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1.尘间事

作品:《 颓圮

       四声打更声过后,阿祁像往常一样准时醒来,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仍旧有些后怕,又想到那喷涌如柱的鲜血和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一股暖流自肠胃中翻涌而起,便坐起身子干呕了起来。



       好一阵子,阿祁这才轻轻揉了揉有些肿胀难受的脖子,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喝水,开始这一天新的生活。



       阿祁起身之后感到有些寒冷,心道是快要入冬了天气冷些很是正常,阿祁不以为然,准备下床弯腰去拿鞋时,看到自己身上竟未着一缕,本想大声怒吼,可怕吵醒妹妹休息,还是忍住了心底的火气,小声喊道:“这天杀的王博约!”



       阿祁面有愠色。



       王博约抱着头蹲在墙角,不敢抬头,含蓄道:“虽然都是男的,咱俩也都挺熟的,可你能不能先穿上里衣再和我说话,这雅不雅观的咱先不说,这天气这么冷,冻坏了你的身子我得多心疼啊。”



       阿祁眼角跳起,挥了挥拳头,狠声道:“你在这儿给我等着,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王博约抬头瞟了眼阿祁,轻佻笑了笑:“知道了知道了,保准让您撒气。”



       阿祁怒目而视,“还看!”



       王博约又忙低下了头。



       阿祁穿好衣服,右手提着凝霜剑,气势汹汹地走向王博约,王博约见阿祁提着剑起身撒腿就跑,待跑出一段距离回头见阿祁没跟上,这才停下步子,朝着阿祁张着嘴并未出声,似是在说些什么。



       阿祁忍着怒火,跟着口型,一字一顿地跟读了出来:“这...是...我...见...过...最...白...的...屁...股。”

http://m.soduso,cc首发

       阿祁再也忍不住,体内玄功骤起,大声喝道:“起!”



       王博约看着飘在阿祁身旁上下起伏的凝霜剑,睁大双眼,下意识道:“卧了个槽,今天怕不是得交代在这里了。”



       沈一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长长伸了个懒腰,想到昨晚哥哥又讲了个没头没尾的半截故事,就嘟起了嘴,呼哧呼哧轻哼了两声。



       小女孩儿走出房门,随手顺了顺齐肩的头发,走到水缸旁,看着那株无根莲,用手比了比,激动道:“好像比昨天大了一点欸!”



       激动了一会儿,小女孩儿的肚子却咕噜噜叫了起来,四下无人,可还是羞红着脸吐了吐舌头,向着前堂走去。



       沈一见阿祁蹲在柜台后,正在清理灰尘收拾碗碟,便蹑手蹑脚轻轻走上前去,用双手蒙住了阿祁的眼睛,怪声道:“猜猜我是谁!”



       阿祁轻轻笑了笑,手中动作未停,柔声道:“我猜是七仙女里最小也是最好看的那一个。”



       小女孩儿趴在阿祁肩头,咯咯笑着,依旧怪声道:“很接近了哦,再猜猜!”



       阿祁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在衣服的前襟蹭了蹭,突然挣脱了沈一的束缚,起身抱起了小女孩儿,用鼻子轻轻刮了刮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轻笑道:“是我的小开心果啊。”



       正在一旁给客人端面的王博约,放下了手中的面碗,讪讪笑道:“可真肉麻。”



       阿祁面无表情瞥了眼王博约,沉声道:“你现在该干嘛。”



       王博约瞬时就拉起个苦瓜脸,怏怏道:“应该给客人上面。”



       在阿祁怀里的沈一看着情绪不高的王博约,突然向他张开了怀抱,嘟起嘴唇撒娇道:“也要二哥抱!”



       王博约霎时就收起了那副苦瓜脸,搓了搓手,在胸前蹭了蹭,也张开怀抱,眉飞色舞地看向阿祁:“可是现在哪有比抱妹妹更重要的事情呢。”



       阿祁无视了王博约的无赖话语,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女孩儿,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此时卯时过半,快要入冬,天还未亮,沈一端着面碗,站在门口,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就着这丝烟火气,吃着碗中的面条。



       昨夜入城的小沙弥倚在相国寺的偏门,睡梦中都在感叹着上京的繁华,皇城上都就是与众不同,为了方便来往商旅求学游子,竟不设开城与闭城的时间,只需通关文牒便可进入,真是好大的气度。



       不知何时,小沙弥胸前的小黑狗露出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不远处正吃着面的少女,轻轻喊了两声。



