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9.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作品:《 颓圮

       上京的风雪早已停歇,可凛冽的寒风却一阵阵匆匆吹过。路上都是缩着脖子,拉紧了衣服领口匆匆赶路的行人空气中到处游弋着刺骨的寒冷,阿祁也伸手紧了紧夹袄的领口,今年的冬天,应该会很冷吧。



       一路匆忙,冷风吹走了阿祁身上的热气,也裹挟着纷飞的雪屑落在了他的身上。



       慈悲巷,巷子不长,南北通道,不足千米。巷子两边是厚重的青石围起来的院落,一家挨着一家,看不出里面的情形,只看得到斑驳的老院墙壁和家家门口宽敞的木门。



       阿祁走过坑坑洼洼铺着麻石板的小巷,在一家院门虚掩,门口有着一株粗壮古槐的人家停下。



       他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轻轻叩了叩大门。



       不多时便有人来开门,是个梳着马尾辫,约莫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她轻声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事么?”



       阿祁拱了拱手,道:“特此来拜访单渊单前辈。”



       少女一脸了然,确信道:“你是不是叫阿祁。”



       阿祁点了点头,少女又道:“先生早已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阿祁随着少女缓步向前,小院建筑错落有致,雪天倒是别样的风趣。



       阿祁每每回想第一次看到单渊的时候,总是忍俊不禁。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他看着单渊皱着眉坐在摇椅上用手中的长剑抠着脚趾,抠完还闻了闻,一脸陶醉,看不出一丝高人风范。



       要不是马尾辫少女轻轻咳嗽了一声,看着离嘴角越来越近的剑尖,阿祁还以为他要尝一尝味道。



       当单渊抬头看到在门外恭谨站着的阿祁,也不觉尴尬,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马尾辫少女又轻轻咳嗽了一声,他这才意识到没有穿鞋,忙弯腰曲背,伸手去拿摇椅下的鞋子。



       阿祁眼观口,口观鼻,鼻观心,这尴尬事就权当没有看到,直到感觉差不多了,这才抬头看向单渊,只见他一身墨色长袍,背负长剑,身躯笔挺如松,真是好一派名家风范,赶忙恭谨道:“晚辈阿祁,见过单前辈。”



       单渊满脸笑意,轻轻点了点头,满意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单渊言罢,看向了一旁的马尾辫少女,轻轻点了点头,马尾少女这才躬身告退,带上了房门出门玩雪去了。



       单渊见少女告退,仿佛鼓了气的皮囊一下子泄了气,又瘫软在了摇椅上,指着桌上的山楂和点心,随意道:“你来了啊,随意就好,想吃什么随便拿,但可千万别把这儿当自己家。”



       阿祁很是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刚想说话,单渊便一股脑儿有的没的和盘托出,“王博约那小王八蛋,很早之前就和我讲过要给我找个关门弟子,要不是欠了他一个小人情,我还真不愿意接这个活儿。”



       他抬头瞄了眼窗外,见马尾少女正在雪堆里打滚儿,指了指了那少女,朝着阿祁悄声道:“就这么一个小东西,我头都要大了,再来一个你,”单渊说到此处长叹了口气,痛心疾首道:“我的快活日子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阿祁心里都要骂娘了,王博约信纸上信誓旦旦写着此人乃绝顶高手,天下顶尖武夫里一双手数得过来的厉害人物,可这家伙怎么这般浪荡不羁,难道这也是高人必备的风范?



       阿祁脑子里正胡思乱想,可还是点头称是,未有半分逾矩。



       单渊点了点头,继续瘫在椅子上,随意问道:“之前可曾学过一拳半脚?”



       阿祁摇了摇头,“心向往之。”



       单渊晃了晃头,轻轻道:“那你也应知武夫还有高下之分。”



       阿祁点了点头,“曾听闻过,可却也只知三流二流之类的高手。”



       单渊撇了撇嘴,双脚随意搭起,双手抱头斜望着窗外的景色,形同一般的市井无赖,口中言语却是狂妄至极:“三流二流此等蝼蚁什么时候也配称高手了,一流掌教于我而言也不过是提鞋的货色。



       你师父我初入武学之时便可同二流高手过百余招不露颓势,五年后便可和掌教真人平分秋色,如今匆匆已过二十载,砍这些歪瓜裂枣,师父我三天三夜都不带喘一口粗气。”



       阿祁正低头听着,心下却是忐忑异常,他这般口若悬河,也不知说的靠不靠谱儿,可还是心里一横,稽首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起来吧,今日起你便是我单渊的关门弟子。”单渊沉声道。



       阿祁抬头称是,却不知何时马尾少女出现在身畔,单渊此刻神情严肃,前一刹还在躺椅上侃天侃地,下一刻就站的笔挺如松,挑不出一丝毛病,端的是好一幅大家风范。



       “我叫叶书,是你的师姐,今日起你随我修行。”马尾少女超着阿祁微微拱手,点头道。



       阿祁点头还礼,“谢过师姐。”



       单渊调笑道:“都是同门师兄,哪来这么多规矩礼数,随意点就好。”



       叶书瞟了一眼单渊,他马上收敛起笑容,点头严肃道:“不错不错,有规有矩方能出高徒。”



       阿祁从窗外看了眼屋内瘫软在摇椅上的单渊,头疼道:“师父怎么看起来这般不靠谱儿。”



       叶书笑到:“他如今剑心通明,率性而为反而有益剑道。”



       阿祁皱着眉疑惑道:“原来如此,可为何师父好像又有些怕师姐你。”



       叶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拳头,晃着马尾轻笑道:“你也可以哦,只要你的拳头比他的拳头大,让他哭着喊你师父都没问题呢!”



       阿祁苦笑一声,心里止不住的打鼓,也不知王博约到底靠不靠谱儿,这到底是让自己拜了个怎样的师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