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3.痛并快乐着

作品:《 颓圮

       “你就是这么带徒弟的!”马尾少女看向师父单渊,恶狠狠道。



       阿祁站在叶书身后,看着贴墙而靠,身躯绷的笔直,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四十多岁孩子一样的单渊,边捂着嘴偷笑边朝他挤眉弄眼。



       单渊委屈道了一声没有,没好气的瞟了眼阿祁。



       “他这般敷衍你,你也到是真的信,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真是气死我了,你也给我站过去。”叶书背对着阿祁,厉声道。



       阿祁听罢低下了头,走上跟前也照猫画虎学着师父单渊的样子,贴靠在了墙上。



       “你们俩给我站在这里好好反省!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叶书气呼呼的挥着拳头凶狠道。



       待马尾少女走远,单渊幸灾乐祸道:“你也来啦。”



       阿祁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来了。”



       单渊瞥了眼阿祁,揶揄道:“这就走?”



       阿祁下意识的鼓动了下干涩的喉咙,心有余悸道:“我可不敢。”



       自上次拜师之后,阿祁每日结束家中的事物后就来慈悲巷找师姐叶书开始一天的修习,日复一日的拔剑挥剑倒也不算乏味,可前几日他和叶书无意中撞见单渊正用舌头轻舔着剑尖,当阿祁还在疑惑这是不是什么高深的养剑法子的时候,马尾少女仍旧在自己身旁,可师父单渊不知怎么就已经躺在了院子里,胸口上还有淡淡的拳印,直到现在院子里还有着他的人形凹痕。

一秒记住m.soduso.cc

       阿祁看着凹痕,又摇头苦笑道:“师姐的拳头可太大了,我可遭不住那一下。”



       单渊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可嘴上却道:“应该没问题,我觉得死不了。”



       阿祁摇了摇头,欲言又止。单渊笑着拍了拍阿祁的肩膀,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今日坐观手中剑,你可有感悟。”



       阿祁不确定道:“许是感觉到了彼此心有灵犀,不太真切。”



       单渊咧开了嘴,笑呵呵道:“剑之一道,以心养剑,以剑养人,以人养气,以气养意。”



       见阿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单渊又道:“这世间剑法分站剑,走剑和坐剑。道门之中又是分为道剑和法剑。”



       单渊顿了顿,不屑道:“暂且不提这法剑讲求斩尽世间不平,光说这道剑确是斩去人的七情六欲,以剑御人,本末倒置,旁门左道尔。”



       “那今日坐观手中剑可是您说的坐剑?”阿祁忙问道。



       单渊点头道:“然也,可这坐剑枯燥乏味,你心有纷杂太多,确是不适合你,只是让你静下心来和剑互通心意罢了。”



       阿祁嗯了一声,刚要说话,一颗石子嗖的一声擦过耳旁,深深的嵌在了墙上,二人脊背瞬间挺直,皆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大气都不敢喘。



       待少女再次走远,二人相视一笑,这生活也还蛮有趣的。



       ……



       小沙弥僧璨最近一直都是痛并快乐着。



       他快乐的是沈一每日得闲的时候,都会来寺内随着他一道修行,方丈讲经时,她也有模有样的坐在一旁,低头沉思,别人不知道可是坐在她旁边的小沙弥却知道,她这哪里是什么听方丈讲经啊,完全是在把讲经当成了她安眠曲,每次问她,她都会竖起拇指说方丈讲经讲的可好了。



       有沈一一起修行的日子,他觉得生活都不再那么沉重,仿佛都轻快起来了。



       可他也时常很痛苦。



       “僧璨师兄,僧寮里的桌子腿都被你的小黑狗磨牙给磨秃了。”



       “僧璨师兄,寺监正在找你,我听闻好像是你的小黑狗冲撞了寺内进香的香客。”



       “僧璨师弟,方丈房里的古经被小黑狗尿了一遍,方丈正提着禅杖四处找你和狗呢。”



       “僧璨师弟,米房丢失的米找到了,狗和米人赃并获,方丈正等着你去领狗呢。”



       “僧璨师弟……”



       每日都会有不同的噩耗传向僧璨,他一个头几百个大,他生怕怕别人喊他的名字,一听到自己的名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他不止一次的和小黑说佛门重地,讲究清净无为,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小黑每次都是轻轻点头,可第二天噩耗还是准时传来。



       今日他正捆着大石块低着头踩着石碓在米房舂米,有声音从耳畔传来:“哟,还在这儿忙着呢。”



       僧璨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依旧低着头随口道:“嗯。”



       耳畔的声音继续响着,“别忙了,他们在外边儿满世界找你呢。”



       僧璨低头看着脚下不多的稻谷,额头冷汗直流,于是加快了速度,焦急道:“怎么了,是小黑又干什么出格儿的事情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阿祁听到这里心下暗自松了口气。



       当他舂完米抬头的那刻,看者门口摇着尾巴的小黑狗,只见小黑狗口吐人言,嘿嘿笑道:“就是我咬了个小孩儿。”



       僧璨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