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5.立冬初雪

作品:《 颓圮

       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只是眨眼间便到了立冬,看着窗外的飘雪,明年收成应该会很不错吧,阿祁如是感慨到。



       屋檐上总是站着几只鸟雀,凑在一起抱团取暖,常有客人进进出出,沉闷的跺脚声总惊起它们齐整地飞向高处,几声长啼之后又井然有序的落回原处。



       今日人人着新衣,庆贺往来,一如年节,小店里当然也不例外。



       阿祁看着院内正在堆雪人的二人,眼角下有笑意闪过,心下想到爷爷这个时候,也该探亲回来了。



       午时最繁忙的时段刚刚过去,阿祁手脚不停,擀面和馅一气呵成,之后擦了擦手,抓起在院子里打闹的二人,向着屋内走去。



       沈一看着王博约冻得通红的耳朵,娇笑道:“立冬节气不端饺子,冻掉耳朵没人管。吃饭的时候我和大哥把饺子全都吃掉,一个都不给二哥留。”



       王博约捂嘴哈了口气,搓了搓有些发凉的耳朵,痛心疾首道:“哎呦,真是我的小冤家。看在我跑前跑后陪你玩了一个上午的份儿上,要不就咱俩全部吃掉,一个都不给阿祁留。”



       沈一揉了揉头发,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大盆猪肉白菜的陷料,捂嘴偷笑道:“这是我最喜欢的,我看大哥二哥你们都别吃了,我肯定都能吃光。”



       阿祁随手刮了下沈一的小鼻子,轻笑道:“都是你的都是你的,我和他谁也不吃。”



       自从那次僧璨牵起了沈一的手,二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愈发频繁起来,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不再整天盯着那株无根莲发呆。



       今早小沙弥偷偷溜出寺院,怀里藏着两颗大白菜,屁股后跟着一条总是那么大的小黑狗,和沈一闲聊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就放下白菜红着脸转身跑回寺里去。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王博约看着红着脸跑开的僧璨,问她问了什么问题,怎么叫人这般害羞,沈一羞涩一笑,没有言语。



       “为什么立冬要吃饺子啊?”沈一坐在大堂的餐桌上,摇晃着双腿,看向正在包饺子的二人。



       王博约看了眼没有说话的阿祁,心领神会,得意道:“这民间啊大抵流传着两种说法,一种呢就是你刚说的,因为饺子的外形很像耳朵,老人们认为吃了它,冬天耳朵就不会受冻。”



       王博约又看了看阿祁,阿祁瞥了眼他,没好气道:“你说你的,你看我干嘛。”



       王博约嘿嘿一笑,“还有一种是古早就流传下来的说法,这大年三十是新年旧年之交,立冬是秋冬季节之交,古语曾言,每逢交子之时,饺子不能不吃。所以啊,这么才说立冬得吃饺子。”



       沈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疑惑道:“可是这么说的话,为什么立春吃春饼,立夏吃面条,立秋吃西瓜呢?不应该都吃饺子么?”



       阿祁见王博约如鲠在喉,似是有口难言,笑着接过话道:“这是各地不同的习俗,看心情想吃什么吃什么就好了。”



       沈一转了转眼睛,嘟着嘴道:“那我今天还想吃白菜豆腐馅的饺子,油的味道太荤了,馅里不要油,好不好。”



       王博约阴阳怪气道:“我看不是你想吃,是隔壁的小和尚想吃了吧。”



       沈一跳下桌子,追打着王博约,直叫得王博约边笑边求饶,阿祁就着吵闹声看着窗外的飘雪,轻声道:“今年的立冬是个好兆头啊,这一场雪,瑞雪兆丰年。”



       一路南下的洒脱剑客倒骑着瘦马,醉眼惺忪的从马上摔了下来,载倒在了上京城外歇脚的小酒馆旁,倒地之前也不忘伸手摸摸腰间的剑和葫芦是否还在。



       有眼疾手快的小厮见剑客身着不菲,上前搀扶,拍散了剑客周身的雪,剑客倒也豪奢,随手就是十两银子,小厮欣喜若狂,剑客也趴在桌上继续睡去。



       直到暮色降临之际,剑客这才懵懂醒来,睁眼便看到坐在屋子最角落的绝色女子正细细品味着那一大碗阳春面,她樱桃小口,杏眼低垂。



       剑客坐的离她很远,嚼着只剩最后一包的酱牛肉,眼睛随意的瞄她。



       他诧异的是感觉不到这名女子的任何气息,一举一动之间,空气中竟毫无波澜,旁人似是看不到她,竟对如此人间绝色竟视而不见。



       周遭热闹得很,剑客提着包里的酱牛肉抓着酒葫芦走到她的桌前,看着这不似人间应有的面容,剑客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寒地冻,姑娘可愿同我共饮一杯?”剑客放浪道。



