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3.前尘往事

作品:《 颓圮

       是夜,僧璨平躺在大相国寺的僧寮里,始终无法安眠,辗转反侧,生怕再不休息就耽误了明日的入寺仪式,可脑海中总是不自觉闪过小女孩那弯弯如月的眉目。



       他本是南山脚下专给寺门供应香烛的农家子弟,从小便和和父母兄长制香贩香,哥哥总和他说,少年当沙场逞英雄,可现实往往总会给人重重一击。



       他还记得邻居家的姐姐,叫桂芳,哥哥总会在落忙的时候去找她,每次都要揪上自己给他们放风。



       他曾看到哥哥坐在树上,望着漫天星空,眼里都是征战沙场以身报国的雄图壮志。



       桂芳姐姐抱着腿坐在树下,抬头看着少年。



       他看到哥哥曾抬手朝天发誓,坚定的说,等他变成了大将军,他一定会和桂芳姐的爹提亲,娶她做媳妇。



       桂芳姐低下微微发红的脸,轻轻点了头,说了句不害臊,他知道哥哥和桂芳姐算是私下定了终身。



       哥哥从树上跳下来牵起桂芳姐的手,一双布满茧子的手可能攥疼她了,她红着脸总想抽出,却总是不成,最后还是靠在了哥哥的怀里。



       哥哥说,要等他,不会太久。



       桂芳姐没有说话没有点头,只是脸变得更红了。



       哥哥也揪着在门口看门的他,就走了。

一秒记住m.soduso.cc

       他还记得那天哥哥投身军旅,穿上盔甲的样子,每每想起就忍不住发笑,那副盔甲遮住他的了脸,笨笨的,很沉很沉,可哥哥还是努力挺起了胸膛,因为桂芳姐就在人群里看着他,好像她的眼里也只有他。



       后来就再也没有哥哥的消息了,他还记得每每娘亲以泪洗面的时候,都是桂芳姐陪在娘亲身边,陪着她一起哭一起回忆。



       桂芳姐很坚持,她坚信哥哥还活着,倔强的相信那个年少懵懂的约定,确信哥哥定会回来向她爹讨了她做媳妇去。



       后来战事波及到了他们的小镇,桂芳姐一家宁死不降最后却落得个家破人亡,变成了风月场的烟花女子,整日只能捏着酒杯,陪醉陪笑。



       他的父亲也在战乱中死去,年少的他和疾病缠身的母亲全靠桂芳姐一人拉扯,战乱之后不久母亲因病离世,是桂芳姐卖身葬了她,之后不久桂芳姐也身染重疾,痛苦离世,是他沿街乞讨挨家恳求,这才凑足了钱埋葬了她。



       十四年的人生际遇突然就成了他皈依如来脚下的忏悔之路,也许是佛看到了他生活的苦难,于是总让桂芳姐和哥哥在他的梦中相遇。自此他知道,桂芳姐的安宁永不在死后的极乐世界,而她的彼岸是他的哥哥。



       他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想到了沈一就想到了桂芳姐,这人间事总是这样,往往开始都很美好,最后却惨淡收场,可都尽如人意才是这世间最大的怪事。



       小黑狗慕地从被子里钻出,侧身枕在了僧璨的脖颈上,轻轻舔舐着他的脸,僧璨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肆意滑落,就此沉沉睡去。



       看着妹妹沉沉睡去,阿祁一时间百感交集。



       沈一今天的状态很是奇怪,自打吃完早饭起,一个人就静静地坐在院里,只是盯着水缸里的无根莲,叫很多声才可以把她从思绪中唤醒。



       王博约也发现了异样,但碍于身份不好明问,只好等在沈一的门外,见阿祁轻掩房门而出,焦急问道:“出什么事了么?”



       阿祁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轻声道:“没事,她敲了一个小和尚的头罢了。”



       王博约一头雾水,疑惑道:“敲了一个小和尚的头也不至于这样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阿祁心里烦闷,趁王博约不注意,用手重重拍了下他的屁股,王博约本想张嘴大声喊痛,却被眼疾手快地阿祁率先捂住了嘴,见王博约一脸幽怨,这才感到心情舒缓一些。



       王博约捂着屁股,语气愤懑道:“本来你的屁股就白,至于说你一句还要拿剑捅我屁股么,捅完还得在我的屁股上撒盐!”



