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7.少年壮志

作品:《 颓圮

       辰时过半,店门口里里外外挤着将近三四十号人,有人在门外坐在自家搬来的小圆凳上,带着比平常略大些的碗,只为多喝些面汤。相熟的食客在店里偶一碰面,定是一番寒暄,天南地北虚虚实实,饭桌之上倒也能无话不谈。



       阿祁和王博约就着短暂的闲暇时间,并肩靠在墙上,听着食客们的高谈阔论,倒也乐得自在。



       “啪!”沉闷的响声打断了二人片刻的宁静。



       阿祁和王博约偏头看到站在桌前,双手拍桌,神色激动,面带稚色的青年,正红着脸朝着同桌面容黢黑的壮年大汉大声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一旬前我真的看到了那位神秘的面具刀客。左手用布缠着一把约莫五尺的血红长刀,将那股流寇斩尽杀绝后,身上的白袍都在淌着血!最后他还摘掉了面具!”



       食客虽多,环境嘈杂,但阿祁听的倒也真切,只是听罢便感到肩膀轻轻颤了颤。



       红着脸的青年情绪高涨,周遭的食客听罢也都纷纷停下手中的长筷,盯着少年静待下文。



       “只是太远了我没看清。”红脸少年小声嘟囔道。



       少年言罢,阿祁看向王博约,却见王博约面无表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年。



       壮年大汉撇嘴讥笑道:“什么时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可以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红脸少年憋着愈发通红的脸,攥紧拳头,低声道:“没有,我没有......”



       面容黝黑的大汉挥手打断道:“黄口小儿,不足为信,还以为你真是见了此等江湖豪侠,怕不是你夜半三更犯了癔症,可没半夜醒来弄湿了一床被褥啊?”

一秒记住m.soduso.cc

       红脸少年握紧的双手微微颤抖,眼睛有些泛红,声音有些颤抖道:“可我真的看见了。”



       大汉讥声道:“昨夜我梦到那王博约也带着刀客的面具要和几个小娘子缠斗,想学人家大杀四方,一个回合不到,却连枪都提不起来了,我也是真的看见了。”



       大汉说完哈哈大笑,食客们听罢也都跟着轻笑。



       阿祁又瞥了眼满脸无奈的王博约,幸灾乐祸道:“原来不光有待字闺中的少女在梦中想着你,想不到这般壮汉,也为你如痴如狂啊。”



       王博约刮了刮鼻子,朝着阿祁翻了个白眼,轻啐一声晦气。



       这一刻,王博约感觉那黢黑壮汉,有意无意看了自己一眼,虽然只是如蜻蜓点水般很快一掠而过,但王博约仍是敏锐感觉到了,可同是少年的他也只当是壮汉在观察众人的反应,并没有多想。



       红脸少年急得面红耳赤,周遭的食客纷纷看着壮汉和少年,低声交谈。



       王博约看向壮汉,眨眼便换上了一副略带笑意眯缝着眼的面容,随手端起两盘小食朝着少年和壮汉走去。



       王博约走到跟前站定,放好小食,半躬着身子朝二人拱了拱手,轻笑道:“小子是新来的伙计,不知道二位如何称呼,听二位口音都不是本地人,远来就是客,咱们坐下慢说嘛。”



       壮汉也起身躬身拱手,大大咧咧道:“小兄弟生的一副好面相啊,兄弟我从隆兴府而来,姓贾,家里排行第五,叫我贾五就行。”



       王博约笑道:“巧了么这不是,小的姓王,家里行二,那我就斗胆叫您一声贾五哥,叫我王二就好。”



       壮汉伸出大拇指,笑着道:“好说好说,王二老弟,咱家的面汤当真不错,汤味浓郁,面条筋道,可上京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了。”



       王博约朝贾五拱了拱手,拍了拍依旧红着脸一言不语不知所措的少年,轻笑道:“贾五哥谬赞了,你们二位快坐下吃吧,光顾着说话了,这面要是坨了,那可就不好吃了。”



