜欢不一样啊。



       那对于她来说还不算是喜欢的崇拜之情,都能让厚脸皮的她变得“不敢”而退缩起来,阿翊如今面对的是自己真心在喜欢的人,又如何能轻易“敢”得起来呢?



       夏栩想到这里,更是怪罪起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来,想想当初遇到光临的时候,自己也是千万般不敢,今天又哪来的自信就鼓励阿翊“勇往直前”呢?



       夏栩边跑边自责着,见顾翊过了马路,绿灯还剩10秒钟,就准备赶紧冲刺过去。



       一个没留神,差点被前方一辆飞快驶过的电动车撞到。



       “小心!”



       电光石火之间,光临冲刺上前,从侧后方拉住了她的双臂,猛地把她拽了回来。



       “你不要命啦?!”



       光临的语气从未有过地紧张慌乱,满是责备的口吻,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夏栩的手臂,生怕一松开她又要不管不顾往前冲。



       “阿翊……阿翊!”



       夏栩此刻满是担心愧疚和自责,完全听不进光临的话。



       “你清醒一点!”



       光临双手晃了晃她:



       “兔子那儿有大头去追,他会看好她的,冷静、冷静……好吗?”



       夏栩望向街对面,吉言确实已经追上了顾翊,看样子也在稳定她的情绪了,这才稍稍安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