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2.北路秋凉

作品:《 颓圮

       张灵素不过十来岁的年纪,细细一看,倒是十分招人喜欢。



       他随着老道明玉轩,一路向北,深秋肃杀,难再见半点绿意,墨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稚嫩的面庞配上夏日瑰色的唇,加上那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眸,一路上时常被人调笑,总有美艳妇人当着老道的面,扬言要把这小子抱回自己的家里。



       张灵素对此倒是毫不在意,不过心里有时倒也偷偷在想,要真是被人领回家里,总比跟着老道这一路风餐露宿,不知目的,饥一顿饱一顿要好得多。要是这户人家一旬能吃上一次红烧肉,他哪怕就算当牛做马,也要把妈妈和哥哥接过来,他们总说红烧肉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可到底什么滋味他们也没有尝过。



       张灵素随着老道循着一条不知名的小河不知目的的走着,老道从来没说过,他也从来没问过,只知一路北上,愈发荒凉。



       他双手抱着头,走在老道身前,不知多久,看到小河边有一个女子,女子穿着破布衣服,坐在石头上挽着衣袖正在洗衣服,张灵素喜欢水,坐在她身旁,脱了鞋把脚伸进了小河里。



       女子的身上很香,她侧过头,张灵素看见了,女子的眼睛里闪着波痕,脸上长着小雀斑,有风吹过,吹散了她的头发,她挑起手腕轻轻拨弄了一下,细声细语道:“秋水性寒,凉气透骨,你还是快些把脚拿出来吧,可不要贪凉。”



       女子擦了擦手,轻轻拂去了张灵素眼角的泪痕,柔声道:“怎么还哭啦?”



       张灵素不知自己为何这般不堪,只知第一眼看到女子的脸,心里便有一股难以言述的劲头,破口而出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女子轻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看着这小家伙,宠溺道:“听我的话,把脚拿出来吧。”



       ......



       北地边塞,扬起了一阵黄沙。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黄沙吹尽,有少年右手抱剑,左手牵马,单骑入城,马背上挂着滴着血的圆包袱。



       有懵懂孩童问向年老长者,此人是谁,老人一脸感慨,塞上风。



       塞上风这个名字是他师父传给他的。



       那天夜里,他与师父站在沟壑纵横的山巅,年少的他看着师傅的背影,望出一丝萧瑟的味道。



       “今天开始,你就是塞上风了。”师父幽幽的说,“这市井间的风不够烈性,你要像这塞北荒漠的风一样,闯出一番名堂,才不算辱没这个名号。”



       塞上风点了点头,山间的风打在身上,长袖猎猎作响,师傅的衣服也有些旧了,月光照上去,可以看到麻线下那惨白的皮肤。



       师父也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少年突然被哽住了喉,千言万语堵在了喉咙里,他抱着剑,焦急的喊道:“师父,走了?”



       师父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停顿了片刻,“走了。”



       言罢,就从山巅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茫茫中。



       那个晚上,他成了新一代的塞上风,顺理成章的顶了他师傅的位置。



       常有人说到,这一辈的塞上风要比之前几代的塞上风还要果断决绝,从不手软。



       少年依稀记得,第一次单独出任务,新的夜行服穿起来很不舒服,他还是学着师父的样子抱着剑,束手束脚,可还是阻挡不了他完美的完成任务。



       不久前一次执行任务,他遇到一名洒脱剑客,剑客腰间挂着长剑和酒壶,一身白色劲装,头上随意的插着一根木簪,一脸云淡风轻仙风道骨。



       塞上风很羡慕这个剑客,也想如他一般洒脱,可是有规矩,他们这类人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可以散开头发也不可以随意饮酒,如这般洒脱他就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



       那次的目标正好坐在剑客身后,塞上风一言未发拔剑冲了上去,剑客举剑便挡,一招过后,惊得客人四散而逃,那个目标也不例外。



       塞上风见一击不成顺势后退了两步,洒脱剑客倒是不慌不忙,依旧坐着大口吃着牛肉,喝着酒,少年反手握剑,剑上寒光一闪,没有再理会洒脱剑客,迈开步子朝着目标追逐而去。



       少年右手抱剑,左手提着个渗着血的包袱,路过来时的酒摊,见洒脱剑客还在大口吃着牛肉大口喝着酒,鬼使神差的竟走了进去,还坐在了他的身边,要了二斤牛肉。



       洒脱剑客偷偷夹走了少年盘中的一块儿牛肉,再想下手,不成想被少年当场抓住,少年瞟了眼,随手抓住剑客的右手,剑客笑了笑,拿起了腰间的葫芦,打开塞子豪气的饮了一口,晃着酒壶,示意少年接过。



       塞上风倒也没有扭捏,这是个从不吃亏的主,一口酒换一口肉,是个划算的买卖,可是酒很辣,塞上风想着不能露怯,忙塞了一大口牛肉。



       塞上风结束了任务,回来见剑客最后一面,他记得剑客说过,明天起早就要南下,去皇城上都,他这次回来为他送别。



       少年穿街过巷,七拐八拐,见无人跟着,这才停在了一家杂货铺旁,从马背上拿起带血的包袱,轻轻摆在了老板的面前,沉声道:“这是这次的目标。”



       少年悄悄地摸了摸腰间的钱袋,有些难为情道:“老板,我可不可以预支下一次任务的赏金。”



       店铺老板轻轻扶了扶额头,随手从桌下掏出了两个钱袋,哭笑不得道:“当然没问题,而且您不必每次都要割下他们的头颅,有些能证明身份的物件就已然足够了。”



       塞上风点了点头,拿过了钱袋,轻声道了句谢谢,便转身上马,扬起了一阵黄沙。



       “今次一别,日后还能再相见么?”少年说着,动作麻利地包着牛肉,缓了缓,又道:“这些你路上慢吃,去的路上这些应该够用了。”



       洒脱剑客晃了晃脑袋,看着正在包第六包牛肉的少年,感慨道:“还能再见,这夜还长,你我不如切磋一番。”



       夜色中,只听到猛烈的秋风和长剑交互的声音经久不绝。



       夜半三更,洒脱剑客躺在自己客栈的枕席上,侧身看了眼打鼾的塞上风,随手摸起一本书轻轻塞在了少年的枕头下,起身看了眼少年,转身就走了。



       楼下有马的轻啸声传来,打鼾的少年这才息止,轻声道了句:“珍重。”



       马上的剑客似是心有所感,看着马背上拴好的六个包袱,笑骂道:“臭小子,临走临走还欠了你一包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