       壮汉听罢坐下嘿嘿一笑,就着小食便囫囵吞着面,红脸少年低头朝王博约轻声道了句谢谢,也坐下慢慢吃着面。



       王博约拉过一张凳子,便自言自语道:“要是真能如刀客那般饮血江湖,快意恩仇,不求活得长久,只求死得痛快,想必定也不枉此生。”



       红脸少年听罢,停下手中的长筷,低声道:“人各有志,可能他也并不想过这般生活呢。”



       王博约笑道:“那你呢,你想过怎样的生活。”



       少年缓缓抬头,脸上的红润渐渐褪去,转而换上了一副坚毅的面容,“我的祖父和父亲都长眠在了幽云十六州,早些年祖母和母亲也都相继离世,如今我倒是孑然一身......”



       少年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向北方,声音颤抖,握紧筷子的手青筋凸起,眼角有泪痕滑落,“母亲总是告诫我,可以没有小家,但不能没有大国,我温槐序此生,定要荡尽胡虏,唯愿今生,以身许国。”



       王博约没有说话,壮汉顿了顿拍了拍温槐序的肩膀,沉声道:“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以身许国,何事不可为?何事不敢为?槐序兄,我为我刚才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



       温槐序的脸又变得红润了起来,低头轻声道:“没事儿,贾五哥,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王博约睁开了眯缝着的双眼,笑了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看清楚刀客长什么样子了么,快跟贾五哥和我说说,心里可是痒痒的很。”



       温槐序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下王博约,不确定道:“和王二哥你应该是差不多身形,但你二人气势上可差的太多了。”



       王博约莞尔一笑,“那他肯定没有我这般俊俏的面庞,老天爷向来都是公平的。”



       阿祁端着酒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王博约身后,朝着他的头上就给了一记,“这么多客人不招呼就知道胡扯。”



       “难道我这般容貌再也不能入你的眼了么?”王博约双手捂头,装出一副痛相,可怜兮兮道。



       阿祁翻了个白眼并未言语,躬着身子为二人斟满了酒,“二位远道而来光临小店,真是荣幸之至,听槐序兄一席话,心中感慨颇多,今日的面食就算在我的帐上,略备些薄酒,不成敬意。”



       温槐序又急红了脸,忙向阿祁摆手道:“这可使不得,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这是你该得的啊!”



       贾五轻轻拍了拍温槐序的肩头,朝着阿祁道:“那就谢过掌柜的了,还不知道掌柜的怎么称呼啊。”



       阿祁拱了拱手,点头轻笑道:“叫我阿祁就好,二位慢用,有需要再吩咐。”



       阿祁言罢,揪起王博约的耳朵转身离去,看着不停揉着头发一路求饶的王博约,温槐序和贾五也展露出了一丝笑意。



       待二人酒足饭饱,贾五把两人份的面钱扣在碗下,带着温槐序一起,起身朝阿祁拱手,并未言语便转身离去。



       阿祁拱手还礼,小声嘟囔道:“倒也都是妙人。”



       贾五停在店门口,瞟了眼靠坐在店门口,正在晒太阳的瞎眼老乞丐,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这面确实不错,但这酒也确实令人爱不释手啊。”



       温槐序一脸疑惑:“可是这酒入口辛辣,口感凛冽,我现在还有些迷糊。”



       贾五笑了笑,又瞥了眼老乞丐,“三杯和万事,一醉解千愁。面再好啊,也抵不过这生前有限杯。这面要是没有酒啊,其实不吃也罢。”



       贾五说到这里的时候,拍了拍温槐序,“你还小,酒嘛,还是少喝,今日闲来无事,槐序兄陪我转转这上京可好?”



       温槐序点了点头,并未言语,而是翻了翻身上的口袋,摸出了三枚铜钱,放到了老乞丐的身前,便随着贾五离去。



       待二人走远,老乞丐伸了个懒腰,似是能视物一般随手抄起了这几枚铜钱,侧了个身子继续晒太阳,只是小声嘟囔道:“小东西眼光倒也不错。”