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7.未尝一败

作品:《 颓圮

       马车慢慢驶过长街,向北一路缓行,积雪在车轮下发出吱呀的声响。



       车厢内摆了一局棋。



       王博约刚进马车,见陈伯正和一位从未见过的老先生手谈有乐。



       王博约见老先生面容清癯,精神矍铄,冬日里依旧着一身朴素白衣,脚穿一双露着洞的破麻鞋。



       与陈伯棋盘上对垒,落子匀速,手下有力,一幅不疾不徐的神态,当真是气质出尘,雍容尔雅。



       他觉得世外高人,也不过如此了。



       王博约拍散了身上的雪屑,提着食盒恭敬走近,陈伯和老先生正凝神对局,下子神速,点子如点兵,皆是未抬起头。



       心怀憧憬的王博约定睛一看,却是差点张嘴骂了出来。



       自己于围棋一道,虽是见识浅陋,了解不深,可曾也见过纵横十九道,半子胜青天的国手冲阵对弈,或是大浪淘沙,居高临下。或是精雕细琢,步步杀机。



       可面前的这二人…



       王博约曾与陈伯对弈,陈伯虽谈不上步步为营,可却也算得上妙手频出,总有章法可循。本以为是大开大合,波澜壮阔的一场对弈,却不成想老先生臭手不停,搅得整局一团乱麻,就像两条正在打架的公狗和母狗,前一秒还在撕咬,下一秒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断骨头连着筋。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王博约看着棋盘上的情形,咬了咬牙,本以为老者一幅胜券在握的神情,不是国手也是高人,这下棋的功夫真不怎么样,搅浑水的能力倒是一流。



       最让王博约难以忍受的是这位老者自以为走出了一步妙手,都要配合一段自我认同的评语,类似“布局关键抢要点,金角银边草肚皮,见机夹攻更有味,切莫贪吃走小棋。”



       看着棋盘上焦灼混乱的情形,老人自以为的一记妙手,确实没有贪吃走小棋,只是这一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王博约也没看懂这步棋妙在哪里。



       王博约看着棋盘,却看不清局势的优劣,心底脏话有口难言。



       老者看着一片混乱的棋盘,自信道:“几许争雄新旧事,尽道风流。杀气岂曾收,对局未休。今日一观陈兄谋算当真一流,真是棋逢对手,可愚兄还从未败过。”



       王博约低下头,攥紧了拳头,不愿再看。



       陈伯面无表情,拈子看着棋盘局势。



       老者这才抽空抬起头,语气轻柔道:“小友,要是你,这颗子该如何下?”



       王博约艰难抬头,笑眯眯道:“先生棋力高超,布局缜密,如果是我的话,多半此时已经投子而降了,先生神机妙算步步为营,当真称得上是国手。”



       陈伯观棋许久,这才下子,没走两步,棋局豁然明朗,确是让老者局势急转而下,本以为老者会接着搅浑这滩死水,却不成想伸手按住了陈伯的手,舔着脸道:“陈兄,容我悔几棋。”



       陈伯面无表情,努了努嘴,示意他自己动手。



       陈伯见怪不怪,王博约却是有些难受。



       悔棋十数次,这盘棋终以老者一子险胜,王博约此刻觉得,仙风道骨的也许未必都是真人。



       老者收拾着棋盘上凌乱的棋子,神清气爽道:“老夫一生对弈无数还未尝一败,今日侥幸胜陈兄一子,可见陈兄棋力之卓绝。”



       陈伯摆了摆手,平静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老者收拾完棋盘上的棋子,似是又有些手痒,诚恳道:“小友可愿和老夫手谈一局。”



       王博约陪着笑道:“先生棋力冠绝天下,小子也心痒难耐,可时辰不早了,二位长者还未进些水米,改日如何?今日立冬,小子上车前带了些饺子,还望二位长者能够喜欢。”



       老者淡然的点了点头,不下棋不说话的时候,气质确实出众,挑不出一丝毛病,实打实的仙风道骨高人风范。



       王博约让马夫停下了奔驰的马车,打开了食盒却见饺子依旧飘着热气,竟是夹层下放了一枚覆有牡丹繁花纹的火炉正散着余温,他嘴角微翘,朝着二人恭敬道:“还请二位长者慢用,小子就不打扰二位了。”



       天寒雪密,这一局棋结束也才刚刚出城,王博约和身旁的马夫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有多久没回家了。”王博约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手里拿着小铜火箸儿拨弄着手炉内的灰,轻声问道。



       “快有一年了。”马夫吃着王博约递过来的饺子,低声道。



       “半个月后是你母亲的忌日,这一走又不知多久,回去吧,跟老头儿说我让你回去的,也不是什么天之骄子,出门还得前呼后拥,剩下的路我自己也能走。”王博约拍了拍马夫的肩膀,缓缓说道。



       马夫眼眶微红,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吃着饺子。



       星空璀璨,天上那座广寒宫洒下的光确是暗淡的黄,映衬的大地一片灰白静谧。



       许久,陈伯从车上缓缓而下,只见王博约一人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轻声问道:“初次见面,感觉如何。”



       王博约撇了撇嘴,“怎么说呢,人菜瘾大,棋品更是不敢恭维,就这样也敢言自己棋盘对垒,未尝一败?”



       陈伯摆了摆手,无奈道:“确实是真的,棋局对垒所有人都只输他一子,连国手刘仲甫也不例外。”



       王博约诧异道:“那为何此人籍籍无名,便是我也从未听过。”



       陈伯轻轻敲了脑袋,没有再说话。



       王博约一脸了然,没有再问。



       “你姐让我把这个给你,说是在塞北遇到个叫塞上风的,就把这个交给他。”陈伯说着就随手扔过来一卷羊皮。



       王博约伸手接住,顺手别在了腰间,笑道:“名字倒是个好名字,就是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和他的名字一样,跟塞上的风一样桀骜不驯。”



       王博约抬头望天,只见星光追赶着旅途,他知道这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