       阿祁咧开了嘴,笑得很是开心。



       ……



       僧璨今日还是起了个大早,只是醒来满脸泪痕,衣服都蜷在了一起,倒是费了好一般功夫才修整好。



       简单的入寺仪式,皈佛皈法皈僧,方丈本要退席,准备去招待今日的贵客,可当僧璨拿出胸口那串碧绿菩提,老人缓步上前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看向站立一旁的院内典座,问僧璨是否愿意当个米头,僧璨自然应允。



       僧璨受宠若惊,初来乍到便能接管一房,这让原以为只能在藏经阁做个扫地小僧的僧璨,自然是满心欢喜。



       僧璨走后确实不知道,典座和方丈闲一句自古大寮出祖师,不知对这初来乍到的小僧,抱有多大的期望。



       米房内,只有一不知姓名的女子和僧璨在舂米,舂米全靠人力用石碓去壳,由于僧璨体重太轻,无法踩下石碓的杠杆,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他学着女子的样子,在腰间绑了一块大石头,就这样也才将将好,很是辛苦。



       “师兄好,”门口有小僧朝僧璨施礼,继而看向女子道:“慧勤师姐,今日有贵客临门,师父叫你一同去请莲花灯。”



       女子看向僧璨,面带歉意,“师命难违,还望师兄莫要见怪。”



       僧璨忙摆手,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小僧僧璨,米房新来的米头,慧勤师姐尽管去便可,剩下的都交由我来就好。”



       女子谢过行礼,和小僧就此离去,只剩下僧璨依旧挥汗如雨。



       其实慧勤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人。



       她只见过那个男人三次。



       第一次,是本家坠亡的那一日。她隔着刀剑,望见身前那宽大的脊背,像耸立人间的天柱,在人间炼狱的践踏间顶起一片天地。她个头小,只能瞧见那人背心的位置,但她来不及打量完全,就被突围的男人用剑柄一把挑起,扔进飞驰的马车。那一日,陈家满门被灭,只有她被暗中护送至大相国寺,自此隐姓埋名,做起了大寮里的舂米小僧。



       第二次,是三年前,大雄宝殿前,飞檐尖的瑞兽昂首张口,牙间一颗圆珠明灭闪烁。佛家静地前,有一人如山间青竹茕茕孑立,胸口一点星火明灭。她觉得他面熟,但以为自己是不识他的,毕竟那样凶神恶煞的面容,本应过目不忘才对。那人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隔着大殿向本师释伽牟尼恭敬三鞠躬,转身,左手执香,稳稳插进炉底昨日香客焚尽的灰堆里。



       第三次,便是今日,她随师父恭请莲花灯,途径殿内,蒲团齐整地摆在大殿两侧,经幡低垂,香客行经隐隐有铜铃脆响。莲花台上佛陀金身宝相庄严,她突然再一次看见了那个男人。他的左手似乎受了伤,不能弯曲,但仍随年迈妇人缓缓绕佛三匝,顺如来教诲,左手执香,下跪叩拜。檐下佛音缭绕,前后百千万亿劫的因果皆源于此。



       她上前隐约听见老夫人尊称他“李少爷”,似是数落,告诫他手伤难养,才十八岁,万莫不可再如此折腾自己。刚想再进一步,对方突然回过头来,看见了她,一愣,随即了然一笑:“陈四小姐。”



       四年了,再也没有人喊过她四小姐,她忘记了自己的姓氏,也几乎接受了自己青灯常伴的余生,然而这轻轻一唤,便是似曾相识燕归来。



       她突然想到,救下她那年,他也才十四岁。



       他缓步上前,她下意识后退,可还是不如他快了一步,他左手轻挑起她的下巴,嘴唇一颤,一粒带着谷壳的稻米就此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放到嘴里轻轻咽下。



       陈四小姐双手用力,推开了他,偏着头低声道:“望李公子自重,还请叫我慧勤。”



       他欺身上前,紧贴着已经靠到墙面无路可退的陈四小姐,贴在她耳边低声轻语,“我向来右手持剑,深知自己杀业深重,每每礼佛,必左手执香,虔诚敬上,可今日我才知,你才是我的佛。”



       一年又一年,飞檐间的瑞兽静等两人再见,哪怕擦肩而过,也是缘,也能解一解仇怨,结一结姻缘。



       陈四小姐的耳畔被热气吹的通红,她放下了所有防备,两泪涟涟,重重捶打着他的胸口,只道一句,“李思年,你怎么才来找我。”



       李思年轻咬了咬她的耳朵,温柔诉说,“抱歉来晚了,今后我们就别在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