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4.此去经年

作品:《 颓圮

       晚霞倒映波光,水光潋滟,映入眼帘。



       沈一似又是丢了魂魄般,静坐在水缸前,直至这一抹残霞余晖晃的她再也不能直视,这才回过神来。



       耳边有风声掠过,仿佛在呜咽着规劝,怎么今日又是这般虚度光阴。



       沈一捂着脸把头贴在腿上,不知心情为何这般失落。



       阿祁不知何时站在了沈一的身旁,叹了口气,弯下身子拍了拍小女孩儿的背脊,轻声道:“门口有个年岁不大的小师父,在等你。”



       沈一抬起头,一双瑞凤眼里翻涌着波涛,泫然欲泣,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还未请教小师父法号?”王博约借着空闲,饶有兴趣地看着小沙弥,双手合十问道。



       小沙弥忙还礼,拘谨言道:“不敢不敢,小僧法名僧璨。”



       “那不知僧璨小师父前来何事?”王博约又问道。



       小沙弥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昨日无意冒犯到了沈姑娘,今日特来还钱赔礼。”



       小沙弥见四下无人,又悄声道:“其实我未和典座告假,是偷偷跑出来的。”

http://m.soduso,cc首发

       王博约莞尔一笑,“小师父别急,沈姑娘马上就来了。”



       僧璨见沈一脸色平静,缓步走向自己,忙低下了头,心底不知怎得突然有些难过。



       王博约拉着阿祁悄悄站在门口,想要扒着墙角偷听二人说话。



       阿祁迟疑道:“这样子好么?”



       王博约翻了个白眼,像看傻子般看着阿祁,无奈道:“妹妹被别人拐走了才好?”



       再回神,阿祁不知何时已然扒上了墙角,朝着王博约摆了摆手,悄声道:“快来。”



       王博约又翻着眼睛摇了摇头,心里笑道就这种破台阶都要硬下。



       “小师父怎么今日突然到访?”沈一语气平静。



       僧璨弯着腰,手捧一枚大钱,双手奉上,轻声道:“今日前来是为了还昨日向沈姑娘欠下的那枚钱,还请沈姑娘收下。”



       沈一点了点头,抬手便拿起了那枚铜钱。对于沈一来说,眼前的小沙弥就像个榆木疙瘩般,本以为今日前来会有些别的事情,原来只是还钱罢了。



       僧璨感觉手上一空,缓缓起身,张嘴便要告辞离去,可抬头看到沈一眼角泛红,眼睛里蒙着雾气,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也顾不得什么清规戒律,径直牵起了沈一的手,心疼道:“是有人欺负你么?是不是刚才那个小白脸,他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走,我带你去找他算账。”



       一抹温热传到了沈一手中,原来小沙弥的手早已被汗水浸透,沈一羞红了脸,如此湿滑,想要抽出手本应很容易,可却怎么也抽不出,只好轻轻摇头晃了晃手,示意小沙弥松手。



       阿祁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泛黄的手,又看到了半蹲在墙角,正听的津津有味的王博约后颈上雪白的嫩肉,原来小白脸说的王博约。一想到可能还有个小沙弥对自己的妹妹图谋不轨,越想越是不快,一脚踢在了王博约有些肿胀的屁股上。



       “啊!”王博约捂着屁股径直冲了出去。



       小沙弥脸红的像盛夏的苹果,骤然松开了牵着沈一的手,王博约见状,顾不上正在吃痛的屁股,张嘴说道:“啊!小师父天色不早了,在这儿用过膳之后再回去吧。”



       小沙弥忙摆手,悄悄抬头看了眼一脸羞涩的沈一,朝王博约低声说了句谢谢,头也不回的就跑回了大相国寺。



       李思年看着从身旁疾驰而过红着脸的小沙弥,心想小师父也许是有内急吧。



       伸了个懒腰,驱散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朝着相国寺门外走去。



       李思年实在是受不了寺门里的斋菜,用死党王博约的话说,嘴里淡出个鸟,没滋没味的吃着让人不痛快。一想到王博约,到是还有点想他了,可还是忘不了小时候去偷看怀玉姐洗澡,这王八蛋见势不妙把自己踹下墙,转头就跑,害得自己被禁闭了一个月。



       上次见面还是三年前,之后随着老爹北上驻扎前线,便只有书信联系了,转瞬之间就是匆匆三载,令人唏嘘时间之快。



       不知不觉出门就走到了相国寺对面的面店,看着有些似曾相识的背影,迟疑喊道:“王八约?”