       小沙弥立时醒了过来,看着小黑狗正看向吃面的少女,他低头轻轻揉了揉小黑狗的头,以为它饿了,便把手伸进怀里,轻轻攥了攥钱袋,只剩两文钱了。



       沈一之前刚出门就看到了相国寺偏门靠在墙角带着斗笠休憩的小沙弥,此时见他正向自己走来,不知怎得,心竟突然不受控制跳得快了起来。



       远处东方天际闪出了一抹微光,似是有人在青玄色的天畔勾勒出了一抹淡彩,这抹淡彩下隐藏着无数道金光,似是随时都能破出天际,洒向人间。



       此时,小沙弥走到沈一面前,摘下斗笠,露出一缕淡淡的笑意,这晨间第一抹金光便洒在了他的身上,一双清澈见底不染人间烟火的眼睛正看向沈一,他轻声说道:“小僧僧璨,见过姑娘。”



       小店门外,沈一双手端着面碗,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正沐浴在金色曦光之下的小沙弥,结巴道:“沈…沈一,我叫沈一。”



       说完名字,小女孩儿便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细若蚊蚋道:“小高僧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小沙弥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沈一,挠了挠覆有一层绒毛的小脑袋,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不好意思道:“还望沈姑娘莫要见怪,是小僧唐突了。”



       沈一悄悄抬头看了眼一抹红霞悄悄在脸上蔓延,正在挠着小脑袋的僧璨,捂着嘴低声笑道:“不打紧不打紧,小师父找我有什么事情嘛。”



       看着小女孩儿那一双笑起便变得弯弯的钩月,僧璨竟有些失神。



       “小师父,小师父。”沈一看着许久未言语的小沙弥轻声喊道,待小沙弥轻轻点头,这才继续问道:“小师父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僧璨不好意思道:“小僧并没有什么急事,只是不曾想刚刚惊扰到了姑娘,小僧在这儿先向姑娘赔罪了。”



       言罢,小沙弥便弯着身子,朝着小女孩儿行了个礼。好巧不巧,缩在小沙弥怀里的小黑狗正巧掉了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小黑狗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声。



       沈一见状,随手放下了手中的面碗,顾不得还在赔罪的小沙弥,想要抱起小黑狗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不成想,刚刚掉落在地的小黑狗不知何时竟跑到了面碗旁,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面。



       沈一看着小黑狗,也不恼,抬头又看着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的僧璨,轻轻笑了笑,柔声道:“不知道小师父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僧璨低着头,又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不好意思道:“小僧是想问姑娘这一碗清汤面需要几个钱,昨日未进丁点水米,本想买碗面和小黑分着吃,不成想用姑娘的面喂了我的狗,多少钱,小僧都会赔给姑娘。”



       沈一看了眼浑身黑毛,连舌头都是黑色的小黑狗,捂嘴轻笑道:“小师父倒是取了个好名字,我和它有缘,今日就当是我请它吃面啦。”



       僧璨听完,忙摆手道:“姑娘万万不可,本就是小僧自己的过错,岂可让姑娘来替我承受这个结果呢,是万万不可的。”



       言罢,小沙弥掏出钱袋里仅有的两文钱,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沈一见僧璨言辞恳切,面容坚定,脑海中思量着无数条回复的言语,可话到嘴边却走了样,“可这面三文钱一碗。”



       二人间气氛凝滞,小黑狗也停下了前一刻还在囫囵吞着的面,没人注意到,它的眼角不知何时出现了两片水雾,只听它的喉咙里发出了断断续续“哈哈哈哈”的声音,不知是面条卡在了喉咙里,还是它忍不住在笑。



       沈一率先打破了沉默,轻声道:“小师父,这一文钱就算了吧。”



       僧璨却坚持道:“小僧有言在先,人不可言而无信。”



       小女孩儿看着如此倔强的小沙弥,摇头轻笑道:“那我可以打一下你来抵下这一文钱么?”



       小沙弥摇头道:“本就是惊扰了姑娘,姑娘拿我出气是应该的,可这钱再怎么说也是要还给姑娘的。”



       沈一捂着嘴偷笑,朝僧璨伸了伸手,示意他走近些。



       他迈步上前,站在小女孩儿的面前,等着她出手撒气。



       沈一高举右手,做势就要拍下,小沙弥下意识握紧了拳头闭上了双眼,可真当她手落下的时候,确是如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轻轻敲了敲僧璨的脑袋。



       小沙弥睁眼看了看沈一,见她正用手轻轻拍着自己的小脑袋,他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