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8.愿望与现实

作品:《 颓圮

       晌午最繁忙的时段已经过去,阿祁来到院内,看到王博约正背着身子默数,和沈一在玩捉迷藏,便没有打搅他们,懒洋洋地坐靠在光秃秃的梧桐树下,晒着深秋的日头,闭着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安适。



       沈一却悄悄扒在阿祁的肩头上,低声问到有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好地方。



       阿祁睁开双眼环视院内,轻轻指了指灶台旁的水缸,对于沈一来说,这么大的水缸刚好可以遮盖住她瘦小的身形。



       沈一蹑手蹑脚地跑了过去,阿祁也揪起一根略有枯色的野草,轻轻抿在嘴里,只是这草的味道有些腥气。



       他仍记得幼时家无余钱,年岁不好的时候,他曾背着沈一跟随沈老爷子在城外周边翻山越岭,爷爷总是背着沉甸甸地竹篓,肩上挑着锄头,一天下来往往只能捡拾些蘑菇野草,挨饿倒也是常事。爷爷总会带他到各处走走停停,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只要能填饱肚子的事,那时也都做过。



       虽然爷爷那时总是很严肃,对阿祁管束极其严格,从不让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靠近悬崖河滩,但有一次阿祁玩心骤起,悄悄潜入水底,用一根芦苇管在水下潜了约莫两柱香的时间,看到爷爷急得哭了出来才潜出来,本以为少不了一顿毒打训斥,可爷爷只是抱着他的头,边流泪边说是爷爷不好。当一抹苦涩顺着阿祁的嘴角流入他嘴中的时候,阿祁才知道,他原来并不止自己一人。



       那些日子多时只能吃些野草勉强果腹,虽然嚼也嚼不烂,咽也咽不下去,可阿祁从未埋怨过老人,他总是把能得到的野味果脯都留给阿祁和沈一,阿祁虽从未见过自己的爹娘,可他知道,沈老爷子就是自己的亲爷爷,为了他自己可以不顾一切。



       刚刚默数完的王博约看着有些出神的阿祁,蹲在他的身旁,轻轻戳了戳他的脑袋,阿祁顺势晃了晃头,轻笑道:“怎么,找不到了啊?求求我,我告诉你。”



       王博约满脸无奈,伸手指了指水缸,“头发都露出来了。”



       阿祁咧嘴,嘿嘿笑道:“那你怎么不去找啊。”



       王博约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无奈道:“我这不是先可着你来么?”

http://m.soduso,cc首发

       阿祁一时没反应过来,含糊道:“没头没脑的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就可着我先来了?”



       王博约瞥着阿祁叼在嘴中的枯草,转了转头,促狭道:“这不是看你没吃饱,搁这儿忆苦思甜呢。”



       阿祁翻了个白眼,并未接话,侧了个身子眯起眼睛继续晒太阳。



       王博约笑了笑,起身捋了捋头发,胡诌道:“深秋了,地上潮气重,又吃点野草,搞不好晚上你会拉肚子。”



       阿祁抬头笑骂道:“拉肚子也全都拉在你的床上。”



       王博约歪了歪嘴,轻声嘀咕道:“早上在树底下吐了口痰,也不知道吐在了哪里。”



       阿祁听后面色突变,赶忙吐了野草起身干呕,嘴里断断续续地流出一些市井粗语,王博约听了哈哈大笑,直言玩笑,还是惹得阿祁一阵反胃。



       沈一见许久未有人前来寻找,便悄悄抬起了头,却看见水缸中有一珠小小的无根莲叶正在水面游弋,嫩绿诱人,不似凡间物。



       一老一少还有两壮年围在水缸旁,对着这无根莲叶议论纷纷。



       王博约站在阿祁对面,瞥了眼老乞丐,用嘴朝他拱了拱,那意思好像是一瞎眼老头儿又看不见,怎么还上前凑热闹。



       阿祁没有理会,而是躬着身子向老乞丐轻声询问:“这霜降时节有新生莲叶倒是不奇怪,只是这缸底无泥却还能如此葱郁,着实让人不解。”



       阿祁又言道:“今日早时还未见此物,亦无人来后院,想必不是谁人搞得把戏。”



       老乞丐叹了口气,席地而坐,用手敲了敲地面,示意他们也坐下。



       三人围着他也席地而坐,老乞丐却沉默许久,突然说道:“倘若世间真有神迹,可以令你们的挚爱之人重回人世,你们会怎么选择谁?”



       沈一似懂非懂,晃了晃小脑袋,便最先说道:“这有什么可选的,当然是让爸爸妈妈回家啦!”



       老乞丐笑了笑,“是个很正确的选择。”



       阿祁认真地看向老乞丐,皱眉思索片刻,轻声道:“正是因为我最爱的人,所以我要去思考一下,他会用什么方式回来。”



       老乞丐也笑了笑,点了点头。



       阿祁顿了顿,继续道:“一个身患绝症,痛苦离世的病人能否健康的回来。一个耄耋之年,寿终正寝的老人能否年轻的回来。一个深受苦难,被折磨离世的孩子能否忘却前尘高兴的回来。可是这场神迹什么条件都没有说,却直接把最诱人的结果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阿祁不再言语,老乞丐的笑意却是更浓了。



       王博约顿了顿,抬头笑道:“这个机会确实很令人动心,但我想这应该不是个选择题,您要问我们的应该不是复活我们哪个最爱的人,而是在问我们是否可以接受别人的离开吧。”



       老乞丐收起了笑意,轻轻点了点头,“人生最难的问题就是和永远说再见。这世间给予你们的温存多一秒,对你们的诱惑往往就越大。”



       老乞丐说到这里的时候,沈一把头枕在了阿祁的臂弯,把脚搭在了王博约的腿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娇声道:“乞丐爷爷,可我还是听不懂诶。”



       老乞丐轻轻点了点头,“总有简单美好的东西在不停地诱惑着我们,可能就连神仙也算不准这个世界吧。”



       沈一抬头看向老乞丐,忙问道:“那这世上真的有神仙么?”



       王博越和阿祁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乞丐。



       “也许吧,也许就在你们身边也说不定。”老乞丐揶揄道,顿了顿又继续道:“越是简单而美好的东西,在落向现实的时候,往往就会变得越来越面目全非。”



       王博约和阿祁相继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做呢?”



       老乞丐并未回应而是轻轻敲了敲脚下的地面,轻言道:“你们都很不错,这株无根莲你们好生照顾,这地底下有我给你们留下的东西,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暮色降临,霜气凝结,某间布置的简朴至极的房间内,传来了细密的交谈音,只是这背后的言语多少有些苦涩。



       “为了这么个小子值得么?”老乞丐不知何时坐在这里,轻声问道。



       “哪怕让他少走些弯路,于我而言也是值得的。”毫无语气的言语自面巾后飘落而出。



       老乞丐痛心疾首道:“哪怕为此牺牲掉这身性命和这么多年来的心血?”



       曼妙女子摘下面斤,将桌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淡淡道:“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