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1.人间温情

作品:《 颓圮

       冬夜虽冷可却难敌人间温情,牛掌柜睡前挨个房间都给温炉填了满满的柴火,就连余钱不多的商旅脚夫住的通铺也不例外。



       夜半三更,屋里有些燥热,王博约推开临街的窗户,一丝冷风拂面,窗外一片寂寥黑暗,看不清远处的方向。



       他深知自己这一生都将行走在漆黑的冰面上,没有人可以告诉自己脚下究竟是什么。也许某天脚下的冰突然碎裂,等待他的可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可能是绵延万里的火海,可能安然走过这冰面却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有,也有可能踏足另一片坚实的大地是一片柳暗花明。



       他没有惧怕有的只是期待,安然度过这一生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无趣了,他想活得精彩一些,他也想走的了无心事。



       王博约端起茶壶想倒些温水来润润干涩的喉,却感觉手中一轻,便提着茶壶下楼而去。



       客栈轻掩着店门,透着门缝吹进丝丝冷风,早些前给他们上菜的孙宇穿着厚夹袄,正坐在不远处的柜台旁,就着烛火不知在读什么书,直到王博约走到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这才抬起头,看着面前俊俏的公子哥,轻声问道:“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他放下手中的茶壶,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他轻轻一笑:“你爱看书么?”



       还记得那日午后他正在屋中看着一本道家古籍,阿祁推门而入,看着看书的自己随口问道:“你爱看书么?”



       他没有多想,也是随口答道:“我其实更爱看你,不然怎么有家不回和你住在一起,你应该懂我的心思。”



       阿祁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沉默许久才说道:“没有必要说这些。”



       女子倒扣住书籍,挽起耳边的碎发,笑着道:“公子可有何指教。”

http://m.soduso,cc首发

       王博约摆了摆手,拉过一旁的椅子随意坐下,感慨道:“指教可不敢当,陈大小姐,可还记得我是谁?“



       很久没人再叫过她大小姐了,就连孙牛也不例外,陈宇见身份被揭开,没有惊慌失措,蒙尘的记忆被卸去了枷锁,只是脸上多了几抹怅惘与追忆。



       四年前本是少女怀春年纪的她偷偷跟着本要去选购食材的孙牛偷偷溜出了家门,本想顺路去庙内求张姻缘符,可就在她要许下宏愿为善三千,求佛赐良缘时,要不是孙牛赶来带着她连夜逃出了上京,她也怕就此香消玉殒。之后就此安居真定府,不久听闻陈家满门被灭,无一活口,便终日以泪洗面,一双凤眼肿的不成样子。



       陈宇从柜台下拿出茶盏,端起水壶为王博约斟满了水,轻声道:“看公子长相便可知公子你的生辰八字,还且容我算算。”



       王博约端起茶盏,把玩着手中应是建窑的油滴盏,看着面前的女子笑道:“哦?陈宇小姐许久不见竟是还精通了易学?”



       陈宇指尖一挑,掐着手指胡乱鼓动着,好一会儿才停歇,这才眯着眼睛笑呵呵道:“公子面相不凡,定是午夜丑时生,就算不会易学八卦,旁人也能一眼看出,公子这幅面相实好啊,非王博约这三字不能配。”



       王博约轻笑着抿了口茶盏中的水,咧嘴笑了笑:“十多年前的玩笑话你还记得啊,这都过去多久了咱们可别炒冷饭了。”



       看着面前肤如凝脂,娉婷袅娜的女子,王博约刹那间有些失神,“同之前留着短发面容黝黑的假小子确实是不一样了。”



       陈宇一笑置之,淡然道:“我们有多久未见了。”



       王博约顿了顿,不确定道:“许是有七八年了,要不是看到你颈间的黑痣我都认不出你了。”



       陈宇轻轻点了点头,洒然道:“过得可真快啊,我都已经四年没有回过上京了,不知伯父身体可好?”



       王博约点了点头,二人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可聊着聊着终归还是回到了陈家灭门之祸上。



       “陈婉君还活着,前阵子同李思年一道去了高丽。”王博约看着情绪有些失落的陈宇,宽慰道。



       陈宇舒展了眉头,眼角有一丝宠溺滑过,她还记得婉君,小时候总跟在自己屁股后头,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笑起来总是那么可爱。



       王博约顿了顿,又轻轻道:“太子少师魏屿不久前遇刺身亡了。”



       陈宇歪着头,不解道:“此话怎讲?”



       王博约低头,用指尖蘸了下茶盏中的水,在桌上轻轻画了个圆,不再言语。



       陈宇缓了好一阵子,眼角微红,翻起了扣着的书,轻轻捂在了脸上,王博约这才看到书的全名,是为《反经》。



       许久,女子放下书籍,摊开的书页上残存着些许水渍,她看着王博约豁然道:“我前半生都在翻箱倒箧,希望寻得无常中不变的片刻,可这却好似在寻觅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旧梦,这实在无异于痴人说梦了,如今也该醒来了。”



       她说完看着王博约脸上倒映着明灭闪耀的火光,又道:“王博约,近些年过的可好。”



       王博约莞尔一笑,“同你一样,都只是黄金一般却不值钱的青春罢了,何谈好坏。”



       陈宇轻轻点了点头,合上了书本,轻声问道:“此去何往?”



       “燕云十六州。”王博约语气平淡道。



       女子沉默许久,似是下定决心般,握紧拳头坚决道:“我想和你同去。”



       王博约无语凝噎,没好气道:“这又不是去江南游山水赏丹橘,边塞沙场,处处刀光剑影,谁来护你周全。”



       王博约言罢,轻轻摆了摆手,起身提着水壶回到屋里。



       陈宇看着他隐没在黑暗中的背影,她不自觉问向自己,这天下什么东西最重?



       她给了自己答案,许是人情世故吧,这一记重锤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