       王博约正憋着气,清算一天的收益,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和只有死党才知道的外号,转头看到了这个曾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识五谷俗世未侵的李思年。如今皇城再聚,王博约看着这个皮肤黝黑,面容坚毅的青年,声音发颤:“这些年,苦了你了。”



       李思年也没想到在此地竟碰上刚还在念叨的王博约,快步上前,一拳重重落了王博约胸口,二人紧紧相拥。



       “这次回来,就别走了。”王博约朝着李思年的碗里夹了两块排骨,斟满了二人面前的酒碗,拿起酒碗一饮而尽,“此一杯为你接风洗尘。”



       李思年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轻声道:“还是得走,这次我想带陈四一起走。”



       王博约斟酒的动作顿了顿,还是斟满了两杯酒,“可曾安排好了。”



       “未曾,也是临时起意,不知怎么再见她,这心就由不得我做主了。”李思年轻轻拍了拍胸口,无奈道。



       王博约摇头轻笑道:“和家里的小姑娘一样。”



       李思年摇头笑了笑,沉默半响,严肃道:“我想走之前,把这些年的账帮陈家清一清。”



       王博约轻轻吹了个口哨,不多时便有沿街贩卖炊饼的伙计,送来了两个包好的炊饼。



       王博约撕开了包覆着的油皮纸,咬了口炊饼,端起了酒碗,豪饮而下,酒水打湿了他的领口,“此一杯祝你马到成功。”



       看着面前未开封的炊饼,李思年知道其中包含着的份量有多重,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苦笑道:“这份大礼,兄弟我怕是还不起了。”



       李思年端起酒壶,就要给王博约倒酒,王博约眼疾手快,一把抢过酒壶,轻声道:“你我兄弟二人谈何亏欠。”



       王博约朝着李思年眨了眨眼,继而调笑道:“你打小就是个情种,今日爱这个明日爱那个,怎么突然就想收心了。”



       李思年莞尔一笑,“她是我无常中不变的片刻,是我醒不了的旧梦,也是我佛前三跪九叩求来的真佛。”



       王博约摆了摆手,取笑道:“你我二人知根知底,都是酒囊饭袋,却硬要学那腐儒遣词造句,你知道吗,可都要给我听吐了。”



       王博约随即端起了酒碗,一饮而尽,轻声道:“此一杯祝你和陈婉君从此白首齐眉,鸳鸯比翼。”



       李思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听到王博约缓缓说道:“知你性子急,今夜我与你同行。”



       李思年轻轻点了点头,二人不再言语,过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李思年随口问道:“怀玉姐最近如何。”



       王博约语气平淡,“去年死了。”



       李思年顿了顿,没有接话,依旧吃着面,只是面汤里有水珠滴落。



       阿祁看着转身离去的魁梧青年,又看了看情绪低落的王博约。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早些回来,等你回家。”



       王博约点了点头。



       上京昨夜好一番动荡,太子少师魏屿遇刺,皇上龙颜大怒,城中所有药铺医馆就此封禁,今日坊间传言此暗杀与四年前陈家灭门有关。



       王博约看着坐在床上只余一臂的李思年,皱了皱眉,昨夜本可以偷袭一击毙命,可李思年偏要当面质问对决,虽是最终获胜,可这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



       “值得么。”王博约轻声说道。



       李思年露出了一嘴大白牙,“等你遇到了你的真佛,你就明白了。”



       暮色降临,王家府邸。



       有威严中年隔着屏风与李思年说话,“思年,你和博约是我看着长起来的。”



       李思年轻声回应,中年继而沉声道:“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了。我已然安排好,为了安全,你和陈婉君二人行北路去高丽。”



       有仆从递上一颗骰子,李思年接过称谢。



       “东西收好,到高丽王都,自会有人携此物与你相认。”中年严肃道。



       “这次是不是给您惹了很大的麻烦。”李思年低垂着头,轻声问道。



       中年顿了顿,这才缓缓说道:“皇上的面子总归要给一些,可不给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次就当是博约去军伍历练历练罢了,不打紧不用放在心上。”



       李思年沉默无言,中年似是感觉到了他的窘境,言语轻快道:“路上护好婉君周全,好了,她应该也该等急了吧。”



       青年点了点头,单手跪伏在地,行了个大礼。



       门廊亮起灯火,青年一个闪身隐没在夜色中。



       “这让博约知道,还不得和你大吵一架?”带着面巾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内。



       中年喟叹一声,“都是在为他打算。”



       “还有多久。”中年望着眼前的女子,愧疚道。



       “满打满算还有三年。”女子语气平淡道,“也许会有变数。”



       中年本是战场上摸爬滚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狠角色,本应早就把泪流干了,可现在竟是涕泪横流。



       三更鼓响,相国寺内陈婉君叩拜起身,房门吱扭作响,回望,魁梧少年伫立门口。



       王博约驾车,送二人出城,此后秋水长天,二人同行。



       此去一别,当是后会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