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8.人间下

作品:《 颓圮

       阿祁进屋看着桌脚垫起来的石块,轻轻笑了笑,想起那家伙之前总说用石块垫起来的桌子用着不舒服,总是摇晃,不如读书人的书本来得绵软细腻,想来确实也是如此。



       桌上一叠码放整齐的秋服,一张飘散着淡淡油墨气的折纸信笺,再无他物。



       阿祁陪着老爷子,吃着饺子喝着酒,本应是高兴的事,可缺了两人,总有些意兴阑珊。



       沈老爷子见阿祁兴致不高,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家常里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不久,沈一提着食盒回来,朝着爷爷和阿祁吐了吐舌头,红着脸跑向了厨房,好一会儿才回来,钻进了爷爷的怀里,轻声问道:“二哥呢?”



       阿祁神色平静,语气平缓道:“他有急事,要出去忙一阵子。”



       沈一嘟着嘴,跺了跺脚,不悦道:“也不等我回来再走,哼,坏人。”



       王博约正驾着马车,一路向北,出了城外雪势渐小,速度也慢慢提了起来,看着远处点点星火,突然打了个喷嚏,今年的天气的确比往年要凉的多,他如是想到。



       夜半三更,阿祁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点起身旁的灯盏,展开了信纸,鼻子一酸,眼角泛红。



       张灵素随手从火堆里抽出一根带着火星的的木柴,想着早前老道教与他的剑法,就开始练起剑来,起手终末一气呵成,倒也有模有样,虎虎生风。



       浣洗女子自从上次相遇之后,便一直跟着师徒二人,她自言名叫王小羊,无父无母孑然一身,四海为家,可不知为何,每当女子看向张灵素的时候,他心里不知怎得就很难过,总觉亏欠良多。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一次午间休憩,他看到女子正在河边替他洗着换下来的脏衣服,水很凉,隔着很远都可以感到秋寒刺骨,他走上前去,轻轻拉起了他,语气柔和道:“我自己来就好。”



       女子用手腕挑了挑额间的碎发,一滴水珠顺着脸颊轻轻滑落,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水渍,她笑了笑,蹲在旁边只是认真的看着他。



       他看了眼身旁安安静静一直看着自己的王小羊,心里突然猛地跳了一下,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啊。



       “真难得真难得,开始自己洗衣服了。”明玉轩走到跟前,调笑道,“一件也是洗两件也是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顺手帮为师的也洗了吧。”



       张灵素低着头,洗着衣服,无语道:“洗衣服就算了,送你送到西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明玉轩见开始就吃了个闭门羹,笑了笑,这才对嘛,孩子心性向来如此,慢慢管教就好了。



       王小羊看着明玉轩,起身低声道:“我帮您洗吧,这一路辛苦您了。”



       明玉轩还未表态,张灵素却急急忙忙道:“小羊姐,还是我来吧,水很凉,千万不要把手冻坏了。”



       王小羊低下了头,左脚轻碾着地面,只是脸蛋红红的。



       张灵素看着正熟睡的老道和王小羊,心里突然有些失落,老道稀里糊涂从家里把自己拐走,答应允诺自己三个愿望,如今还稀里糊涂的用掉一个。



       这一路走来风餐露宿,星月兼程,不知目的地为何处,前程更是渺茫,就算学了一身好武功,这一生又能做些什么呢?



       还是当下快乐最重要啊,可当下最快乐的事是什么呢?



       张灵素看着睡得正香打着鼾的老道士,计上心头,一股冒着热气的淡黄液体缓缓流到了老人身上,他一副奸计得逞的面容,嘿嘿笑着。



       张灵素侧身躺下看着王小羊,原来她不笑的时候,也很美。



       今日结束得早了些,阿祁和老爷子说了一声,便出门向着慈悲巷而去。



       小巷原本籍籍无名,皆因前朝巷内有座送子奶奶庙,异常灵验,香火众多,遂得名慈悲巷。



       可往事如烟,连年战乱,送子奶奶今何处?连同那三千香火,就此不见。



       如今岁月翻新,赵家浪打翻了李家船,送子奶奶庙因战火而毁,慈悲巷也就此名存实亡,可人间慈悲心却常在。



       墙外烽火,高门大户换家门面照样活得精彩,门内凄凉,平头百姓掩面哭泣不如太平狗。



       唯布衣,盼年年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