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0.三组九人

作品:《 颓圮

       冬夜冷风肃杀,路上都是些风尘仆仆,神色匆忙,一生见惯阴晴圆缺,可到头来却又徒留不住一二的旅人。



       王博约驾着车看着路上来去匆忙的旅人,自嘲一笑,自己又何尝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呢。



       他看着远处明灭闪耀的灯火,王博约心想今夜倒也能找个落脚地睡个好觉了。



       “咴咴。”马车停在了一家客栈旁,屋檐下悬挂着长方形的白纸灯笼,两面写着联语“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



       “君悦客栈,也算个不错的名字。”王博约抬头看着客栈斑驳的牌匾小声嘟囔,转身掀开身后的帘子,恭敬道:“二位长者,今夜在此投宿如何?”



       陈伯闭着眼睛依靠在火炉旁,没有说话点了点头,面容清癯的老先生却探出身子,看了眼这家客栈,满意道:“此地甚好。”



       客栈的院子很大,用来停放马车摆放货物都甚是宽敞,王博约拴好了马,看着拴马柱旁镂刻着花纹的喂马槽,心想老板倒也是个讲究人。



       “哟,客官面生啊,头一次来真定府吧。”老板看着王博约一行三人气势不凡,忙上前应道。



       “老板,您这儿可还有空余房间?”王博约点了点头,看了看客栈还算典雅的环境,轻声问道。



       老板笑道:“您说笑了,这开客栈的还能没有空余房间么,咱家别的不说,冬有温炉,夏有凉荫,保准您住的舒心。”



       王博约笑了笑,“那麻烦您现在准备一桌好酒好菜,这一路舟车劳顿风餐露宿可给我们憋坏了,再麻烦您开三间上房,开窗多透透气,有味道我可住不惯。”

http://m.soduso,cc首发

       老板摆手笑了笑,“得嘞,保准给您做一桌好酒好菜,来者是客,相逢便是有缘,今日我亲自下厨,这味道好坏还望几位多多包涵。”



       王博约拱了拱手道:“那就麻烦您了,还不知道掌柜的如何称呼。”



       老板忙摆手道:“您可真是羞煞我了,担不起一声您字,您叫我孙牛就行。”



       “那就有劳孙掌柜了。”王博约笑着拱了拱手,不再言语。



       二老一少坐在桌前喝着小酒就着花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之前在旁一直吃饭没有说话的苦力脚夫此时插了句嘴,感慨道:“几位真是好福气啊,孙掌柜亲自下厨,可真是难得一见。”



       王博约看向了脚夫,疑惑道:“大哥,敢问您此话怎讲。”



       苦力脚夫感慨道:“可不敢可不敢,您应该是哪家的公子吧,这般面相寻常人家可生养不出来。”



       见王博约没有言声,脚夫继续道:“这孙掌柜之前本是在上京陈家,做了快小二十年的掌厨,可四年前陈家灭门,掌柜的从此心灰意冷,就带着闺女回到了真定府,开了这家客栈,他平日很少下厨,可任谁吃到他做的菜,都赞不绝口,几位有口福啊。”



       王博约点了点头,一脸了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看老哥你也别走了,咱们坐在这小酌几杯?”



       苦力脚夫忙摆手道:“谢谢小哥,可我就不打扰几位了,明早还要早起做工,今晚回去早些休息,您几位也是。”



       脚夫出门抬头,看着星夜万里,长久的生计奔波早就让他养成了何时睡都会在晨间准时醒来的习惯,自己这般泥腿子能和人富贵公子搭上话本就不容易,可真要坐下和人喝酒胡吹那就是不识趣了,这人啊自打落生起便是分了三六九等,下里巴人何必硬要融那阳春白雪呢?脚夫哈了哈气,用带有余温的双手紧了紧领口,头也不回的就走向了黑夜之中。



       “在想什么呢?”陈伯看着对面正望着窗外夜色发呆的王博约,低声道。



       王博约莞尔一笑,随口道:“在回味这菜的味道,确实很不错。”



       他只是一直在想吃饭时那个女子,女子自称孙宇,是掌柜的独生女,可上菜时他不经意的一瞥,却看到了女子颈间连成三角形的三颗黑痣。



       那是陈家大小姐陈宇特有的标志,小时他偶然间在宴席间瞥见过,本以为她死在了那场人祸里,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相遇,一夜之间便从云间坠落地面,谁不慨叹一声人生际遇造化弄人啊。



       王博约这一生什么人间珍馐没见过吃过,这家常菜味道确实不错,可却也不至于让他如此,陈伯没有点破,低声道:“可知此番随咱们一同前往燕云十六州的人是谁?”



       王博约随意道:“应是和您一样,是老头儿的天地人三组九人了吧。”



       陈伯喝了口茶,轻轻点点了头,“天二罗威。”



       王博约只知老头儿手下有个三组九人,就是向他也从来没透过底,他只知这九人除了陈伯外其余只听老头儿的差遣,老头儿从未提起过,而他也从未问过。



       “那您是三组中的哪一组哪一位?”王博约好奇问道。



       “地四。”陈伯淡淡道。



       王博约点了点头,想知道三组大概的实力差距,随口问道:“那您可以在罗威手下走几招?”



       陈伯语气不变,却语出惊人道:“当面搏命,我一拳毙他。”



       王博约一口茶水喷在了对面陈伯的脸上,处变不惊的老人伸手轻轻抹去,只是沟壑纵横的脸上仍余着点点水珠,他只是淡淡看了眼王博约。王博约赶忙告罪几声,陈伯不以为意,继续喝茶。王博约看着面前浑身透着一股暮气的陈伯,再想到之前仙风道骨的罗威,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陈伯见王博约面容纠结,抿了口茶,又语出惊人道:“十里外他一笑杀我。”



       王博约猛然记起年少时老头儿一次和别人闲聊,道这世间高深武功不计其数,可技法再妙均是有法可解,唯然山技法,练至高深处可于五十里外杀人于无物,不知何解。



       这类天方夜谭的功法,王博约一直都不当真,毕竟十里外连人在哪里都不知,又何谈去杀一个人呢?可直到听着陈伯平淡如水的说完这些,他才不得不信,要知道陈伯可是从未说过假话。



       陈伯喝完茶后起身离去,独留下王博约一人发呆,他心道,连这般天方夜谭的功法都留存人间,那这世间难以相信的事还有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