       她放下筷子,从袖口抽出了一条纱巾,随意的戴在脸上,这才正眼看着剑客,其意不言自明。



       剑客也不觉尴尬,笑了笑,顺势坐在她的对面,自言自语道:“霜降时节有巨星掠过皇都,本以为是异宝出世,还想着过来看看能不能分一杯羹,这一路走来没想到竟是半点风声也无,想不到居然是红尘谪仙,倒也真是好运气啊。”



       剑客自顾自地吃着牛肉,依旧自说自话道:“可运气却也没那么好,之前在塞北遇到个名叫塞上风的臭小子,很对脾气,天资聪颖,衣钵可传,很想把他收为弟子,这小子真的很不错,可这小子有师父。”



       剑客顿了顿,打开了酒葫芦的盖子,喝了口酒,感慨道:“小子临走的时候给我包了六包牛肉,可我却只有五招剑法可以留给他,反倒是欠着这小子的啊。”



       剑客看了眼窗外的愈下愈大的雪,高兴道:“瑞雪兆丰年,想必明年的塞北,不会再有那么多人挨饿受冻了。”



       绝色女子摘下了面巾,轻轻笑了笑,拿起筷子夹起了剑客包里所剩不多的牛肉,全都泡到了阳春面里,端起面碗喝了一口汤,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份情,就记在我的身上吧。”



       小酒屋外,女子随手一挥,剑客看着这一方小天地内,骤然息止的雪花,捏了捏鼻子不知作何感想。



       他随手拔出腰间的长剑,低头轻轻磨砂,身上气势陡然一变,一股滔天凶气喷薄而出,连这息止的雪花似乎都轻轻颤动。



       他轻言道:“晚辈晋宇,失礼了。”



       女子看着面前的剑客,轻轻点了点头:“王简一。”



       一股狂风骤然袭来,王简一抬起食指轻轻一点,猛烈的攻势瞬间便化作泡影,剑尖停在了指尖,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指尖竟未留下一丝痕迹,轻声道:“还不错。”



       剑客抽剑而归,瞬间化作残影,眨眼间,两道人影向着女子袭来,她依旧食指轻轻一点,指尖留下了一道白色印痕,随意道:“有点意思。”



       剑客并未气馁,屏息静气,不知何时四道人影突兀出现在女子面前,她抬手一档,食指的指甲竟被崩开了一个细小豁口,她点了点头,诧异道:“再来。”



       他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气势再上一个台阶,八道人影自四面八方向女子袭杀而去,她仍旧抬手一档,食指却轻轻震颤,认真道:“你很不错。”



       不等话音落下,十六道人影铺天盖地,向着女子奔去,他从未如此激动过,寻常高手第三剑便已然承受不住,这红尘谪仙竟恐怖如斯,只靠单手便接下了四剑,竟然毫发无损,女子抬手一挥,食指竟出现了一道纤细的伤口,她低头看了看,轻声言道:“你确实很强。”



       王简一看着面前有些疲乏的剑客,淡淡道:“你好好休息一会儿,下一击用尽全力,不然你会死。”



       晋宇眼里闪着狂热的光芒,随即道:“不需要,请前辈赐教。”



       王简一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抬起食指,朝他轻轻一点,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感骤然压在了晋宇的身上,她只是轻轻一指却封闭了周遭所有的生路,这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让人看不到一丝活路,唯有迎难而上,方才可能破局。



       这一刻,晋宇玄功运转到极致,从未于人间现世的三十二道人影蓦然显现,袭杀向王简一,他的眼神里没有惧怕,只有野兽般妖异的光芒,一阵白光闪过,晋宇倒飞出去,长剑也不知所踪。王简一低头看了眼食指上的血痕,她点头赞誉道:“已于人间不败。”



       剑客并未在意她的评价,躺在地上看着漫天飘落的雪花,一股畅快扑面而来,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这一刻他见到了更广阔的天空。



       小酒馆里的食客们还不知一场仙凡碰撞眨眼间便在自己身旁结束,可这样倒也好,平平淡淡普普通通过完这一生,已然是世间最好的馈赠,否则徒增烦恼,也不是一桩美事。



       王简一轻轻一挥手,躺在雪地上的晋宇不知怎的突然出现在小酒馆内,桌上还放着他那把长剑,看着自顾自喝着面汤吃着牛肉的王简一,要不是身体传来的疲乏感和刺痛感在提醒着他,于他来说这是场梦也不为过。



       看着眼前挽着碎发啜着面的女子,晋宇叹了口气,王简一抬头看了看愁眉苦脸的晋宇,警惕道:“这牛肉可还不了你。”



       晋宇尴尬一笑,抬手喊道:“小二,来两斤牛肉。”



       这世间什么东西不是一码归一码,两两相欠,来回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